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種:端陽藤坪兆豐年

書寫,自然,而然/許文卉 節氣芒種,仲夏豔陽的照耀下,五穀展露出芒,邁向結穗成熟的豐收。五月端陽,夏天即至,百花盡謝,把握花神即將退位的時節,走一趟詩意的藤坪吧!

初體驗登山攻略——玉山

樂寫專欄 / 余子悅 在這次爬山之前我沒有登百岳的經驗,因此這篇大多都是我的個人心得。參加朋友的玉山團是臨時起意,朋友都說我的個性有別於正常人,常常不知道危險在哪裡。不過我認為,既然答應了,事前的規劃更是重要,周全的準備可以節省旅途中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清明~石硬子物種調查

書寫,自然,而然/許文卉 在峨眉的六寮,定期定點的自然觀察,進入了第三個年頭。

登司馬庫斯巨木群山之約

我耳聞的司馬庫斯是我一生認定一定要拜訪的台灣景點之一,但經過這次的旅程,我會想再度拜訪司馬庫斯部落,這個美麗又神祕的地方。司馬庫斯位於新竹縣尖石鄉玉峰村,海拔高度約1500公尺,在新竹山區雪山山脈主稜的山腰,面朝塔克金溪溪谷。居民全為泰雅族原住民,是泰雅族部落。過去位處深山交通不便且長期沒有電力供應,曾被稱為黑暗部落,也是台灣最深山的原住民部落,距離山下最近的鄉鎮──竹東鎮也要將近三個小時的車程。

小寒:開年敬神訪獅山

書寫,自然,而然/許文卉 節氣小寒,白晝逐長,黑夜漸短,日照的時間慢慢拉長,人們的活動也會跟著變多;陰氣逐降,陽氣漸升,活動的範圍也會跟著變大。進入微溼低溫的冬季,萬物正要度過凜冽的寒冬,而人們,正要準備,團聚。

藤蔓:翻轉生命的高手

書寫,自然,而然/許文卉 藤蔓的直覺聯想,可能是彎彎曲曲的植物,爬滿城堡,密佈棘刺。在童話故事裡,藤蔓象徵著遭受痛苦和囚禁的空間,同時也代表著角色的衝突與考驗。然而,在野外,藤蔓可是一流的空間設計師,以衝天的氣勢,敏捷的蛇行,曼妙的舞姿,繽紛的花果,裝飾著森林大家族,規劃著曲折登高的壯遊。

