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冰與火:在冰島與不安感共處

第四屆圓夢寫手/黃瓊緯 我對冰島的認識,是從電視中國家地理頻道播放的鯨魚生態紀錄片開始。那巨大而華麗優雅的鯨魚風采,彷彿只能在這個擁有如此冷酷名稱的國家才得以一窺究竟,對於當時年少的我來說,是一個很矛盾的連結。後來習得些地理知識,理解暖流作用帶給冰島海域的滋養,然而一想像暖流的熱與冰島的冷持續交會,冰與火之間的矛盾與不安定,總會衝擊著我對冰島一層層的神祕想像。

處暑~初秋石子溪溯溪

書寫,自然,而然/許文卉 節氣處暑,「處」字,有終止的意思。「暑」為熱。處暑這個節氣,宣示著夏日的溽熱,即將告一段落,接下來初秋早晚的水氣,將漸漸拉大溫差,開始為大地降溫。

小滿~塔曼山林的寶藏

書寫,自然,而然/許文卉攝影/熊鷹   節氣小滿,初夏的作物即將成熟,但未完完全全成熟。土地引導我們觀察稻穀的物候,訴說生命沒有大圓滿,要懂得知足人生的小圓滿。

芒種:端陽藤坪兆豐年

書寫,自然,而然/許文卉 節氣芒種,仲夏豔陽的照耀下,五穀展露出芒,邁向結穗成熟的豐收。五月端陽,夏天即至,百花盡謝,把握花神即將退位的時節,走一趟詩意的藤坪吧!

鹽埕三山國王廟——高雄鹽埕人最早的信仰中心

作者 / 阿丹(一步就出走版主) 高雄鹽埕區最早的一間廟應屬這間三山國王廟,也因此被稱為「鹽埕廟」,建於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初為草築小廟,到了清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蕭晉期募建成五間屋的格局。清道光十四年(1834年),眾信徒倡議重建,經瀨南場甲頭眾曬議會,全部會員全力支持改建略有基礎之小廟 ; 該瀨南眾曬議會甚至贈與「三山國王」匾額一面。清光緒八年(1883年)又由庄民謝道倡議重修,至清光緒31年(1906年)廟董林界(鹽埕區長林迦的父親)等人再提議重修。最近一次修繕是於民國35年時提及,一直到民國71年1月才整修完畢。

登司馬庫斯巨木群山之約

我耳聞的司馬庫斯是我一生認定一定要拜訪的台灣景點之一,但經過這次的旅程,我會想再度拜訪司馬庫斯部落,這個美麗又神祕的地方。司馬庫斯位於新竹縣尖石鄉玉峰村,海拔高度約1500公尺,在新竹山區雪山山脈主稜的山腰,面朝塔克金溪溪谷。居民全為泰雅族原住民,是泰雅族部落。過去位處深山交通不便且長期沒有電力供應,曾被稱為黑暗部落,也是台灣最深山的原住民部落,距離山下最近的鄉鎮──竹東鎮也要將近三個小時的車程。

充滿「肉體」(Vatte)的生活饗宴:到黃埔新村作客

第四屆樂寫助教 / 顏正裕 延續黃埔新村的歷史 鳳山黃埔新村最初是太平洋戰爭爆發之後,於民國32年所興建的日軍宿舍,六年後國民政府接收臺灣,這裡成為臺灣第一個眷村。附近陸續成立「陸軍官校」、「步兵訓練學校」、以及「中正預校」,讓倚靠鳳凰山旁的地區形成培養軍事人才的重鎮。

戀雪、雪鏈

路,不總是平的 / 廖梓甯 你曾看過雪嗎?你滑過雪嗎?在冰天雪地裡,踩踏著柔軟的雪,以潔白之雪互相攻擊的場景,似乎總是美化著雪景及下雪的時刻。我本來也是這麼想的,直到那場雪帶來了難以預料的等待! 一早,我搭著朋友的車,一行人、三台休旅車緩緩地前往美國南加州某一座山上,沿路有些許小木屋散落在雪白點綴翠綠的樹木中。多麽美的早晨,我期待著到山上滑雪丟雪球的時刻,這是我第一次來到美國,也是我第一次享受在雪地裡的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