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所有不可能化為可能的日常三部曲——經典、野草、聚落

當一個空間不只是一個空間時,它所創造出來的世界,就像藏寶盒一樣,令人驚豔。在這個世界,有藝術、人文、美學、設計、台灣野草、在地產物,還有滿滿的創意。你永遠猜不透它的下一招要怎麼玩,它,就是創造出《日常三部曲》的《TAGather Group》

端午節的鄉愁

第四屆圓夢寫手/古鴻君 客家人的端午節都怎麼過?網路上的解答一大堆,節錄其中一篇相關的描述寫到:

【日常聚落】型男之美味餐桌饗宴

  2019/07/07我參加了飛雀餐桌行動(Future Dining Table),這是由「御鼎興(原稱玉鼎興)」品牌發起,主要連結雲林在地農友,發想並創造各式「全醬油蔬食料理」。除了推廣西螺製醬文化、醬油美學外,也把雲林的風土民情帶給大家。全程藉著「食材」解說烹煮調製,將主廚全心全意愛料理的情誼,傳遞給與每位食用的顧客。

沙氏變色蜥:花蓮東華大學刮沙交流

<攝影:荒野大俠> 書寫,自然,而然/許文卉 從小我就愛玩蟲,很愛,很愛。仗著身為人類的優勢,覺得當巨人樂趣無窮。長大後還是喜歡,但環境裡的蟲,變少了。參加解說員訓練後,才省思過去對小蟲的種種暴虐,開始學習邀請蟲蟲,並且在分享之後,讓蟲子回歸棲地。唯獨外來入侵種,是需要大家合力移除的生物。其中,沙氏變色蜥,就是很典型的入侵種。這下,有了理直氣壯抓蟲的理由了!