東京迪士尼的微笑體驗(下):小小世界,找回童年的純真

樂寫創辦人/Rick 午後的迪士尼樂園,一樣熱鬧繽紛,滿足口腹之慾後,我們前往動物天地,展開更多體力上的挑戰。首先來到「海狸兄弟獨木舟歷險」,這是一個很像划龍舟的體驗,兩側的人坐在獨木舟上,在工作人員引導下,一起向前行。 引導我們這群遊客的工作人員是一位小女生,雖然體型嬌小,卻很有氣勢,當所有人就定位後,她一人划槳,緩緩地將獨木舟駛出碼頭。一開始是划船訓練,為了讓大家速度一致,我們在空中進行多次模擬,「一、二、一、二…」的日文不斷重複,直到大概習慣後,才正式將槳放入水中。 看起來很簡單的動作,實際做起來可不是如此輕鬆,要讓小船前進,需要反方向施力,然而每個人的力道不同,划槳的頻率也就不同,常常看到有人已經划完一輪,另外一位還在半輪,最後兩支槳碰撞在一起,又得重新再來。也有看到一些小朋友開心地拿著槳不斷潑水,導致後面的船員必須小心翼翼,才不會被濺起來的水花弄溼衣服。 大概五分鐘後,整體的頻率大致穩定,獨木舟也越划越順,這時候工作人員開始介紹沿途風景,這還繞一圈約幾百公尺的航程,可以看到栩栩如生的印地安部落風情,也能看到紅色復古火車在樹林裡穿梭。正當大夥沉浸在周圍氣氛時,突然發現船越來越慢,前後在動的船槳也越來越少,這時船長只好再「一、二、一、二…」鼓勵大家往終點前進。 這是一趟印象很深刻的體驗,也應該是遊樂園內最費力的設施。 動物天地附近還有西部樂園及探險樂園,我們分別搭乘了巨木筏和沿河鐵路火車,這些都是相對輕鬆且不用排隊太久的行程,剛剛在獨木舟上看到的風景,現在也能換個角度欣賞獨木舟,不知道正在划槳的人,是否覺得自己選錯了設施呢?亦或樂此不疲,覺得選到最有趣的體驗? 在西部地區晃了幾個小時後,我們又回到夢幻樂園,耳聞「小小世界」是一個很值得體驗的設施,且在開幕35周年後大幅翻新,雖然要現場排一小時,還是決定非玩不可。這是一趟幸福的環遊世界之旅,一搭上船就被周遭的氣氛感動,從歐洲出發,繞行亞洲、非洲、中南美洲等地,各地可愛的玩偶伴隨悠揚的歌聲,迴盪在室內空間裡。 白天看了真人版的迪士尼,傍晚看到Q版的卡通人物,突然忘了剛才排了一小時的辛苦,結束這一站,天色已經暗了,期待已久的夜間表演即將在灰姑娘城堡登場。這是一場絢爛燈光秀,搭配五彩繽紛的噴水表演及閃耀在城堡上的雷射光彩,隨著米奇登場,頓時變成大型音樂會,各種悅耳弦律及鮮明影像生動活潑呈現在遊客面前,所有人也都沉醉在這溫馨歡樂的國度裡。 看看時間,已經有點晚了,但遊樂園人潮依然不散,大家都捨不得離開,最後一站,我們想說隨意找一個排隊較少的設施,意外走進了明日樂園的「幸會史迪奇」,結果竟讓我們待了最久,也印象最深刻。 這是一個真實互動的歡樂對話,遊客坐在觀眾席上,和台上的史迪奇對話,雖然從頭到尾都只看到一個虛擬人物,但對話起來卻栩栩如生,彷彿真實存在,而且絕對沒有套招。只見史迪奇隨機拍攝台下觀眾臉廓,一旦被照到,工作人員就會拿麥克風給你,此時電腦史迪奇就會用日文問問題。 這不是一問一答而已,他是一整個有爆點的對話,螢幕上真實呈現史迪奇的表情及動作,聽到漂亮女生回答已經有男友,他還會露出失落的神情,一舉一動彷彿就是真實人物。在場有一位六歲的小朋友,最令人驚豔,史迪奇問他幾歲從哪裡來,便開始討論男孩的家鄉,好像曾經去過一樣,逗著孩子哈哈大笑。最後他拿出相機來跟大家合影,結束這趟外太空迷航旅程。 走出明日樂園,回到迪士尼大門,遊客們依依不捨踏上回家的道路,沿途工作人員依然熱情揮手,歡迎我們有天再回來。這是我第一次來到迪士尼樂園,也是這趟東京旅程最美好的回憶之一,它是一個童話堆積而成的世界,讓長大的我們重新找回孩童時代的純真。 原來,迪士尼樂園就是每個人心目中的小小世界…

