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寺──流水和合送觀音

文章同步刊載於:一步就出走 一步就出走 / 阿丹 位於府城繁忙圓環旁的僻靜小巷,清水寺仿若不受世俗干擾,座落於枋溪(溝仔底)與山仔尾溝兩支流匯集之地 ; 近年又行社區改造,清代廟宇與日式街屋在這貓咪高地的銀同社區(銀同怎麼來?延伸閱讀銀同祖廟一文)開闢出鬧區靜地的文青景點。

鑽入東京地下迷宮網,走進另一個世界

第三屆圓夢寫手/何健銘 在台北,大眾運輸系統的使用早已深入多數市民的血液中,成為 DNA 的一部份。對我而言更是如此。大部分場合我都是以公車、捷運加上雙腳前往我所要去的地方。兩年前的東京之行,透過自己的雙腳與眼睛,親身體驗到東京鐵路系統的複雜與巨大。 在東京的地上世界,是JR東日本經營的各線鐵道為主,其中最為人熟知就是鼎鼎大名的環狀山手線;若是深入到地下,則可分為公營的十三條線(都營四線以及東京メトロ九線)以及私人經營的地下鐵系統,他們交織出一張綿密大網,從地面深入地下,聯絡都內各個地點。 大多數時間,我們大都以地下鐵往來於各景點之間,對地下鐵系統的印象也比地上深刻。與台北捷運相較,有許多有趣的不同之處:台北捷運的入口大多做得相當明顯,就算是與建築物共構大多相當寬闊。可是東京地下鐵的出入口則是完全相反:其出入口外觀乍看之下跟臺灣地下道沒有兩樣,有些甚至隱藏在建築物的角落。 我所看到最隱密的一個入口,是在離商店街大門不遠處,有兩間商店中間夾著一個小洞,上頭掛著地下鐵入口的招牌。一走進去迎接我們的,是僅容兩人並肩而行的通道,以及迎面而來的理髮店,店家就鑲嵌在通道旁的一角,裡頭擺了兩套理髮椅,有著臺灣60年代的陳設風格。再走下去,就到了一條地下商店街。當時大部分的店鋪皆未營業,只有一隻日光燈作為照明,四周顯得昏暗。只看到一家小小的居酒屋中坐滿了人。當下竟覺得好像闖入了某個不為人知的異世界中。 站體部分不似台北捷運的現代與新穎,大多數車站裝潢多為深米色洗石子或褐色貼磚,看起來略顯陳舊。彷彿時間就這樣凝結在壁柱之間,與外界快速的流動毫無干涉。到月台上等車,除了看到路線圖與時刻表外,他們也做了車廂位置指示圖,告訴你在每一站停車時車廂所在的位置、距離何處出口較近等資訊。車廂內裝比較接近台鐵電車的樣式,以液晶螢幕或LED跑馬燈顯示乘車資訊。 至於地上系統的風光,則是在鐵路全面地下化的台北所未見。在東京如此擁擠的大都會中,居然還保留地上鐵道,對我而言可說是相當訝異。當然為了維持交通順暢,市區鐵道都是以高架方式呈現。隨著路線緩緩前進,城市細微的風貌盡收眼底。也是旅行中的一項收穫。 當然車站與車廂的使用主體還是人,我在這些地方所見到的人都是忙碌的,腳步比起台北快上許多。尤其身處大站時,更能感受到人群的流動。一次我站在新宿車站的地下通道,只見一波波行人浪潮往四面八方拍打,紊亂而有壓迫感的的氣息將我淹沒。只不過經過數秒鐘的時間,我就趕緊移動,免得窒息。不過進到車廂內,就是一個無聲世界。若非閉目養神,就是直盯著手機螢幕,不過不分時段,總會有幾位看書的人。比起臺灣,要來的多一些。 一個城市的流動,決定了它的步調、氣息與風景,而流動的形式則有許多種。我在東京所看到的地下鐵,是一個與地上截然不同的風景: 複雜,但有秩序地運輸這個城市的活力、疲倦與時間。

瘋媽祖的旅程,你跟上了嗎?