一個充滿愛的地方──日光書房

第三屆圓夢寫手/楊少康   驅車前往位於楊梅的山莊社區,告知入口管制處的警衛目的地是『日光書房』,換證時對方好奇地問,今天有舉辦什麼活動嗎?怎麼這麼多客人要去。   老實說我也摸不著頭腦,過生日的姑姑只告訴我地址跟店名,我連那裏長什麼樣都不清楚,就跟著導航在這經過開發但依舊充滿山林氣息的坡地向上爬走。停好車,我循著門牌,一座希臘藍白風格的小房映入眼簾,再靠近一點,跨過盆植隔檔的小牆,望見裏頭溫馨擺設的小物和豐富的書籍櫃藏,不禁開始懊惱為什麼把單眼相機忘在家裡的另一台車上。    因為這是一家多麼值得介紹的小店吶。   我說值得介紹,並不單指環境或是餐點品質,還有他們一直在努力的,一件十分有意義的工作,日光書坊是非營利組織日光之家所開設的設施,這個機構致力幫助不慎染毒的青年戒除毒癮。說設施好像有點嚴肅,其實就是日光之家的成員們同心協力,一同布置的溫馨場所,其中處見巧思,每一道裝潢與油漆都感受到極大的用心。    日光之家認為,除了在藥癮上的幫助外,還可以給予更多,像是培養烘培等專才技術與待人接物的技巧,書坊是便是實地演練這些技能的場所。除此之外,日光之家也聘請老師授課,協助成員取得至少高中學歷認證,當然還有最重要的,就是介紹耶穌基督,一如店內所屹立的十字架,信仰是支撐這裡的偉大力量,也是陪伴創辦人走過無數風雨的依靠,相信主的愛會常伴這可愛的家庭左右的。    回到餐廳介紹,從剛剛開始媽媽就很興奮,因為這裡簡直一塵不染,她對髒汙穢很敏感,到一個地方用餘光掃掃,就能發現許多不乾淨的地方,而髒汙往往像針一樣不斷刺動我母親的注意,所以進入一個整潔的地點時她總是特別開心。就連邋遢如我也有所覺察,經過吧檯時,一整排剔透到無法確定是否有裝水的冷水瓶抓拄我的目光,這種器皿很容易殘留水垢,很難维持透亮,旁邊的玻璃杯也是毫無瑕疵,僅僅只是陳列就表現出美感,是個用心維持的地方。    品嚐過涼水,色彩鮮豔的沙拉上桌,極綠的青花椰與红噗噗的草莓、蕃茄形成強烈對比,因為實在太漂亮了,讓教會的楊長老想說怎麼一開始就上甜點,好奇這是什麼新創吃法。沙拉是和風口味,醬汁很純,好像用上某種水果醋,但我吃不出來,因為跟草莓不是那麼搭,建議拿來配其他食材,在牛蕃茄跟對剖重组成愛心的可愛小蕃茄之下,是新鮮的手撕蘿蔓,適當的大小十分方便入口。       沙拉之後是麵包跟湯品,自製吐司切的比市面上更加厚實,我推測應該是有把油脂類的材料減量,分明的邊層吃起來脆脆的,抹著薄薄香草奶油(也是自製),雖然沒有厚重的奶香,但絕對健康,麵包可以續份,所以我一份單吃另外又點了一份來配湯。湯的口味則非常『非主流』,將咖哩做為湯的形式,顔色類似綠咖哩,但沒有辣味與椰奶味,是較淡的辛香料調性,因為跟常見的濃湯差異很大,需要調整一下思考慣性,就味道來說非常順口好喝,濃稠卻不厚重,瞬間就能喝到見底。      日光書房的主餐是比薩,厚鬆餅皮的濕潤度正好,料的厚度也不惶多讓,簡直像法式鹹派豐盛的盛放,椒麻雞口味是這邊獨有的,原本擔心起士跟麻辣會互相衝突,但沒有發生,美妙的花椒滋味帶來新奇的比薩體驗,我覺得調味其實更像宮保雞丁,個人覺得,要是能再灑上點花生就更完美了。另一個口味是白醬海鮮,有蝦仁、花枝、淡菜跟蛤仔,雖然也非常美味,但驚喜度略遜一籌。      最後的甜點簡直神來一筆,用削皮刀將蘋果肉削成帶片狀,仿玫瑰花瓣捲起,再用酥皮包起烘烤,酥脆的口感統合那捲有些地方柔軟,有些地方保持韌性的蘋果,濃郁的肉桂香氣讓剛出爐的甜點更加溫暖,非常的精緻美味。很可惜的,這個甜點似乎不是隨時供應的,我姑姑之後又前往幾次,都沒吃到這讓人魂牽夢縈的蘋果肉桂捲。     日光書房的料理兼具創意與扎實的功夫,極具造訪的價值,加上對社會的貢獻,更是一定要來捧場支持,不過因為他們並非商業餐廳,無法常時備料,所以想要品嘗餐點的朋友,需要在前一天去電預約(有兩三天的緩衝更好),並且人數至少在四位以上(無法達到高乘載的朋友也不須失望,應該也能打電話過去詢問最近有沒有人要去用餐,是否能併團),相信我,您一定不會失望,味蕾滿足之餘,心靈也會因為發現,有人正默默地努力改善社會而滿足。   店家資訊: … More

