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國的珍珠:從台灣到美國,一間承載夢想的茶飲店

珍珠奶茶,台灣的經典飲品,亦是台灣遊子品嘗故鄉滋味的慰藉。因此當一間號稱由台灣來的珍奶店出現在華人居民比例極低的小城鎮時,當地的台灣人從留學生到已深根落地多年的人士,無不都對此店充滿期待。

登司馬庫斯巨木群山之約

我耳聞的司馬庫斯是我一生認定一定要拜訪的台灣景點之一,但經過這次的旅程,我會想再度拜訪司馬庫斯部落,這個美麗又神祕的地方。司馬庫斯位於新竹縣尖石鄉玉峰村,海拔高度約1500公尺,在新竹山區雪山山脈主稜的山腰,面朝塔克金溪溪谷。居民全為泰雅族原住民,是泰雅族部落。過去位處深山交通不便且長期沒有電力供應,曾被稱為黑暗部落,也是台灣最深山的原住民部落,距離山下最近的鄉鎮──竹東鎮也要將近三個小時的車程。

戀雪、雪鏈

路,不總是平的 / 廖梓甯 你曾看過雪嗎?你滑過雪嗎?在冰天雪地裡,踩踏著柔軟的雪,以潔白之雪互相攻擊的場景,似乎總是美化著雪景及下雪的時刻。我本來也是這麼想的,直到那場雪帶來了難以預料的等待! 一早,我搭著朋友的車,一行人、三台休旅車緩緩地前往美國南加州某一座山上,沿路有些許小木屋散落在雪白點綴翠綠的樹木中。多麽美的早晨,我期待著到山上滑雪丟雪球的時刻,這是我第一次來到美國,也是我第一次享受在雪地裡的時光。 到了我們的活動區,我好奇地四處探索,走訪了一兩間小木屋,內部整潔明亮,包括廚房,客廳,小臥房,沙發等等,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更令人暖心的是,每間小木屋內都有暖氣,一點都不會感到寒冷。 等了一會兒,我們全副武裝,穿上雪靴、防水手套、帽子、防雪外套後,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前往滑雪坡,已經有一些人幫我們剷平障礙物,並且蓋了一個小的防護欄,以防有人飛出去。看見這高約三層樓的坡,其實內心有些許不安,第一次滑雪,實在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因此我微微地向後退幾步,希望有人先大膽嘗試。 由於我和另一位男生是唯一的台灣人,因此被推為『打頭陣』的部隊,幸好我是女生,因此由那位男生先開始。他拿著滑雪板,一步一步往上爬;每向上爬一步,就陷到雪中一次。終於當他爬到最高處時,每個人都興奮地歡呼,同時也開始備戰姿勢,以防他瞬間滑下來,整場氣氛緊張加上興奮,我能夠聽見每個人的喘息聲及顫抖聲。「下去囉!」男生大喊著,「咻——」五秒鐘的時間,他就滑下來了,在防護雪牆前煞車,有一種花式溜冰完美落地的感覺。我讚嘆不已,心想:「我也來嘗試一下吧!」 我一步一步的往上爬,看別人爬很輕鬆,自己向上爬的時候真的很累。由於我身子矮,因此往上爬加倍吃力,但為了衝下來的那瞬間,我願意先吃點苦爬到高處。