第三屆圓夢寫手 / 邱慧櫻 每年,台灣總有一個月的時間是讓人為之瘋狂的。不只台灣人,連外國人都為我們對宗教的熱忱感到讚嘆。「三月瘋媽祖」在台灣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俗語,更被 Discovery 評選為「一輩子一定要參與的三大宗教盛事」之一。 為期九天的路程不再只是長輩為祈求而走,更多的是現代人想要追求的自我肯定,進而成為了不少台灣青年在台灣壯遊地圖上的一塊,也許你也曾有個念頭,第一次深入其中體驗台灣宗教民俗的洗禮,在過程中發現台灣本土文化價值,無論是人與人、人與神之間的互動與情感,用最簡備的行裝,跟著大隊伍一步一腳印的走,走過大小城鎮,不論是熱鬧或寧靜、車水馬龍或渺無人煙,走過因繞境而出現的鑼鼓喧天,踏入神臨卻依然寧靜安穩的片片田園,如果你實際用雙腳走這一趟,將會在沿途上看見台灣那純樸美好的鄉野村落與風景。主辦單位一直聲明,走長走短都是心意,隨心便可,但很多不服輸的人依舊會跟著走完全程。 繞境區域貫穿中部沿海,包括台中、彰化、雲林、嘉義 4 縣市,總共 21 個鄉鎮市,超過 300 公里的路程,這等於國中 400 公尺大操場要跑750圈,整趟旅程下來路過休停的廟宇高達100多個,每間廟宇加起來的年份可能是民國創立以來的好幾十倍。平日三更半夜若是這樣走,不是民眾口中精神狀態有問題的瘋子,就是報警來關切,全台灣只有這九天八夜深夜幾萬人都還不想睡的在夜遊,好像萬人大遷移,到了凌晨一、二點稍作休息還有現做熱騰騰的素齋可以享用,似乎只有大甲媽祖遶境才辦得到。第一次參加的人一定會很痛苦,剛開始頭兩天的步行會覺得自己的腳要「鐵腿」了,怕跟不上大隊伍也不敢好好休息,連上廁所都蹲不太下去,那種無力感會讓自己很受挫。 熱情到你會害怕的婆婆媽媽,看見你一臉疲態什麼多餘的動作都沒有的只會埋頭苦走,馬上就拿著水、食物往你手裡塞,操著不同口音的國語問候你,提醒你接下來的路程該怎麼走比較輕鬆。在路上,我們總能遇到經驗豐富的人,各行各業都有,甚至出現外國人的身影,與他們攀談總能得到許多人生觀。因媽祖繞境而得到新的心境,宗教研究員認為,大甲媽遶境之所以延續多年而如此的熱鬧,其原因在情感的感染力,在人和人的交流下,我們的情感得到同化,感受到沿路人的善意和良善讓我們得到心靈的昇華。 繞境中的每個夜晚,到了休息站的廟宇,看見大紅大黃燈籠高高掛,看見人山人海的群眾,總能想起小時候長輩們說的那種熱鬧的情景,大家虔誠、熱心讓這場盛宴更加熱鬧。因為對媽祖的信仰所產生的凝聚力,讓我們得到的不只是表面走了這趟的壯舉,內心滿滿的正能量,在獨自行走時的沉思,這是一段會讓人每年都想參加的活動。 每個人的旅程長短不一,休憩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今年我沒有想太多就參加遶境,雖然無法全程參與,但原本預想結束後會變瘦,沒想到反而稍微增胖一些,只能安慰自己充滿信仰與能量,面對接下來的挑戰。我以為我是旁觀者,看著這樣的活動試圖想了解箇中含意,卻沒想到我也變成了局中人一起參與,傻傻地跟著走,看著周圍風景,不斷感嘆著時間的遷移變化,人心依舊純樸,每個人參與目的不同,而我是沉澱心靈,求媽祖保佑事事平安,工作順心。 在這進步的年代,人很容易陷入低潮,無論是工作或是家庭還是健康,遇到困難可能沒人拉你一把,或者是給你一個出口,只好求助神明以他神威無形的力量來幫忙解惑。 … More