同學,單純而美好

第三屆圓夢寫手 / 楊少康    沐恩參加為期一年,由樂寫集團所舉辦的寫作成長班(免費的喔),每月一篇作業對我來說還算勉強可以應付的工作量,有助教為你批改,給予建議(我老是被抓到錯字),還能夠看到不同學員在相同主題下各自展露的人生經驗,非常有趣。課程結束時,會出版一本合集,企劃、編輯、排版甚至行銷都將由學員們摸索著進行(我申請的是編輯的工作,我跟負責人說這是比較有自信的部分,不過我錯字這麼多,似乎……),而今天(2018/03/24)正是這本書的 Proposal 大會,來自台灣各地的學員在台中益品書店聚集,為出版這本書的統合精神,互相勉勵,負責人 Rick 也會演講,分享企劃的核心精神。   我從桃園火車站搭車前往,到達台中時,距離活動開始還有兩個多鐘頭,本想繞到知名的宮原眼科吃個冰,但排隊人潮讓我打了退堂鼓,只好轉到附近的店稍作休息,這是貓咪主題咖啡廳,店貓在四樓駐場,我本來想近距離看看,但通往貓咪區的擋門才拉開一點,裡頭的貓就躍躍欲試想要投奔自由,為了安全著想(再加上我是達達狗派,對其他動物都無感),我只在外頭拍了幾張俯瞰照,就回到樓下的座位用餐。   餐點的部分還算可以,造型滿有特色,貓爪巧克力蛋糕滑順度很夠,口感很勻稱,甜度也在接受範圍,伯爵鮮奶茶拉花很可愛,但沒什麼伯爵茶味,也沒什麼奶味,有點像在喝脫脂牛奶加冰塊,用畢,又休息了一會,就往會場出發。       活動租借的場地:益品書店,是座落民用大廈的商業店面,牆面幾乎都是落地窗,讓內部裝設一覽無遺,雖然稱為書店,不過主要業務似乎不是賣書(從陳列方式判斷,書籍都是單本單本陳列,一路擺到天花板去了,應該很難賣吧),經過打聽,是類似藝文空間的場所,繳入場費就能入場隨意閱讀,無限量供應咖啡與冰沙,每週還有小提琴演奏。   我遠遠認出了在 Line群認識的網友顏姐(性別,男),在書店門外的人行道向我招手,我會參加這個課程就是因為去年偶然讀到顏姐參加第二屆時發的文章,聽說今年再次舉辦就立刻報名了,這時現場只有我們兩個人,隨意的聊著天,隨著時間成員也漸漸匯聚。   能夠在這把年紀以同學的身分與人聚會,其實是一件蠻新鮮的事,唸書的時侯老師總說,要好好珍惜現在交到的朋友,因為現在是最單纯,最没有心機的時候。的確,出社會後,人與人會碰在一起,或多或少是因為利害關係,能夠單純因為共同的目標,共同的夢想認識,是十分難得機會。   在晚上的演講開始前,樂寫安排了趣味競賽,讓大家先彼此熟悉,活動組組長帶著隊,浩浩蕩蕩地走到附近的公園,然後隨興地把組員四個、四個分組,三個學員配一個助教(我們這組是出版組組長榕珊),按理來說,每組戰力都應該是一樣的,但我們這組的33有內建老公當幫手(夫妻同為一體,這不算犯規!),非常具有優勢。   遊戲內容是要透過照片找到當地建築,再用指定的奇怪姿勢拍團體照,因為有33老公在,這部分我們完成的很快(雖然轉頭看到顏姐跟在當地中山醫學院唸書的學員嘉儒騎著摩托車嘟嘟嘟的過去了),除此之外,遊戲還包括一道在地風情的文化題,我們要調查犁頭店是什麼,然後特色食材是什麼?   沒想到這卻成為其他學員苦等的開始。   隊員慧櫻(擔任樂寫臉書小編的工作),因為是台中在地人,立刻開啟鄉親模式,轉進一家古樸的金紙店詢問(33老公的建議,找比較有年頭的店家,應該會比較清楚),立刻獲得相關情報,犁頭店是地名,因為早年這裡專門生產農具,特別是單人用的犁具,所以『賣犁頭的店』漸漸成為這裡的代稱。問到特產時,對方熱情的告訴我們麻芛這個東西,甚至指引我們到附近相關的文化館,館內的志工非常熱情,輪番對我們科普,農產品需要盛裝物,纖維強韌的麻芛就被選來做麻布袋,製程是先去除葉部,再用乾淨莖部來編織,而重點就在這些摘下來的葉子上,早年物資缺乏,勤儉的農家不可能放任這些副產品被浪費,雖然它又苦又柴但一定要想出辦法把它吃下去,經由搓揉去除苦味再熬煮,最後成為蓮藕粉般的糊泥狀,或加入番薯增添甜味,或煮成鹹湯,據說消暑又開胃。 (館員很熱情的文化館。) … More

悠遊南屯小旅行,看見活力新「樂寫」

城市翱鷹 / 朱榕珊 2018年初,樂寫第三屆圓夢寫手計畫開跑,3月24日是樂寫團隊的春酒暨見面會,樂寫創辦人Rick受邀在台中益品書屋以「閱讀世界這本書,旅行可以不一樣」公開演講,邀請大眾共同參與,當天參與的樂寫成員都是既興奮又期待,因為大家就像網友第一次相見歡的概念。(因為大家平時分散在全台各地,好不容易能有見面的機會)

