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最熟悉的味道

第四屆圓夢寫手/蔡憶琦 每到夏天,熟悉的市場總會出現熟悉的味道,那是特別的,屬於我外婆的味道。 每每到了這個季節,媽媽總會到市場仔仔細細地挑一顆飽滿厚實的榴槤,請老闆幫我們剖開後分裝在塑膠袋中,然後爸爸便會駕著車帶著媽媽和我及弟妹,一起回到芳苑鄉漢寶村,去看我的外婆。

【筆耕食農】女巫喬夏的神秘藥草

第四屆圓夢寫手 / 古鴻君 4月4日兒童節當天,應樂寫創辦人Rick之邀,參加了竹北高鐵站旁,為期三天的「兒童節耕耘趣」第一天的活動,其中的一個環節是要找一位農夫,採訪其耕作或創業的故事,我找了其中一位我對其產品有高度興趣的,經營香草事業的女老闆喬夏,一起來聽聽她的創業故事吧!

生命禮成──最後的溫柔

第四屆圓夢寫手 / 黃欐涵 陳婉萍女仕,50歲。彼此初見面時,我們相約在轉角的咖啡廳,她熟練地拿火點起手中的香煙,掛著親切的笑容,舉手投足皆是豪情,爽朗的請我坐下。我匆匆的拿出筆電,深深吸了一口氣,準備深入探索禮儀師最真切的一面。 首先,我向她提問她是如何踏入這個行業的因由 ? 她笑著回應 : 「就是誤打誤撞阿!」因為政府機構失業津貼,她以嘗試的心態報名,考了證照,後來實地操作,愈來愈有興趣,轉眼之間便從事足足十年了。

跨國的珍珠:從台灣到美國,一間承載夢想的茶飲店

珍珠奶茶,台灣的經典飲品,亦是台灣遊子品嘗故鄉滋味的慰藉。因此當一間號稱由台灣來的珍奶店出現在華人居民比例極低的小城鎮時,當地的台灣人從留學生到已深根落地多年的人士,無不都對此店充滿期待。

戀雪、雪鏈

路,不總是平的 / 廖梓甯 你曾看過雪嗎?你滑過雪嗎?在冰天雪地裡,踩踏著柔軟的雪,以潔白之雪互相攻擊的場景,似乎總是美化著雪景及下雪的時刻。我本來也是這麼想的,直到那場雪帶來了難以預料的等待! 一早,我搭著朋友的車,一行人、三台休旅車緩緩地前往美國南加州某一座山上,沿路有些許小木屋散落在雪白點綴翠綠的樹木中。多麽美的早晨,我期待著到山上滑雪丟雪球的時刻,這是我第一次來到美國,也是我第一次享受在雪地裡的時光。

我失業的那十五天

喂,你想好沒 / 余子悅 女人迷雜誌主編張瑋軒說:「真實的東西就是什麼都有,就像年有四季,日日有黑夜。」 在2019年迎接寒假的前幾天,我失業了。過去從大一到大四的這段時間,我晚上在學校上課,白天的時間就打工,幾乎全年無休,甚至連假日都在兼差。

複雜生活節:明明可以簡單,為何卻偏要複雜?

第四屆圓夢寫手團長 朱思瑜 「複雜生活節,是我自己辦過最討厭的活動,每年我都在驗證自己的信仰是真是假。今年來的人,會不會明年就不想來了呢?」 (節錄自「複雜生活節」重要推手——許皓甯) 緣起 時序跨入五月的那晚,我注意到許多朋友們紛紛在 Instagram 上更新近況: 「最可怕的五月來臨了。」 「迎接忙到爆炸的五月!」 「期末考不是在六月嗎?為什麼五月會被說是最忙碌的月份?」身為這學期沒有參加營隊、系隊或表演活動的我,平常在學校的時候,想來自己無事一身輕的樣子大概十分令人生厭吧! 早在兩個星期前,我便已訂好高鐵車票,預計在五月底回家一趟。一週後,我無意間在 Facebook 上看見「複雜生活節 III」 釋出的文案,粗略瀏覽相關資訊後,便對這個「複雜」的活動生了些興趣。我立刻私訊曾經參與第一屆活動的學姊,並幸運地得到她極具感染力的回饋: 「這是我遇過交流密度最高、收穫最多的活動了吧!」 「複雜生活節可以說是我在課業以外世界的啟蒙。」 今年,複雜生活節正好選在中山醫學大學舉辦——我簡直不敢相信如此盛大的聚會竟會辦在這裡!對我而言,就像有人把一道色香味俱全的佳餚端到我面前,要我快來嚐一口。 於是,身為地主的我,便在好奇心與地利之便的驅使之下入了坑。 晨間活動:三方會談、帶狀演講、閃電秀 … More

寫作,是我梳理人生的方式:瘋城部落八週年會演講後記(下)

第三屆圓夢寫手 / 朱思瑜 我為何寫作? 這是分享的開篇:先交代寫作與我的淵源。 從小關於寫作的訓練,大抵就是小日記、學習單或是作文。以前老師在批改後都會針對內容評等第,或是蓋所謂的「好寶寶印章」。當時基於能得多一點印章,我便盡心盡力地完成每次的作業。這大概是我開始寫作的契機。 而讓我真正知覺「原來我會寫作」則是在四年級。那是一篇回家練習的作文,題目與內容我已不太記得了,只記得當老師發回批改完的作文時,我是全班唯一一個不需要重寫的人。 之後,老師就派我代表班上參加作文比賽,從此開啟了我擔任作文比賽選手的生涯。 找回你的定位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從前我是個完美主義者,並對自己相當苛刻。而在中學時期,這樣的人格特質就完全反映在「讀書」這件事上。 我原本就是自我要求相當高的人,再加上小學與市長獎擦肩而過的遺憾,使得我更早體認到用功讀書的重要性。進入私校後,讀書可以說是我唯一的信仰,我幾乎沒有其他的休閒娛樂,除了寫作。 最初是如例行公事般的作文比賽,爾後開始投稿文學獎。國中時期,寫作對我來說是讀書以外的喘息空間(但其實常常也因為 Deadline 感到很壓迫)。 升上高中後,我直升進入學校的資優班。原先以為這樣的讀書風氣會讓我更心甘情願地衝刺,可沒想到,資優班裡每個人都各有所長,會讀書已經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那段時期可以說是我「自我懷疑」的尖峰。 除了讀書之外,我唯一能做、並且做得還算有成果的事,大概就是寫作了吧!雖然只是被動地投稿文學獎,可一張張獎狀、一次次的獲獎記錄,彷彿正層層堆砌起信心的一堵牆。 「你現在還寫作嗎?」 標題是別人一句無心的話,卻也是開啟我接下來一連串行動的關鍵。行動的實例如「複雜生活節」的參與,和後來熱衷於聽演講等等。 〔延伸閱讀|複雜生活節 III:明明可以簡單,為何卻偏要複雜?〕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