翻玩家鄉,看見高雄角落的秘境

第三屆圓夢寫手/吳乙心 許多人喜歡到外地旅遊,也有許多人選擇到外地打拼,我們總是羨慕那異地的風情萬種,但卻從來沒有認真欣賞過家鄉的美景。我,住在高雄,除了研究所離開兩年以外,其他的時間都賴在這裡,這裡就是我的家鄉,我最喜歡的地方──高雄。 高雄這個城市,也許沒有台北的繁華,也沒有台中的霸氣,但我就喜歡這溫文儒雅的地方。沒有太快的生活步調,卻又不失身為直轄市的風範;以市中心為主,一面環山,一面向海,居住起來非常舒適宜人。尤其在這吵雜的都市中,「鹽埕」那是我最愛的都市角落。 鹽埕區是一個充滿文藝氣息氛圍的聚落,有著最浪漫的愛河,還有充滿文創的駁二倉庫,能坐渡輪到旗津吹吹海風,還能到宗烈祠上遙覽整個高雄市的夜景,這些都是觀光客來高雄首推的景點。但我今天想介紹給大家的,是在這都市角落,可以遠離人群的秘境。 近期,在香蕉碼頭旁新增了一個倉庫叫「棧貳庫」,倉庫內除了有許多文創商品進駐,倉庫外靠碼頭的空地,很適合一個人或約著三五好友,望著海面波光粼粼,一起談天發呆。但每到假日總是人滿為患,若不喜歡人擠人的話,我更推薦把車開到碼頭的另一端,台華輪停放的碼頭邊,搖下車窗,或帶著一手啤酒,坐在綁船的繫船柱上。這個角度看過去,不但可以遠離人群喧囂,還能飽覽整個駁二倉庫、八五大樓以及雙子星大樓,一望整個城市的建築之美。尤其到了晚上,天色暗下來後,高樓大廈家家戶戶投射出來的燈光,我覺得那是比夜景更加迷人的景色。   另外,還有一個秘境介紹給大家,西子灣是大家眾所皆知的景點,靠著防波堤,聽著海浪聲的波滔,還可以欣賞日落的夕陽。但隨著觀光客越來越多,每次過去都感覺環境變糟,沒有以前的美麗。然而經過西子灣後,往中山大學上山的方向走,接近大碗公咖啡的路途上,左側有一神秘的樹洞,位置不明顯,約三公尺寬,把車停下,以步行的方式往內走,即會有一個陡坡往下,兩旁樹蔭林密,人煙稀少,幸運的話還有獼猴相伴。 走到坡下後,往右拐就能看見一個岩石步道像著海邊的方向。因坡度陡峭,兩側還綁著協助攀爬的麻繩,但在這艱難的路程後,才能見到世外桃源。接著就能到達一個山崖上的小平台,平台上什麼都沒有,沒有商業開發的痕跡,只有平坦的綠草地,往外望就能看到整個台灣海峽,還有遠方正在辛苦工作的漁船。可以靜靜的躺在草皮上,聽著海浪拍打的聲音,看著洶湧的白色浪花,彷彿可以把所有的壓力釋放到浪裡,若您喜歡看海,這是我推薦在高雄西子灣最棒的秘密基地。 雖然我住在都市,也不是觀光客,但每到放假,我不喜歡去熱鬧的百貨公司,反而喜歡往風景優美、人煙稀少的地方跑,尤其是海邊。高雄是海洋之都,若只看見這些工業帶來的汙染,那就可惜了這邊的美景。若來高雄旅遊,只是走馬看花,去一些大家都去過的地方,那就不夠有趣,這些景點,推薦給所有喜歡海的朋友。  

猴子在哪裡?一定難不倒你!