在「美軍豆乳」與豆花再次相遇,品嚐初衷的滋味

第三屆圓夢寫手 / 陳京琴 小時候只要媽媽準備出門買菜,我就會開始口水增多,心情極度愉悅,不只期待著媽媽的絕世好味道,更多的是每次一到市場就一定會去吃的傳統豆花。 菜市場人多,媽媽一手拿菜一手還要牽著我的小手深怕不小心身旁的小個子就跟錯褲子抱錯腿,但好奇的我總愛穿梭在攤子間,這裡瞧,那邊看,直到發現祕密的白色布丁,比正常布丁要大上好幾倍,可以說是天堂來的美食,我的心不再被精緻可愛的髮夾吸引,流行的卡通蓬蓬裙也帶不走我的注意力。媽媽趕著要去搶新鮮食材,我卻在豆花阿姨的小鋪子不肯走,於是媽媽只好走訪豆花阿姨四週的小攤子,一邊看著我,一邊完成買菜任務。 當手上大包小包的媽媽說:「該回家了」,我凝神看著碗裡的最後一塊Q彈白布丁,依依不捨地含著不肯吃掉,這一碗豆花的時間,對年幼的我而言,就是市場之旅最佳的結尾。 無法取代的美好印象,導致長大後的我對於豆花有著極為執著的挑剔。當經過「美軍豆乳冰」再一次聞到如此熟悉的煮豆香時,腳步不自覺停了下來,往裡面張望著為什麼還沒有開店,為什麼這時間還買不到記憶中的天堂美食,心中滿滿的渴望無法得到回應,於是朝店內小聲呼喊著:「請問老闆在嗎?」,只見走來一位年輕人。 有別於傳統的髒亂印象,放眼望去每一個鍋子都刷得白白淨淨,連地板也沒有半點污漬,空氣中瀰漫著讓人不斷吞嚥口水的黃豆香氣,我飛奔的心跳正在訴說著對於美味的期待。年輕老闆放下手邊工作,專業地說明 100% 台灣黃豆煮出來的豆漿、豆皮、豆花有什麼不同。即便台灣黃豆成本非常高,仍然堅持不用進口豆最主要原因就是支持非基因改造作物,且採用本土食材更可以確保新鮮度,配合每天的溫度與溼度,調整黃豆熬煮的時間與火候,堅持傳統工法,使得老闆必須每天早上六點開火備料,卻要到中午十二點才能營業。 老闆認為只有自己感到安心的食物,才能夠給小孩吃,也才能夠安心分享給遠道而來的消費者。 == 美國孟山都公司以基因轉殖技術研發出「抗農達」(Roundup Ready)黃豆種子等一系列作物,作物植株能夠耐受除草劑存活,在 1996年量產販售,從此徹底改變了世界各地的農作種植。農場可以大規模的噴灑除草劑,降低管理雜草的勞務。而美國同時也提高了黃豆中嘉磷塞的殘餘量標準,2010年美國有 93%的黃豆田是使用基改黃豆的種子。 == 台灣黃豆依不同產地,煮出來的豆漿也有著不同口感,但不變的是熬煮多時散發出來的天然芬芳,與單純的甜美潤喉。原以為老闆是傳承老店才會延用古法製漿,沒想到年輕老闆說這間店是與老婆共同創業的結晶,因為夫妻都不是相關從業人員,沒有包袱也讓老闆更確定要重新拜師學藝。 取之於大地,回饋於大地,單純的本土黃豆,讓這次的採訪更帶了滿滿的家鄉味。就在老闆娓娓道來不同地方的豆子有什麼不同味道的同時,不使用任何添加物,新鮮香純的豆香四溢​,再次讓心跳進入奔馳狀態。 美好需要時間熬煮,傳統需要用心守護。 … More