東京迪士尼的微笑體驗(上):美好回憶,讓幸福跟著走

樂寫創辦人/Rick 走進迪士尼樂園,可愛的米妮正跟你熱情揮手、熱情的唐老鴨正在跟孩子合照,許多童話故事中虛幻的場景在這裡都變成真實故事,也讓真實世界的人們有機會和虛擬故事中的主角近距離面對面。然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不是這些故事中的人偶、也不是美輪美奐的城堡造景,而是一路上熱情與你打招呼的遊客或工作人員。 而這一切就從剛進門的那刻說起。 穿過剪票口,人潮紛紛朝主城堡方向前進,城堡廣場正前方,首先迎接我們的是「迪士尼樂園大樂隊」,英姿煥發的服裝、輕快的音樂加上耳熟能詳的歌曲,讓所有人沉浸在歡樂的氣氛中,三不五時樂團成員還會「搞笑」一番,露出滑稽的表情,互相打鬧一下。 迪士尼樂園分成七大主題,分別為世界市集、探險樂園、西部樂園、動物天地、夢幻樂園、卡通城及明日樂園。由於人潮眾多,排隊時間太長,因此樂園有推出Fast Pass快速通關的機制,遊客可以持門票到喜歡的設施預約,再根據預約到的時間回到現場即可。我們第一站選了「巴斯光年星際歷險」,這是一個光線槍打倒邪惡札克大王的故事,很多朋友都很推薦呢! 拿到預約時間後,這一小段空檔,我們回到主廣場前,四周已經聚集許多人,大家都期待著精采的萬聖節遊行表演。 迪士尼的遊行表演,一直都是最引人注目的活動,看著熟悉的人物出場,自己也彷彿走進了童話故事一般。一開始走在前頭的是大型花車,每位主角站在精心打造的舞台上,跳著專屬的舞步,並且和沿途遊客揮手致意。車子來到定點後,穿著萬聖節服飾的遊行隊伍便會展開一連串表演,讓遊客和舞者有更近距離的接觸。 迪士尼遊行有一首經典歌曲《幸福在這裡》,其中一句話寫到「讓心起飛、讓快樂跟隨你」,優美的弦律、可愛的造型加上親切的笑容,讓所有遊客都浸沐在幸福的氛圍中,也讓樂園瞬間變成歡樂嘉年華會。 結束大約20分鐘的遊行,人潮又開始往各個遊樂設施湧進,看一下時間,巴斯光年星際探險已經可以入場。這項遊樂設施兩人一車,左右各有一個記分板,沿著一條穿梭的軌道,只要成功射中出現紅點的邪惡大王,就會加100分,以此類推。 只見大夥玩得不亦樂乎,各種音效視覺燈光享受在眼前呈現,雖然一直都不清楚是否成功射中,但看到分數不斷累積還是相當開心,下車的時候,我偷看了前排遊客的分數,對比我的2000分,整整多了十倍,看來射擊還是有很多技巧的。 離開絢爛的明日樂園,我們來到夢幻樂園,愛麗絲、白雪公主、小飛象、小飛俠、小熊維尼等等著名卡通人物都在這區,也是最適合親子同歡的地方。這區的遊樂設施包含旋轉木馬、咖啡杯都是老少咸宜,還有很多精心打扮的角色扮演(Cosplay)人物在這裡拍照,完全融入那裡的背景主題。這裡我們選擇「小飛俠天空之旅」,乘坐海盜船從倫敦一路航向夢幻島,體驗主角彼得潘走過的各個場景。 這是一趟大約五分鐘的旅程,孩子們在前往夢幻島的旅程遭遇許多危險,彼得潘和虎克船長的戰鬥栩栩如生,順利救了公主也獲得如雷的掌聲。或許童話中總是要有點冒險以及征服困難的勇氣,才能激發出讀者面對現實生活的英雄信念,讓這個故事傳唱多年,直到現在。 走出「天空之旅」遊樂設施,時間已經過了正午,四周遊客紛紛在攤販前排隊購買午餐,看著滿滿人潮,我們心想:「買個簡單三明治,繼續下一趟行程吧!」隨機在附近找到了一間相對排隊較短的店面,店員帶著親切的笑容問: 「請問要幾個三明治呢?」

