小滿~塔曼山林的寶藏

書寫,自然,而然/許文卉攝影/熊鷹   節氣小滿,初夏的作物即將成熟,但未完完全全成熟。土地引導我們觀察稻穀的物候,訴說生命沒有大圓滿,要懂得知足人生的小圓滿。

鹽埕三山國王廟——高雄鹽埕人最早的信仰中心

作者 / 阿丹(一步就出走版主) 高雄鹽埕區最早的一間廟應屬這間三山國王廟,也因此被稱為「鹽埕廟」,建於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初為草築小廟,到了清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蕭晉期募建成五間屋的格局。清道光十四年(1834年),眾信徒倡議重建,經瀨南場甲頭眾曬議會,全部會員全力支持改建略有基礎之小廟 ; 該瀨南眾曬議會甚至贈與「三山國王」匾額一面。清光緒八年(1883年)又由庄民謝道倡議重修,至清光緒31年(1906年)廟董林界(鹽埕區長林迦的父親)等人再提議重修。最近一次修繕是於民國35年時提及,一直到民國71年1月才整修完畢。

清水寺──流水和合送觀音

文章同步刊載於:一步就出走 一步就出走 / 阿丹 位於府城繁忙圓環旁的僻靜小巷,清水寺仿若不受世俗干擾,座落於枋溪(溝仔底)與山仔尾溝兩支流匯集之地 ; 近年又行社區改造,清代廟宇與日式街屋在這貓咪高地的銀同社區(銀同怎麼來?延伸閱讀銀同祖廟一文)開闢出鬧區靜地的文青景點。

充滿「肉體」(Vatte)的生活饗宴:到黃埔新村作客

第四屆樂寫助教 / 顏正裕 延續黃埔新村的歷史 鳳山黃埔新村最初是太平洋戰爭爆發之後,於民國32年所興建的日軍宿舍,六年後國民政府接收臺灣,這裡成為臺灣第一個眷村。附近陸續成立「陸軍官校」、「步兵訓練學校」、以及「中正預校」,讓倚靠鳳凰山旁的地區形成培養軍事人才的重鎮。

戀雪、雪鏈

路,不總是平的 / 廖梓甯 你曾看過雪嗎?你滑過雪嗎?在冰天雪地裡,踩踏著柔軟的雪,以潔白之雪互相攻擊的場景,似乎總是美化著雪景及下雪的時刻。我本來也是這麼想的,直到那場雪帶來了難以預料的等待! 一早,我搭著朋友的車,一行人、三台休旅車緩緩地前往美國南加州某一座山上,沿路有些許小木屋散落在雪白點綴翠綠的樹木中。多麽美的早晨,我期待著到山上滑雪丟雪球的時刻,這是我第一次來到美國,也是我第一次享受在雪地裡的時光。

東京迪士尼的微笑體驗(下):小小世界,找回童年的純真

樂寫創辦人/Rick 午後的迪士尼樂園,一樣熱鬧繽紛,滿足口腹之慾後,我們前往動物天地,展開更多體力上的挑戰。首先來到「海狸兄弟獨木舟歷險」,這是一個很像划龍舟的體驗,兩側的人坐在獨木舟上,在工作人員引導下,一起向前行。 引導我們這群遊客的工作人員是一位小女生,雖然體型嬌小,卻很有氣勢,當所有人就定位後,她一人划槳,緩緩地將獨木舟駛出碼頭。一開始是划船訓練,為了讓大家速度一致,我們在空中進行多次模擬,「一、二、一、二…」的日文不斷重複,直到大概習慣後,才正式將槳放入水中。 看起來很簡單的動作,實際做起來可不是如此輕鬆,要讓小船前進,需要反方向施力,然而每個人的力道不同,划槳的頻率也就不同,常常看到有人已經划完一輪,另外一位還在半輪,最後兩支槳碰撞在一起,又得重新再來。也有看到一些小朋友開心地拿著槳不斷潑水,導致後面的船員必須小心翼翼,才不會被濺起來的水花弄溼衣服。 大概五分鐘後,整體的頻率大致穩定,獨木舟也越划越順,這時候工作人員開始介紹沿途風景,這還繞一圈約幾百公尺的航程,可以看到栩栩如生的印地安部落風情,也能看到紅色復古火車在樹林裡穿梭。正當大夥沉浸在周圍氣氛時,突然發現船越來越慢,前後在動的船槳也越來越少,這時船長只好再「一、二、一、二…」鼓勵大家往終點前進。 這是一趟印象很深刻的體驗,也應該是遊樂園內最費力的設施。 動物天地附近還有西部樂園及探險樂園,我們分別搭乘了巨木筏和沿河鐵路火車,這些都是相對輕鬆且不用排隊太久的行程,剛剛在獨木舟上看到的風景,現在也能換個角度欣賞獨木舟,不知道正在划槳的人,是否覺得自己選錯了設施呢?亦或樂此不疲,覺得選到最有趣的體驗? 在西部地區晃了幾個小時後,我們又回到夢幻樂園,耳聞「小小世界」是一個很值得體驗的設施,且在開幕35周年後大幅翻新,雖然要現場排一小時,還是決定非玩不可。這是一趟幸福的環遊世界之旅,一搭上船就被周遭的氣氛感動,從歐洲出發,繞行亞洲、非洲、中南美洲等地,各地可愛的玩偶伴隨悠揚的歌聲,迴盪在室內空間裡。 白天看了真人版的迪士尼,傍晚看到Q版的卡通人物,突然忘了剛才排了一小時的辛苦,結束這一站,天色已經暗了,期待已久的夜間表演即將在灰姑娘城堡登場。這是一場絢爛燈光秀,搭配五彩繽紛的噴水表演及閃耀在城堡上的雷射光彩,隨著米奇登場,頓時變成大型音樂會,各種悅耳弦律及鮮明影像生動活潑呈現在遊客面前,所有人也都沉醉在這溫馨歡樂的國度裡。 看看時間,已經有點晚了,但遊樂園人潮依然不散,大家都捨不得離開,最後一站,我們想說隨意找一個排隊較少的設施,意外走進了明日樂園的「幸會史迪奇」,結果竟讓我們待了最久,也印象最深刻。 這是一個真實互動的歡樂對話,遊客坐在觀眾席上,和台上的史迪奇對話,雖然從頭到尾都只看到一個虛擬人物,但對話起來卻栩栩如生,彷彿真實存在,而且絕對沒有套招。只見史迪奇隨機拍攝台下觀眾臉廓,一旦被照到,工作人員就會拿麥克風給你,此時電腦史迪奇就會用日文問問題。 這不是一問一答而已,他是一整個有爆點的對話,螢幕上真實呈現史迪奇的表情及動作,聽到漂亮女生回答已經有男友,他還會露出失落的神情,一舉一動彷彿就是真實人物。在場有一位六歲的小朋友,最令人驚豔,史迪奇問他幾歲從哪裡來,便開始討論男孩的家鄉,好像曾經去過一樣,逗著孩子哈哈大笑。最後他拿出相機來跟大家合影,結束這趟外太空迷航旅程。 走出明日樂園,回到迪士尼大門,遊客們依依不捨踏上回家的道路,沿途工作人員依然熱情揮手,歡迎我們有天再回來。這是我第一次來到迪士尼樂園,也是這趟東京旅程最美好的回憶之一,它是一個童話堆積而成的世界,讓長大的我們重新找回孩童時代的純真。 原來,迪士尼樂園就是每個人心目中的小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