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了出來的文青,台中(下篇)

Imagination Code / Yolin Tsai 台中是個人們逐水草而居的都市,但人生不是道是非題,總是會有例外。 圖1,逢甲夜市 為了生活,人總是要追著知識與金錢跑的,不論是付出還是獲得,因此這兩種條件都齊全又豐富的地方就會地靈人傑且歷久不衰,逢甲大學商圈就是其中之一,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如此,除了一屆換過一屆的大學生,以及不斷替換的攤商和觀光客外,提到台中,很難讓人不想到逢甲夜市,各式各樣的美食,全臺夜市餐飲連鎖店的創始地,每隔一段時間過去都會發現不同的驚喜,各式各樣的創意美食,總是令人耳目一新。 圖2,台中歌劇院內 而談到創意,便又和藝術脫不了關係,隨著2005時由普立茲克獎得主的日本建築師伊東豐雄先生所設計的台中歌劇院築起,世界第九大新地標就這樣誕生了,在這個蛻變彌新的都市裡.伊東豐雄先生曾說過,「如果將整個世界比喻為一條河流,我想做的建築,是像漩渦般的場所。」既能完美的融入這個世界,建築物內部又能巧妙的和世界隔離,這獨特的藝術感,讓我想到了人生,不能一味的隨波逐流,也無法獨善其身,這樣恰到好處的美學,讓我也深陷其中,醉心不已。 圖3,高美濕地堤防 最後,不得不提的就是高美濕地,日據時代起就已經被開闢為海水浴場,由於後來泥沙淤積,沉寂了一大段歲月後,反倒累積了豐富的生態資源與候鳥棲息,又再度吸引了人們的注意,這裡擁有美麗的夕陽與海景,但是每到假日總是吸引了過量的人群,短短一條入海的木棧道,被擠的寸步難行,遊客多了,生意人也會接踵而至,導致假日開始出現總總亂象,若要見識這塊土地的奧秘,就選定一個平日的午後,遠離人群吧! 圖4,台中火車站月台 每次踏上台中的土地,都能感受到不一樣的心情,但不論是帶著工作或休息的原因來到這裡,離去前總會感到些許的不捨,卻也恰到好處,因為短暫的造訪要比長時間停留更令人嚮往,更是回味無窮。

漫了出來的文青,台中(上篇)

  Imagination Code / Yolin Tsai 太陽光有一半是紅外線組成,人體有7成由水構成,在我眼中的台中則有90%的成分是文化與藝術。 圖1,春水堂創始店 屬於台中的故事,就要由春水堂說起了,在1983年5月位於台中四維街的創始店開賣了當地第一杯泡沫紅茶,剛好也是我出生的那一年,4年後的冬天,風靡全台灣甚至到世界的珍珠奶茶就這樣在春水堂誕生了,正值剛開始有記憶的年紀,幾個月後在高雄也能喝到它,第一次品嘗到珍珠奶茶的心情,至今都還無法忘懷,這是80年代初期的我們共同的回憶,也是屬於台灣的驕傲。 圖2,台中文學館 事隔多年,當初的小男孩也已經上了大學,開始了自己的人生旅途,考到後山的我時常一有機會就會到台中旅行,從老車站右側的矮牆為起點,一路延伸到宮原眼科的冰淇淋和鳳梨酥,台中州廳後的春水堂、第二市場的菜頭粿、第五市場的紅茶冰,再跟隨著台中文學館一路蔓延到柳川的詩意,到了美術館,這是最能代表老台中人心中的回憶。 圖3,勤美術館園區 在七期重劃區開始要動工的時期,我也從美術館繼續沿著草悟道來到了勤美術館,直直穿越了中港路,一頭栽進了科博館前有名的美食商圈,肉蛋吐司、水煎包、金寶茶餐廳和數也屬不清的甜點店,這裡曾經是台中最精華的地區,也是我們這一代年輕人共同的回憶,我對於台中的感情,也從這裡漸漸成熟。 圖4,中山堂公園 就這樣一直到了2011年中港路也改成台灣大道後,我也開始繼續未完的旅途,從老一輩的人那聽說,台中是個逐水草而居的城市,繁華的商圈總是一個換過一個,但唯一不變的還是美食與人們的聯繫,一中街便是其中最令台中人驕傲的地方,這是涵蓋了從高中生到大學生階層,放學後補能能量的地點之一,以中友百貨為起點,一路到了台中公園,路上盡是美食遍地開花,更是作為許多風靡全台的連鎖飲料點起點,為人津津樂道,這是最能代表學生時期,最經典的回憶。 圖5,美術館園道 Imagination Code / Yolin … More