當我站在最高的地方時,莫名的顫慄感迎面襲來,「我真的要滑下去了欸!」 正當我在思考之時,滑板調皮的將我向下拉扯,「哇~」當我衝下坡,完全沒有想到要用腳煞車這件事,於是一路飆速向下。下方的人瞠目結舌的看著我,我才猛然地發現自己的速度太快,試圖將雙腳放下希望能夠減速,卻已經衝到用雪堆成的防護欄前,「oh my god~」我衝破防護欄,整個身體飛了出去,幸好有一個守護員衝上前拉著我,使我不至於撞到樹,而是直接倒向一旁的雪地。「wow, so exciting!」雖然有點驚悚,但是我沒有被嚇到,反而覺得很有趣、很好玩。旁邊的人衝上來問我有沒有受傷或是不舒服,但其實我蠻享受這個飛出去的過程。 接下來,大夥一個接一個滑下來,每個人都充滿著驚奇及興奮感,冷的感覺似乎就這樣減退了。一個多小時後左右,滑雪滑累了,大家便開始互相丟雪球,有人逃到樹叢中,有人拿小朋友當擋箭牌,有人四處尋找厚實的雪,希望能夠揉出更大的雪丟人,每個人都很有鬥志的互相攻擊,不時從天而降的雪花也是十分有趣,有種下雪的感覺。 殊不知,這些美好的玩雪經驗是吸引我們掉入危險的糖蜜。 五點多左右,我們三台車陸續下山;沿途車子越來越多,車速越來越慢,甚至最後車陣整個停止不動,我們原本以為只是塞車。但等著等著,半小時過了,積雪漸深,路面也越加濕滑,我們開始有點擔心,不知道前方出了什麼事情,即時路況也尚未更新,一切如墮五里霧中。眼見天色越來越暗,油箱因著暖氣還有車子發動引擎而燃燒殆盡,還有一個小時的路程才會下山,我們內心焦急卻無能為力。 此時,一個男生自告奮勇下車探尋目前狀況,越來越多駕駛走下車來,那名男生輾轉得知前方有些車子沒有加掛雪鍊而滑行撞到路邊,造成事故及小火災,因此鏟雪車及消防車正在處理事故及剷平雪當中。聽到這消息,我們趕緊裝上雪鍊,深怕下一個事故者是我們自己,這是人生中第一次看見雪鏈,因為台灣很少有需要裝雪鏈的時候,一整圈刺就這樣圍繞著輪胎,我好奇坐在裝雪鏈的車子上會怎樣。 前方的車子稍稍向前移動,我們趕緊上車跟著往前,雪鏈導致整台車每移動一步就巨幅震動,像騎腳踏車在石子路上的感覺,砰砰砰的上下晃動,有趣卻又令人有點作噁想吐。十分鐘左右,我們再度停下來,此時前方的貨車搖搖晃晃的似乎又要打滑;當他發動引擎時,車身緩緩向右傾斜,彷彿要撞上護欄。我們嚇得不知所措,想下去幫忙,卻又看到車子默默地向後滑動,我們趕緊往後倒退,卻又不能退太多,怕撞到後方的車子。此時,貨車駕駛下車,丈夫巡視貨車後方以及輪胎,副駕駛座的妻子碎念幾下,丈夫便又回到車上。我們車上的三位男生下車,想詢問是否需要幫忙,他們卻擺擺手説:「我們行,我們行。」 再次發動,車子繼續向右偏移,幾乎整台車要滑落山谷,我們驚恐地看著前方,幸好他們緊急煞車。再次走下來,幾位印度人經過便開始幫忙推車子,回到原本的軌道,我們可是看得渾身起雞皮疙瘩。當車隊開始移動時,我們因為有雪鏈,得以在雪地上開的較快,便超過那輛危險的貨車,雖然度過了一個驚悚歷程,卻來了下一個挑戰! … More