第三屆圓夢寫手 / 楊少康 主題:出發,總要有個方向   近年越來越多地方政府透過戶外式實境遊戲活化旗下的觀光資產,這類型的遊戲幾乎沒有時間或場次的限制,也没有工作人員在一旁增加壓力,受眾更廣,其核心概念是结合景點與解謎,使用當地景物來設計謎題,邊參觀邊動腦,若是趣味性足夠,讓人全心投入,在景點移動的同時,也無形做了不少運動,身心都能獲益。   我看到雲林縣政府預計舉辦『猴子去斗六』實境解謎活動的新聞,立刻被照片中精美的鋁鐵手提箱吸引,一般戶外遊戲的謎題包礙於成本,頂多拿個塑膠殼給你裝裝,很少在容器上多做講究,想要收藏的慾望直直上升。再一看,居然是免費索取,不過全台限量四十份,本該把消息立刻貼上經營的實境遊戲粉絲團的我,硬是壓到開放登記的當日,登記完才貼出來,我猜它採取先來後到制,因為從小到大中獎率無比悲劇的我,成功得到了遊戲份額。   限量,所以每一份都要花在刀口上,主辦方規定謎題包只能在斗六的行啟紀念館領取,可是雲林好遠,不是可以『哪個周末去一下』的地方。剛好我們家計畫出遊,在我百費口舌遊說與堅持之下,總算排了旅程的一天,來到這個很少做為觀光目的地的縣市。到達領取點,意外發現爸爸對附近還蠻熟的,才知道他曾在斗六住過一段時間,所以才會一臉『有什麼好去的』表情,不過今天的旅程卻讓包括他在內的我們,都有耳目一新的感受。 第一站:行啟紀念館   日據時期,某位太子來台視察,行程結束後各地紛紛以『行啟』為名建造紀念建築,在斗六的是行啟紀念館,我猜發起人吳克明應該是個聰明人,藉著機會取得官方提供的部分資金,為當時的雲林鄉親建造了一座可供聚會的場所,光復後,紀念館先後租給許多單位,現在則由雲林縣政府作為文創資產,委外經營。 (行啟紀念館的演變正是這關題目的重點。)   紅磚牆與淡綠色木製窗櫺,大塊的磨石地板,行啟透著濃濃的古早味,大廳牆面刷著單調到讓人懷念的米白,一只木桌設在角落,坐在後頭的工作人員起身招呼我們。領謎題包時,館員親切的對我們說,她大概知道這關的流程,如果卡關可以問她,我膨風的回答我們很常玩,應該沒有問題。道謝後,妹妹打開謎題包,除了外表,內容物也同樣精緻,繽紛的說明文件、關卡地圖甚至還有調查員 ID 牌,將卡片上的號碼輸入臉書通訊軟體,聊天機器人就把背景故事傳送過來。我們是某個組織的調查員,來調查進期斗六層出不窮的猴子目擊事件(聽起來高雄的中山大學才是需要重點調查的地方啊),地圖上標出了所有目擊地點(關卡),只要輸入地點名稱跟指令就能得到相應的提示。 (這麼豐富的謎題包一組要多少呢,兩千?不用!五百?不用!只要零元通通帶回家啦!)   遊戲沒有限制關卡順序,我們就先從紀念館的題目開始解起,我跟媽媽還有妹妹跑遍前前後後還是毫無頭緒,爸爸則被館內呈設的海報吸引,丟下我們自顧自閱讀去了。心想絕對不能剛膨風就漏氣,妹妹把聊天機器人傳給我們那段短短的詩文反覆推敲,總算找到突破口,順著一連串的線索,解開謎底。即使花了比想像還多的時間,館員還是誇獎我們比其他隊伍快,後來還發現,我們根本忘記把關卡的說明信封打開了,往下一關移動之前,妹妹翻出來看了一下,剛剛需要高度抽象聯想的線索突然變得簡單起來,不過謎題本身還是很有趣就是了。 第二站:舊警察宿舍   我們到達斗六已經下午三點,還沒有吃飯,就跟記念館的館員打聽那裡有餐廳,剛好『舊警察宿舍』關卡有許多吃的,就往那裡出發,途中經過好幾間十分有味道的老建築,歲月轉化成個性,刻劃在建材上,與環境精采的共演,每一個都值得參觀,可惜這些都不是我們的目標,只有在某個防空洞改建的二手書店稍微停了一下,看著站在洞口上怪叫的鵝發愣,其餘都是快步走過。   舊警察宿舍也是日據時代留下來的建築,古式日本平房真的很漂亮,可能外觀或多或少用現代資源重新點綴過,但遮掩不了原本結構所蘊藏的平衡之美。謎題包裡包含合作餐廳的優惠券,我們立刻鑽進其中一間宿舍改裝成的咖啡廳,先填飽肚子再說。吃的同時,順便確認整個遊戲地圖、研究這關的謎題,吃完我們立刻鎖定線索位置,移動過去。途中妹妹打趣的說:「還好這裡已經不是警察宿舍了,不然連續幾個禮拜都有不明人士拿著同一款手提箱在附近晃,一定會有倒楣鬼被盤查的。」   這關的題型是推理,有點像是猜數字那樣,在特定規則下用已知條件把未知的部分推演出來,我覺得題目的印刷方式會造成混淆,不過看懂之後就很容易了。解決這題,我們又跑去吃附近同樣有優惠的特產點心(這關基本上都在吃),一口份量的迷你圓形蛋糕,三個一組串在竹籤上,口感介於蜂蜜蛋糕跟雞蛋糕之間,好吃歸好吃,它的名字總讓人覺得有點那個,到底是哪個天才覺得甜點叫猿糕丸很OK啊,就不能換一個嗎?   因為發音太容易跟猿O丸搞混,我一路上都在開這個玩笑,害我後來回紀念館時不小心跟館員說錯,還好對方沒有告我性騷擾。吃點心時我注意到聊天機器人傳了好幾個讚跟幾個像不小心壓到螢幕的亂碼過來,讓我開始懷疑它根本是真人,於是我回傳了一段在糕玩店拍的發條猴子扭屁屁影片給它,看看會不會有回應,可惜沒有。 … More