在那山海洄瀾處,寒盡不知年的緩慢歲月(下篇)

上篇 Imagination Code / Yolin Tsai   每間早餐店都擁有著自己的故事,和屬於後來人們所創造的,專屬的回憶。 圖6,森山舍早餐店 因為這裡的步調緩慢,風格明顯的內用早餐店也顯得特別興盛,古早味老店、文青老房子改建、有些還是專賣同一類的早餐,各有各的特色,例如蛋餅,每間的味道和做法就有非常大的出入,還有的面向無敵海景、也有些看似不起眼,卻在每天太陽還沒升起就快賣完的小店。 圖7,森山舍早午餐點 在離開了花蓮後,才懷念起了從前可以愜意悠閒吃早餐的幸福時光,也才知道每天睜開眼就能夠看見的山嵐和隨時都能夠輕鬆抵達的海岸,是多麼奢侈的享受,這裡的天空常常充滿烏雲時雨,但是天氣好時,天空可藍的一點都不馬虎,就是熱了點,雖然天氣變化很大,但始終如一的是,少了過於擁擠的大樓和複雜忙碌的人群,一望無際的日常風景。 圖8,花蓮港口觀景台下 在藝術和文創方面,後山得天獨厚的環境也吸引了不少獨立創作者進駐,有的開啟了甜點店、有的結合獨具巧思的咖啡店、有的開啟了手工藝品館結合手作教學課程,散佈於大街小巷中,花蓮政府利用了舊酒廠的場地再造為文創園區,園區內更是有著琳琅滿目的藝術創作品和創意市集,時不時就會有現場表演藝術活動,這裡也成了我平時最常且最愛去的地方之一。 圖9,花蓮文創園區 除了這些,我常常都會告訴朋友們,在花蓮的這幾年感受到最多的就是自由,見過在碧海藍天之間翱翔的海鳥嗎?迎著海風翻騰,遠處的山巒就像是港口般的矗立在身後,天地間彷彿只剩下自己的存在。 圖10,山線北回歸線標後向日葵田 小時候我常常對著天空發呆,現在依然也是,但隨著年紀的增長,步入了忙碌的壯年時期,留給發呆的時間幾乎已經沒剩下多少了,還是會時常想起那時沿著花蓮的海岸公路一路向南,路過了無數已經忘記了名字的隧道、海灘、山村,衝向滿是已經來不及採收而盛開著金針花的六十石山,在偶然之間路過了向日葵天;只要心情不好或者心情很好隨時就騎上機車,奔上蘇花公路,闖入鬼斧神工的太魯閣峽谷,攀上運氣好時還能感受到降雪的武嶺,還可以在山與山之間的河谷地,深處的那一抹綠中,找到彷彿只為你專屬存在的瀑布,這就是屬於花蓮獨特的自由。 圖11,環保公園海岸平台 這裡一直是我最難以說明的一個地方,許多感情和經歷都已超過了我能夠用文字形容的地步,就如同那些值得花費一生研究的珍貴課題,那些我所體會到的,哪怕只是十分之一,我也想盡力的將它們化為文字,吸引更多的人,讓享受著旅行的人們知道這些隱藏在平淡無奇下的美不勝收!希望下次別再說想到花蓮,就是好山、好水、好無聊了。 … More

在那山海洄瀾處,寒盡不知年的緩慢歲月(上篇)