我失業的那十五天

喂,你想好沒 / 余子悅 女人迷雜誌主編張瑋軒說:「真實的東西就是什麼都有,就像年有四季,日日有黑夜。」 在2019年迎接寒假的前幾天,我失業了。過去從大一到大四的這段時間,我晚上在學校上課,白天的時間就打工,幾乎全年無休,甚至連假日都在兼差。 我的記憶裡只有忙碌的時刻,那種大學生躺著一整天耍廢的日子讓我很有罪惡感,現在閒下來反而開始焦慮。在失業的這段期間我必須調整好自己的狀態,等待適合自己的工作,面對外在與內在的壓力,關於父母的、關於自己的。我想分享一下如何調整現在的生活。 《改變生活的簡單祈禱》說:「省察是觀看自我的深層經驗,包括你的情緒感受的高低起伏,生活中微不足道的事物,當你真正留心觀察這些時刻,會發現,原來這些事也具有意義。」 閱讀省察——為什麼稱為閱讀省察呢?閱讀書中思想而與自己想法比較,進而思考不同的可能性。閱讀是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對我來說,並不是花一兩個小時閱讀才稱作閱讀,哪怕十五分鐘讀一本書的一段內容、一個章節,只要能給我一個啟發,一個省察,細細地體會其中講的內涵,那一刻,就算是閱讀。 人際互動——我有一群可以分享日常生活大小事的朋友,他們能聽我訴說心事。除了這些朋友之外,還有幾個在外縣市的朋友,我們會固定通上電話,聯繫交換彼此的近況和更新生活圈不一樣的知識,說是知識也許有點牽強,大部分是我們從各種社群網羅的事件,交換分享意見。 寫作反思——固定寫日記讓我爬梳生活中發生的各種事件,不一定比省察更深入,但透過原始的手腦並用,紀錄一些觀察、反思,日記也幫助我維持平靜的效果。最近蔡康永也在他出版的書《蔡康永的情商課》談到平靜比快樂重要。我自己的理解是,快樂是比較高亢的情緒波動,也會讓一個人充滿動力,讓人覺得你是個熱情的人,卻不一定有平靜那麼穩定;平靜,也可以是帶著一種滿足的快樂。 睡眠品質——睡得好會比較有精神,可以應付一整天的事情,也比較不容易疲勞或隨時想睡回籠覺。科學研究也顯示睡眠能修復身體機能和鞏固記憶,所以睡眠一旦充足,我的思路比較清晰,早上容易起床,那天晚上也會容易入睡。 省察的方式之一,就是專注於最近的某種感受,並祈求世界讓你知道其中的意義。《改變生活的簡單祈禱》 失業之於我,像是一個調整的過程,我慢慢地摸清,掌握閱讀省察、擁有人際互動、固定寫日記並且有充足的睡眠,這些要素,會讓原本閒下來的焦慮漸漸離我遠去。而人際互動是最重要的元素,有一些思想是透過與人互動顯現,當我在不同的人群生存,也會展現不同的我,理解自己是一段人生必經的過程。 與其說我在等待工作,不如說這段時間我積極的與自己相處,我會固定做些喜歡的事情,像是散步、細嚼慢嚥,體會這段悠閒的時光。