親「蜜」愛人,台灣阿誠的創業故事

第三屆圓夢寫手 / 李青璟 台灣阿誠,曾經風靡台灣的連續劇,主角吃苦耐勞、不服輸,最後創業成功。而我身旁這位七年級生台灣阿誠,唸的是資訊,舉凡網頁設計、寫程式、3D 製圖都難不倒他,儼然就是下一位黃金科技新貴。然而,是什麼讓他選擇回到高雄大崗山裡養蜂? 圖(一):阿誠與阿誠爸爸 阿誠是我同學,學生時期偶爾放學時經過阿誠家,能被招待喝一杯蜂蜜水,香甜冰涼入喉,就是至高的享受。店裡擺著一罐罐的蜂蜜,罐身上貼著阿誠爸爸身上與滿滿蜜蜂蜂人合一的照片,感覺相當勇猛。阿誠爸爸可是參加過 823 砲戰呢!所以在阿誠準備進入職場時,阿誠爸爸已過耳順之年。身為家中獨子,阿誠看著爸媽年紀老邁還要辛苦地在養蜂場打拚,而經營也遇上瓶頸。幾經思考,阿誠決定承接爸爸的養蜂事業,心裡想著要有些改變。 大崗山因為石灰岩地質關係,擁有得天獨厚的優質環境條件,能夠孕育出甜美龍眼,產出的龍眼蜜品質更是不在話下,不僅潤喉回甘,還蘊含濃郁花香。但阿誠感嘆地說:「其實台灣的蜂蜜品質相當好,但大家就喜歡國外來的。」阿誠想要讓大崗山蜂蜜成為蜂蜜中的精品,不僅改變包裝設計風格,也將大罐裝龍眼蜜,改成較適合現代小家庭的小瓶裝。這一切的設計、改變除了要投入大量時間和金錢,和阿誠爸爸的溝通,兩代想法的差異,更是一個看不見的鴻溝。 阿誠爸爸有著多年的經驗,所以能讓蜂蜜一直保有高品質,而阿誠知道若只維持原來的方法,雖然可以有一定的銷售量,但這也是種束縛,蜂蜜產業可能就止於現況。阿誠需要更多元的觸角,將蜂蜜拉往更高的層次,他要創立自己的品牌。賣產品的傳統觀念與創業新思維不斷來回碰撞,你一言我一句的激烈討論,阿誠不停挑戰爸爸的作法與原有思維,但也因為如此的溝通,彼此想法得以交流,關係也因此更緊密。阿誠終究獲得爸爸的支持,放手去闖自己的夢想,他讓農產品也可以有自己的品牌。 圖(二):農產品也可以有自己的品牌(取自官網) 品牌從零到有導入期的階段,是阿誠認為最難的時刻,「我們沒有大集團的本錢、沒有足夠的財力,也沒有足夠的專業知識可以一次到位。我們邊做邊學,邊做邊調整。」要從沒有知名度,到大家認識你,是要經過不知道多少時間的累積、一次又一次的嘗試,才能讓消費者注意到產品價值,這些努力付出都是一環扣一環、緊密而不分離。 阿誠說:「品牌建立,就像養小孩,要用心照顧,而且要認真投入。」但是在這努力的路上,你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成功。若一直沒有回報,你會開始質疑自己,這條路方向是不是正確,要不要繼續堅持下去,還是該停損放棄。在沒有知名度前,有可能就只是無止境的付出,還可能根本無法賺錢。 面對低價蜂蜜以及進口蜂蜜的競爭,阿誠不迷失方向,堅持好的品質,不一頭栽入市場的價格戰爭,將好的東西給懂得人去品嚐。阿誠白天去上課、學習、尋找機會,晚上上網尋找創業資源,推出最頂級的 X.O. 春蜜,在 2009 年獲得經濟部台灣地方特色品牌代表,隔年與高鐵合作成為伴手禮的新選擇,之後被吳寶春師傅的徒弟武子靖,選為蜂巢麵包的原料,參加法國麵包大賽,也因蜂蜜的花香餘韻獲得讚賞揚名國際。後來被誠品找來當合作夥伴,將「文誠蜂蜜」這個品牌繼續向上推一個層級。阿誠爸爸從原本不怎麼認同,轉而積極支持阿誠,父子倆更將蜂蜜推向國際,陸續去日本、新加坡上市發表,令當地人對台灣農產品讚嘆不已。 圖 (三):受獎無數的肯定(取自官網)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