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暑~初秋石子溪溯溪

書寫,自然,而然/許文卉 節氣處暑,「處」字,有終止的意思。「暑」為熱。處暑這個節氣,宣示著夏日的溽熱,即將告一段落,接下來初秋早晚的水氣,將漸漸拉大溫差,開始為大地降溫。

小滿~塔曼山林的寶藏

書寫,自然,而然/許文卉攝影/熊鷹   節氣小滿,初夏的作物即將成熟,但未完完全全成熟。土地引導我們觀察稻穀的物候,訴說生命沒有大圓滿,要懂得知足人生的小圓滿。

芒種:端陽藤坪兆豐年

書寫,自然,而然/許文卉 節氣芒種,仲夏豔陽的照耀下,五穀展露出芒,邁向結穗成熟的豐收。五月端陽,夏天即至,百花盡謝,把握花神即將退位的時節,走一趟詩意的藤坪吧!

鹽埕三山國王廟——高雄鹽埕人最早的信仰中心

作者 / 阿丹(一步就出走版主) 高雄鹽埕區最早的一間廟應屬這間三山國王廟,也因此被稱為「鹽埕廟」,建於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初為草築小廟,到了清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蕭晉期募建成五間屋的格局。清道光十四年(1834年),眾信徒倡議重建,經瀨南場甲頭眾曬議會,全部會員全力支持改建略有基礎之小廟 ; 該瀨南眾曬議會甚至贈與「三山國王」匾額一面。清光緒八年(1883年)又由庄民謝道倡議重修,至清光緒31年(1906年)廟董林界(鹽埕區長林迦的父親)等人再提議重修。最近一次修繕是於民國35年時提及,一直到民國71年1月才整修完畢。

登司馬庫斯巨木群山之約

我耳聞的司馬庫斯是我一生認定一定要拜訪的台灣景點之一,但經過這次的旅程,我會想再度拜訪司馬庫斯部落,這個美麗又神祕的地方。司馬庫斯位於新竹縣尖石鄉玉峰村,海拔高度約1500公尺,在新竹山區雪山山脈主稜的山腰,面朝塔克金溪溪谷。居民全為泰雅族原住民,是泰雅族部落。過去位處深山交通不便且長期沒有電力供應,曾被稱為黑暗部落,也是台灣最深山的原住民部落,距離山下最近的鄉鎮──竹東鎮也要將近三個小時的車程。

充滿「肉體」(Vatte)的生活饗宴:到黃埔新村作客

第四屆樂寫助教 / 顏正裕 延續黃埔新村的歷史 鳳山黃埔新村最初是太平洋戰爭爆發之後,於民國32年所興建的日軍宿舍,六年後國民政府接收臺灣,這裡成為臺灣第一個眷村。附近陸續成立「陸軍官校」、「步兵訓練學校」、以及「中正預校」,讓倚靠鳳凰山旁的地區形成培養軍事人才的重鎮。

小寒:開年敬神訪獅山

書寫,自然,而然/許文卉 節氣小寒,白晝逐長,黑夜漸短,日照的時間慢慢拉長,人們的活動也會跟著變多;陰氣逐降,陽氣漸升,活動的範圍也會跟著變大。進入微溼低溫的冬季,萬物正要度過凜冽的寒冬,而人們,正要準備,團聚。

山埔姜:細緻緊密的生命年輪

攝影:荒野台灣杉、荒野黃雀 書寫,自然,而然/許文卉 我喜歡大樹,它們的生命裡,滿溢著奉獻。撫手輕觸其粗壯的莖部,溫暖的樹皮紋理,刻劃著成長的背景故事,抬頭凝視,附生、寄生、攀緣的物種密布。動物的築巢,狩獵,路過,對戰,求偶,也在樹上。地底腐植層更是有著難以觀察的精采求生戲碼。大樹,強悍而脆弱的生命,油然而生的揪心微疼,總令我有著矛盾的敬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