小寒:開年敬神訪獅山

書寫,自然,而然/許文卉 節氣小寒,白晝逐長,黑夜漸短,日照的時間慢慢拉長,人們的活動也會跟著變多;陰氣逐降,陽氣漸升,活動的範圍也會跟著變大。進入微溼低溫的冬季,萬物正要度過凜冽的寒冬,而人們,正要準備,團聚。 新的一年,就從結伴走訪獅山開啟。位於新竹縣峨眉鄉的獅山古道,是一條充滿力量的步道,出發之前,必須備好體力,走踏的過程,以眼力享受美景,用心力體悟生命,定能累積人生修行的良善願力。 體力 全長約5公里的獅山古道,橫跨新竹與苗栗,最高點望月亭為兩縣的縣界,立有界石。苗栗南庄為獅頭,又稱前山;獅尾在新竹峨眉,也稱後山。古道路面均為人工舖設的石板石階,沿途坡度緩升,有一顆二等三角點(編號25,海拔492公尺),是一條難度低且十分安全的步道。即使下雨天,只要攜帶輕便雨具,就能享受一趟漫步雲霧中的定靜輕旅。 不知走了幾趟獅山古道,獨行或結伴,始終沒有走完全程。古道兩旁,精采的綠意生態,豐富的地質岩層,總令我斷斷續續地佇足停留,觀察物種,傾聽鳥鳴,好不快哉。輕撫沈積岩石,彷彿觸動穿越時空的開關,來到達爾文的地質課,注視著眼前的岩壁,用心觀察它的層理,將會聽見石頭訴說著它所經歷的故事。你會發現沈積岩在海底書寫紀錄,然後對板塊抬升的力量,感到驚奇。你會發現岩石與地衣的互動,然後對經歷風化之後,土壤的形成,感到讚嘆。因為,這世界的美好,都起源於腳下的這片土地。 路很長,繫好鞋帶,一直走,就是了。要走多久,自己調整,半日遊輕鬆自在,一日行精實豐富,趕路有時,漫步有時,凝望天空片刻,傾聽天籟須臾,學習融入自然,展開對話,透過感官的覺知,找到連結,練習用心觀照萬物。 心力 獅山古道是聞名全台的寺廟聖地,雙向皆可進出。古道共串連十一座寺廟,前山五寺輔天宮、勸化堂、舍利洞、開善寺和饒益院。後山六廟元光寺、海會庵、靈霞洞、金剛寺、萬佛庵與梵音寺。 寺廟群依岩洞石壁搭建,莊嚴古樸,與自然融合為一。且多數廟宇歷史悠久,矗立百餘年。參觀古剎,須先穿越山門,象徵著世俗通往菩提的入道,五大典雅山門,引導著旅人入廟禮佛,褪下塵囂,滌心淨靈。每座寺廟都有創建與修復的史蹟,多元的建築風格,珍貴的文物字畫收藏。值得用心閱讀,值得用力聆聽。 喜歡就近由獅尾出發,經由一段連續的上坡,我在萬佛庵停留喘息,看著可愛的小沙彌群象,提醒著我不忘童心。中西合壁的靈霞洞,豐富的自然元素,透過花磚、彩繪和雕塑,紋飾著古廟建築,每一個物件,每一回的凝望微觀,每一次的生命連結,總給我不同的沈澱。巖石傳經金剛寺,主體與岩洞巧妙結合,融入了與山共生的氣勢,讓人一踏入殿前空間,自然而然肅穆沈靜,喜歡尋訪古寺富有深度的細節,緩慢地找,仔細地看,尊敬地發問,總能收集禪意,累積微小的滿足。 古道串連著寺廟,古廟依附著岩洞,寺廟串連著定靜,人秉持著信念生活,從心出發,從心使力,從心修煉。 眼力 古道見證著峨眉的歷史,岩壁刻劃著海洋與板塊的故事,沿途大樹林立,藤蔓茂密,根系枝條有的攀緣而上,有的匍匐延伸,與石壁岩洞交織彩繪,在風的吹奏下,水滴的唱和中,古廟的晨鐘暮鼓,合奏出生命靜定的樂章,登獅山,宛如欣賞一場動態的藝術演出。 抬頭瞧瞧,巨木山埔姜,披掛著粗壯的酸藤,隱身在古道岔出的小徑旁,歷盡滄桑,老而彌堅。百年桂花樹,馨香濃郁,成為桑寄生和啄花鳥共同演化的生命舞台。血藤、葛藤、黃藤…..豐富的藤蔓,千姿百態,在石壁和大樹之間,纏繞旋轉。低頭看看腳下,繽紛精采,蛇根草、菁芳草和針刺草,綻放潔白。苞花蔓、蛇莓和懸鉤子,結實鮮紅,嬌艷欲滴。萬物在節氣的接續中,繁衍求生,展現堅韌的智慧。古道在四季的運轉下,沈澱自然美好的痕跡。 走入自然,總是習慣地先自我沈靜之後,再出發,學習去感知物候,從心去觀察天地。透過雙眼,遠看群山蔥鬱,近看物種多樣,注視細節的千變萬化,凝聽自然樂音傳唱。搜尋記憶裡的連結,察覺內心的轉變,接納成長的一切。 願力 我喜歡走路,獨行自在,同行快活。獅山古道因為岩洞成群,山林地理賜予了天地萬物,無限的包容。鑲嵌在洞穴的寺廟成群,建築和故事,連繫著天地萬物的緣份。一條好特別的步道!走著,走著,抬望天藍,我敬仰上天。走著,走著,俯看翠綠,我感謝土地。   <獅山古道> … More

複雜生活節:明明可以簡單,為何卻偏要複雜?