從心出發:縈繞「心之谷」悠揚美聲

第三屆圓夢寫手 / 朱思瑜 重新翻閱出隊期間一張張照片,像是複習那一段虛幻卻又真實存在的旅程,我彷彿還能聽見心之谷的營歌在耳邊響起: 孩子不要忘記了,人間的遭遇有它的規則,有一天當世界都變了,別忘記天空原來的顏色。 悠揚的旋律像輕快流過的河水,又將我沖回那雋永的記憶裡。 天一亮,就出發 「心之谷」是系上每年寒假固定舉辦的活動,經過三個多月緊鑼密鼓的籌劃與準備,我們會在偏鄉地區的小學裡駐紮,展開為期三天的營隊。今年舉辦的地點位在苗栗縣後龍鎮的新港國中小,進駐的第一天,晨光拉了一片白雲羞赧地遮著臉,裝箱的道具塞滿遊覽車底下原用來置放行李的空位,器材密實地填充紙箱之間的縫隙,每個人則和自己的行李瑟縮在座椅上,於寒天中相偎取暖。 營期開始的前兩天乃是準備的階段,主要進行活動場地的整理與佈置。來回奔走在校園內,大家接力運送道具和器材。而從校園的打掃、移動教室內的課桌椅、標記原物品所在的位置以方便歸位,一直到垂掛環繞四堵牆面的大黑布幕、營火木的搭建、動線安排的實際走位等等,無不須動用大量人力來完成。在有序的部屬之下,由大二學長姐擔任的組長們各司其職,因為已有去年豐富的出隊經驗,而能更適切地配置人力資源,讓場佈工作能如期完成。 出隊的那幾天正值寒流來襲,寒風在空蕩蕩的迴廊裡呼嘯穿梭,鑽入身上層層厚衣著的間隔。當冷空氣貼上肌膚的瞬間,那般嚴寒的問候使人不由自主顫抖。場佈的工作是乏味且勞力費神的,同時,在外又有強風狂妄肆虐著,著實讓人更加萎靡不振,低迷的氛圍像長長的臂彎,將我們擁入窒息的懷抱內,幾乎讓住在心中的熱情停止了呼吸心跳。 惡魔們的笑靨 經過兩個心力交瘁的夜晚,終於迎來參與活動的小學員們。當他們第一天初來報到的時候,每個人的臉上無不寫滿忐忑,除幾個比較大方外向的小朋友願意開口回應以外,大部分的人都沉默不語,偶爾以些微幅度的點頭、搖頭應答,這令留守小隊上的隊輔們十分苦惱。好在有報到小遊戲的暖身,使得小朋友們慢慢打開心房,主動和我們說話,也讓小隊間的氣氛逐漸活絡起來。 當我牽著他們的小手闖關時,能感覺到自己正帶領著一群基於「信任」而願意聽從我指揮的年輕生命,霎時間,湧上的責任感讓我既滿足、又憂心自己無法勝任這份工作,複雜的情緒交織成一張無形的網,像個陷阱潛伏在這趟旅程的道途上,但我並未受它牽絆而身困其中,反而把它看作一張彈簧床,在上頭奮力一躍,跳往更高的彼端。 除了自己參與的活動開始前須離開隊上預做準備以外,沒事的時候,隊輔們就會留在小隊上,與小朋友們聊天、培養感情。當大家逐漸熟識後,小朋友調皮的本性也開始顯露出來。比如在勞作課的時候,幾個小男孩喜歡聚在一起,把彩色筆一枝接著一枝串在一起,假裝是火箭,然後在教室內衝來衝去;或是午休時間,總有幾個精力旺盛的小朋友不願意乖乖睡午覺,在教室內低聲嘻笑,不僅打擾到其他學員,也讓本已疲憊不堪的隊輔們更加操煩。 這時候,如何不慍不火地安撫失控的場面,就成了一大課題。我想起小時候某幾個總喜歡和老師作對的同學,直到自己擔任隊輔的時候,我才恍然大悟:那些調皮的舉止不過是年幼的孩子對於權威和管教的抵抗,並非他們天性頑劣。身為隊輔的我們則應當扮演亦師亦友的角色,除了領導孩子們學習、參與活動之外,更重要的是發揮影響力,帶給他們善的改變。我們猶如身穿綠衣的信差,隨身的提袋裡塞滿每封來自「大人世界」的信件,而我們的使命便是將這些信件安全地送達每雙小巧的掌心中。 於是,結合過去的經驗與今日遇到的情況,三天的營期裡,我們成功令孩子們信任並信服,他們遵守遊戲規矩卻不失樂趣,盈盈笑語傳遍整座校園。 旅行,未完待續 回憶起營隊前漫長的準備工作,那個時候,每個人都免不了心生埋怨和後悔:也許是在寫劇本寫到靈感枯竭的夜晚;也許是營火晚會的彩排上,因為屢屢被學長喊「卡」而疲憊不堪;也許是為了做小隊員的名牌,一連剪了好幾百個相同的形狀。許多繁雜的瑣事與壓力積結在心中,常在面臨崩潰邊緣時終如炮竹般爆裂,炸斷我們的理智線。 幸好,這趟旅途上,每個人都不是孤軍奮戰著。夥伴們的加油打氣就像白砂糖,在苦中作樂的日子裡給予調味,連流下的眼淚嚐起來都是甜的。我們都曾質疑過加入心之谷的選擇是對是錯,出隊前的準備之路很漫長,但能在孩子臉上看見一朵朵燦笑,心中彷彿都得到了補償。 營期的最後,我們帶著小朋友們在穿堂整隊,等待家長前來接送。小隊上特別黏我的一個小女孩突然抓著我的手,低聲抽泣起來。我想起第一天帶他們上英文課的時候,當她觸碰到我那被寒風吹得冰凍的手,她便把口袋裡的暖暖包塞到我手中,還笑笑地跟我說:衣服裡還貼著另一個。 … More