來上一堂獼猴課

樂寫第三屆團長 / 顏正裕 提到高雄柴山或壽山,很多人會立刻想到「獼猴」這兩個字,接著腦中會浮現成群猴子威嚇、甚至搶食人類食物的畫面,因此現代人對於他們是避之唯恐不及。每次登山之前總要檢查裝備,最好手持登山杖或短棍樹枝防身,只是人猴之間的衝突從來就不曾停歇。也因為不堪其擾,台灣決定在年底解除獼猴的保育類動物之名,此舉引來不少動保專家的憂心: 若是獼猴被列為保育類動物時已經有這麼多紛爭,當他們不再受到保護之後,未來還會有多少危險等著他們? 10月23日,我們跟著台灣獼猴吱吱黨的發言人林美美,一起到壽山上一堂「獼猴課」,一味追求武器與架設圍籬無法弭平人猴之間的衝突,唯有人類主動「理解」,進而與他們「共存」,彼此才能和平相處。 人類迷思、獼猴迷失 當高雄擁有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登山客能夠從柴山或壽山眺望海景與都會景觀,在壽山國家保育公園內欣賞生物多樣化,但我們對於這些動植物又有多少認識呢? 面對同屬靈長類動物的獼猴,人類卻存在諸多幻想。舉凡威風凜凜的公猴,等待三妻四妾服侍;獼猴總喜歡攻擊人類,搶奪手上的食物,卻又棄之於地上,相當浪費;台灣的野生獼猴身上有許多病菌,容易傳染給人類,所以必須把他們隔離在某個範圍裡,最好是動物園。 曾經有一部西洋影集提到:「人類總是做出各種假設,這是很危險的。」的確,這次我們跟著獼猴吱吱黨上山才發現,原來我們對於獼猴的認知還停留在幾十年前。首先,獼猴組成母系社會,群體內的核心猴群是高位階的母猴;公猴僅扮演「里長伯」的角色,他們必須服侍母猴,擁有母猴認可才有交配與停留的機會,但他們最長只待四年。公猴總是不斷在猴群間流轉,只有母猴會一輩子留在原地。此外,獼猴的地位是世襲制,而且只傳給女性。 然而,面對獼猴不斷搶食登山客的食物,人類祭出不同的手段,無論是針對獼猴或人類,但成效總是有限。卻很少人能夠退一步設想:「當我們面對野生動物時,到底該遵循大自然的法則,還是人類制定的規範呢?獼猴又為何喜歡拿我們手上的食物?」面對新聞報導用「搶」這個字眼,林美美其實有不同的看法,她認為在獼猴的世界裡,沒有「搶奪」的概念,他們生活在樹林之中,原本就能享用大自然提供的一切。人類介入之後他們卻受到限制,這先來後到的問題也許讓獼猴感到困擾。況且,當我們自詡為靈長類最聰明的物種,卻不懂得保護自己的食物財產,這也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事情。 再者,新聞也時常報導獼猴下山,不管是侵擾民宅、發生車禍、甚至遭到電擊死亡,於是人類思考著將獼猴豢養在某個區域,自以為這是最安全的措施。獼猴吱吱黨的林美美提到環境破壞與生態失衡的問題,都市化作為一種不可逆的發展之下,切碎野生動物的棲息環境,原本柴山、壽山、半屏山、一直延伸到旗尾山的區域都是他們活動的範圍;只是現在中間出現聚落、車站、甚至工廠等,讓這些動物遷徙的時候遭到阻礙,還被錯認他們「擅闖」人類活動範圍。在我們提倡環保、試圖阻止全球暖化的口號之下,是否也體認到野生動物迷失在人為環境裡面呢? 人人都該上「獼猴課」 台灣是個海島,大部分的生物都被困在有限的空間裡面,彼此共生共存。台灣的高山面積寬廣,因此很多縣市都能在一兩個小時之內深入山林秘境,但我們對於大自然的認識少得可憐,對於我們未知或認識不足的事物總會用「禁止」或「威嚇」的方式阻擋。 當我們以正確的方式與獼猴互動,他們也會放心跟我們相處,這就是大自然的法則。在我們踏過小徑,坐在猴群之中,儼然反轉動物園的概念,像是猴子看著我們。上山到下山的四個小時裡面,我們都沒有「分享」任何食物給猴子,也沒有產生衝突,還帶了許多獼猴新知下山。 如同台灣獼猴吱吱黨的發言人林美美所述,只有民眾嘗試理解,才能影響政府的法令,讓人猴之間不再有衝突,彼此共存。 我想,每個人都應該來上一堂「獼猴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