第四屆圓夢寫手團長 朱思瑜 「複雜生活節,是我自己辦過最討厭的活動,每年我都在驗證自己的信仰是真是假。今年來的人,會不會明年就不想來了呢?」 (節錄自「複雜生活節」重要推手——許皓甯) 緣起 時序跨入五月的那晚,我注意到許多朋友們紛紛在 Instagram 上更新近況: 「最可怕的五月來臨了。」 「迎接忙到爆炸的五月!」 「期末考不是在六月嗎?為什麼五月會被說是最忙碌的月份?」身為這學期沒有參加營隊、系隊或表演活動的我,平常在學校的時候,想來自己無事一身輕的樣子大概十分令人生厭吧! 早在兩個星期前,我便已訂好高鐵車票,預計在五月底回家一趟。一週後,我無意間在 Facebook 上看見「複雜生活節 III」 釋出的文案,粗略瀏覽相關資訊後,便對這個「複雜」的活動生了些興趣。我立刻私訊曾經參與第一屆活動的學姊,並幸運地得到她極具感染力的回饋: 「這是我遇過交流密度最高、收穫最多的活動了吧!」 「複雜生活節可以說是我在課業以外世界的啟蒙。」 今年,複雜生活節正好選在中山醫學大學舉辦——我簡直不敢相信如此盛大的聚會竟會辦在這裡!對我而言,就像有人把一道色香味俱全的佳餚端到我面前,要我快來嚐一口。 於是,身為地主的我,便在好奇心與地利之便的驅使之下入了坑。 晨間活動:三方會談、帶狀演講、閃電秀 … More