創新旅行的意義,新媒體整合之路 (上)

第三屆圓夢寫手 / 王怡蓁 六年前的他們,各自展開具不同意義與形式的長途旅行,但命運卻將兩位原先互不相識且個性截然不同的大男孩,在結束旅途後在台北相遇,甚至一同於 2016 年創立現今小有名氣的網路直播平台。他們就是「旅行思維」的創辦人──張晏鐘與馬佳銘。 張晏鐘,畢業於北科大理工所的高材生,大學期間憑藉對單車旅行的熱愛,在Facebook才正開始進入台灣市場時,便創立 RoadandBike  單車競賽社群,從此開創其未來的職涯之路:結合「網路」與「旅行」。 「我很早就覺得一定會創業。」小鐘說話時眼神閃爍著光,他滿腔熱血地與我分享他的心路歷程。雖然如此,當時的他覺得畢業至少須對自己所學的產業有所了解,並同時賺錢籌旅費,所以畢業後第一份工作就進入知名外商擔任 IC Design 的職務,待了七個月後離開,開始接下來一連串的創業過程。 凡事謹慎的個性確實讓小鐘照著原定計畫,與兩位也熱衷於單車旅行的夥伴一同開啟「綠色騎跡」計畫,這是一個費時七個月橫跨歐亞大陸十三國且長達 16,336.2 公里的單車旅行,主要是希望藉由自身的力量,號召途中也關切環境議題的當地人,透過種樹的方式替地球盡一份心力。 小鐘繼續說道:「回來之後,想把這段旅程中的收穫留給後人作為回饋,就透過經營粉絲團的方式寫網路文章,並開始當了半年的部落客,透過一場場自己辦講座或是接活動的方式,作為小額的收入來源,到最後即使是只能打平的車馬費也還是接。所以最後覺得旅遊實在很難賺錢,現在這種模式不是自己想走的路,因此網路文章後來就沒繼續經營,決定思考其他創業的可能性。」 有了第一次作為部落客的創業模式做為經驗,並沒有因初嘗失敗的受挫,反而繼續立足於網路的角度去思考如何才能創造收入,後來他得到的結論是:「廣告!」 而網路廣告本身須建立在有一定數量的瀏覽者才能發揮其效用,小鐘馬上想到活化手邊累積的粉絲團人數作為新架平台的流量基礎,但具有可看性與話題性的內容終究還是延續甚至提升流量的主要元素,故小鐘與之前一同加入第七屆 AppWorks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