藤蔓:翻轉生命的高手

書寫,自然,而然/許文卉 藤蔓的直覺聯想,可能是彎彎曲曲的植物,爬滿城堡,密佈棘刺。在童話故事裡,藤蔓象徵著遭受痛苦和囚禁的空間,同時也代表著角色的衝突與考驗。然而,在野外,藤蔓可是一流的空間設計師,以衝天的氣勢,敏捷的蛇行,曼妙的舞姿,繽紛的花果,裝飾著森林大家族,規劃著曲折登高的壯遊。 不定根低調,緊密匍匐前進 植物的根系,通常深植泥土。但是有一些藤蔓植物,會在莖或葉的部位,長出具有爬行能力的不定根,彷彿吸盤,能牢牢抓穩垂直的樹幹、傾斜的岩壁或人造物體,彷彿利爪能緊緊貼地,擴展勢力。不定根的吸附,汲取水分和養分,確保植物穩定地成長與繁衍。 宛如英勇的戰士,不定根不斷地匍匐前進,即使斷裂陣亡,也有其他的袍襗來補位,等待再生的根系捲土重來。植物的移動,悄然無息,渺然無聲,緩慢地爬行,觀察環境,尋找最有利的支持,緊密地貼近,然後向上向前向陽光。 不定根的生存策略,有著蔓藤求生的智慧,沒有巨大的身形,讓自己低調不顯著,融入環境,平靜地成長。我看見沈默的力量,等待的功夫,還有隨遇而安的韌性。 走莖果敢,拔地而起的旋轉纏繞 複雜的纏繞,是一般人對藤蔓的首要印象。植物的生長素,在陽光的引導下,啟動了旋轉機制,只要碰觸到支撐物,不論左旋或右旋,變換方向,轉身彎曲,奮不顧身,往陽光的方向,衝,就對了。 無法站立的藤蔓,將絕大部份的能量用於水分的傳輸。根系一旦抓穩土地,拔地而起的主莖,便開始尋覓可供纏繞的宿主,大量的水分運輸,供給主莖最有效能的旋轉元氣,接著樹葉的萌發,花朵的綻放和果實的繁衍,才能完成生存大事。隨著歲月的累積,主莖逐漸蛻變為粗壯的老藤,猶如扭曲的樹幹,以千變萬化的旋轉姿態,固著在土地上。迅速的水分輸送依舊,木質化的藤莖變得強大,成為更有力量的植物。 生存是需要勇氣的,破土而出的果敢,反重力奔馳的爆發,旋轉纏繞是種冒險。蔓藤的走莖,讓我發現,成長其實需要懷抱夢想,燃燒熱情,然後還要有一股衝動的傻勁,努力朝著陽光奔去。 攀緣互動,依附蜿蜒的延伸魔法 藤蔓的生長,有個細緻的結構,就是由葉或莖特化而生的依附組織。長出捲鬚,生出利刺,萌生瘤狀物,彎曲的倒鈎,透明的吸盤,多變的絨毛……等等,五花八門的特化結構,都是為了協助植株,可以更有效率的攀附與自我保護。 為了邁向遙遠的藍天,藤蔓鎖定樹冠頂層為目標,依賴著和大樹的交纏,編織出藤與樹相依相存的生命故事。柔軟的出鬚,環抱彼此;尖銳的棘刺,抵禦外敵。天註定的緣份,使藤和樹相約此生。千變萬化的特化組織,使藤和樹密不可分。 樹纏藤,藤繞樹,無非都是為了生存,面對環境考驗的調整,目標其實一直在那,未曾改變。演化出無奇不有的絕招,宛如魔術似地變出利刺,變出捲鬚,變出彎鈎,蜿蜒遊走這碩大的廣袤森林。觀察蔓藤的壯遊,我明白環境無時無刻在變,生命因學習讓自己的彈性變大,精采可期。 觀察環境,隨時自我調整的生命當下 藤蔓是生活的藝術家。不論它是在地表匍匐覆蓋,或是沿著樹幹岩石向上攀爬,它的生存隨著移動的範圍漸漸擴大,與變動中的環境息息相關。它會觀察生態,尋覓支撐。它善於等待,跟隨陽光的指引前進。它懂得變通,順應空間,調整方向。它專精特技,扭曲翻轉,飛沖直上,即使身體打結,依然奮力向前。它沈默穩定,低調成長,年老粗壯的藤皮,有著紀錄歲月的豐富紋理。 觀察蔓藤,敬佩它身懷絕技,每一個藤莖的扭曲,每一節宿存的痕跡,每一條探路的捲鬚,每一根尖銳的棘刺,轉化成一道道深刻的紋理,記錄著翻轉生命的脈絡。葉子距離老莖遙遠,花朵和果實更是遙不可及,連接土地的老藤,拼了老命也要穩穩地守護著生命的源頭。我懂了,「吃果子,拜樹頭。」 藤蔓,翻轉生命的高手。這寶貴的一堂課,豐收,感謝! <藤蔓> 1.定義:根繫土地,莖無法直立,必須依靠物體支撐向上,且具有特化結構協助其生長的植物。 … More

東京迪士尼的微笑體驗(下):小小世界,找回童年的純真

樂寫創辦人/Rick 午後的迪士尼樂園,一樣熱鬧繽紛,滿足口腹之慾後,我們前往動物天地,展開更多體力上的挑戰。首先來到「海狸兄弟獨木舟歷險」,這是一個很像划龍舟的體驗,兩側的人坐在獨木舟上,在工作人員引導下,一起向前行。 引導我們這群遊客的工作人員是一位小女生,雖然體型嬌小,卻很有氣勢,當所有人就定位後,她一人划槳,緩緩地將獨木舟駛出碼頭。一開始是划船訓練,為了讓大家速度一致,我們在空中進行多次模擬,「一、二、一、二…」的日文不斷重複,直到大概習慣後,才正式將槳放入水中。 看起來很簡單的動作,實際做起來可不是如此輕鬆,要讓小船前進,需要反方向施力,然而每個人的力道不同,划槳的頻率也就不同,常常看到有人已經划完一輪,另外一位還在半輪,最後兩支槳碰撞在一起,又得重新再來。也有看到一些小朋友開心地拿著槳不斷潑水,導致後面的船員必須小心翼翼,才不會被濺起來的水花弄溼衣服。 大概五分鐘後,整體的頻率大致穩定,獨木舟也越划越順,這時候工作人員開始介紹沿途風景,這還繞一圈約幾百公尺的航程,可以看到栩栩如生的印地安部落風情,也能看到紅色復古火車在樹林裡穿梭。正當大夥沉浸在周圍氣氛時,突然發現船越來越慢,前後在動的船槳也越來越少,這時船長只好再「一、二、一、二…」鼓勵大家往終點前進。 這是一趟印象很深刻的體驗,也應該是遊樂園內最費力的設施。 動物天地附近還有西部樂園及探險樂園,我們分別搭乘了巨木筏和沿河鐵路火車,這些都是相對輕鬆且不用排隊太久的行程,剛剛在獨木舟上看到的風景,現在也能換個角度欣賞獨木舟,不知道正在划槳的人,是否覺得自己選錯了設施呢?亦或樂此不疲,覺得選到最有趣的體驗? 在西部地區晃了幾個小時後,我們又回到夢幻樂園,耳聞「小小世界」是一個很值得體驗的設施,且在開幕35周年後大幅翻新,雖然要現場排一小時,還是決定非玩不可。這是一趟幸福的環遊世界之旅,一搭上船就被周遭的氣氛感動,從歐洲出發,繞行亞洲、非洲、中南美洲等地,各地可愛的玩偶伴隨悠揚的歌聲,迴盪在室內空間裡。 白天看了真人版的迪士尼,傍晚看到Q版的卡通人物,突然忘了剛才排了一小時的辛苦,結束這一站,天色已經暗了,期待已久的夜間表演即將在灰姑娘城堡登場。這是一場絢爛燈光秀,搭配五彩繽紛的噴水表演及閃耀在城堡上的雷射光彩,隨著米奇登場,頓時變成大型音樂會,各種悅耳弦律及鮮明影像生動活潑呈現在遊客面前,所有人也都沉醉在這溫馨歡樂的國度裡。 看看時間,已經有點晚了,但遊樂園人潮依然不散,大家都捨不得離開,最後一站,我們想說隨意找一個排隊較少的設施,意外走進了明日樂園的「幸會史迪奇」,結果竟讓我們待了最久,也印象最深刻。 這是一個真實互動的歡樂對話,遊客坐在觀眾席上,和台上的史迪奇對話,雖然從頭到尾都只看到一個虛擬人物,但對話起來卻栩栩如生,彷彿真實存在,而且絕對沒有套招。只見史迪奇隨機拍攝台下觀眾臉廓,一旦被照到,工作人員就會拿麥克風給你,此時電腦史迪奇就會用日文問問題。 這不是一問一答而已,他是一整個有爆點的對話,螢幕上真實呈現史迪奇的表情及動作,聽到漂亮女生回答已經有男友,他還會露出失落的神情,一舉一動彷彿就是真實人物。在場有一位六歲的小朋友,最令人驚豔,史迪奇問他幾歲從哪裡來,便開始討論男孩的家鄉,好像曾經去過一樣,逗著孩子哈哈大笑。最後他拿出相機來跟大家合影,結束這趟外太空迷航旅程。 走出明日樂園,回到迪士尼大門,遊客們依依不捨踏上回家的道路,沿途工作人員依然熱情揮手,歡迎我們有天再回來。這是我第一次來到迪士尼樂園,也是這趟東京旅程最美好的回憶之一,它是一個童話堆積而成的世界,讓長大的我們重新找回孩童時代的純真。 原來,迪士尼樂園就是每個人心目中的小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