Imagination Code / Yolin Tsai 「這裡的雲好近阿,都快要砸下來了。」永遠記得這是我第一次走出火車來到花蓮的第一個念頭。 圖1,花蓮山景 在大學指定考試選填志願的最後一天,本來已經排好順序了,卻在送出前忽然發現似乎還有一所私立醫學大學沒有填到,但我完全依照入取分數該放在哪裡,想想也罷,就隨意地把它插到中間,沒想到就這樣的來到了花蓮,一連串大起大落的喜怒哀樂也接踵而至,在這裡的這幾年也成了我成熟獨立最為迅速的時期。 圖2,坂下魚場 「好山、好水、好無聊。」是我聽過最多人對於花蓮的詮釋,也是最不想聽到的一句話。 他們可曾在山與海的交接處,躺在色彩斑斕的海灘上仰望星空?感受著天地間特有的安寧,隨著在黑暗中悄悄蔓延的浪潮聲,大口大口呼吸,忽明忽暗忽明又忽暗的,那是遠方海巡照亮夜空的燈塔,擔心著,總有那麼幾個夜遊的過客,一不注意就會被捲落,在這美麗的深淵。 圖3,七星潭傍晚時分 可曾在雨水鋪天蓋地而來的傍晚時分,佇在空無一人的海岸斷崖上,凝視遠方閃電光影轟隆雷響交錯的外海,不自覺地大笑著,想著「我是不是也能稍微的沉醉在生命的渺小和美妙了呢?」 這裡沒有夕陽,這個時間的天色總是在不經意間物換星移,這個場景讓我想到了,前陣子的那部日本動畫電影「你的名字」,裡面所謂的黃昏,古代日本人生這段時間為「逢魔ヶ時」,因為這時間的天色就像是被物體遮蓋了光源,變的昏暗,他們認為會讓人產生幻覺甚至遇上妖魔鬼怪;但我反而認為這是一天中最奇妙的時刻,這時間的在這裡的人們總是會變得特別感性特別奇怪,常常就這樣和朋友兩人縮在海風肆虐的岸上暢談到夜深,這些都是我在其他地方沒辦法體會的情境,可能我,已經變得從此不想待在任何見不到海的城市生活了。 圖4,過年時掛滿紅燈籠的街道 除了海之外,另一個重頭戲就是在過年前後,這時花蓮市主要的幾條大馬路上會被掛滿了紅色燈籠,一到夜晚便將花蓮市區照的燈火通明,紅色對華人具有很深的含意,象徵著生命、團聚與節慶,每每到了這個時候看到這沒有盡頭的紅,身在後山的我就會特別想念小時候的家鄉。 一點都不誇張,每次要回高雄都要在一個月前決定好時間,兩個星期前的晚上守在電腦前面,尤其是到了連假,就像在跨年似的倒數計時,因為回南部的最快火車就那麼一班僅需4個小時半的老舊柴聯自強號,沒搶到就只能體驗從白天坐到晚上,在火車上睡了兩覺還未到站的感覺了,這四年來往東南的我們可以說是東部鐵路電氣化最佳見證人,直到現在需要訂火車票時還是會心有餘悸的一定要提前確認。 圖5,早晨日出的藍天雲海 就算是在被窗外鳥叫或突如其來的地震吵醒的清晨,踏出門外也能發現,在清晨微風襯托下,日出也緩緩的放慢步調,好適應這裡的風情,讓我們有時間穿好衣服騎上機車買早餐,隨便找一個空曠的馬路邊,就能悠閒的開始新的一天。 下篇 … More

灰色海上花,上海

Imagination Code / Yolin Tsai 下飛機後,我對上海的第一印象是:灰。 圖1,外灘街道 像是連日大雨過後被人遺忘的落地窗,灰濛濛一層,從空氣中洗掉的,好不容易熬過這幾天不見天日的洗禮而放晴了的天色,透了進來,迫不及待地想要感受更多,拉開窗簾卻發現玻璃上滿是水漬。但還是捻熄不了我每到陌生環境都會燃起的熱情,我知道,只要拉開窗,世界還是如此風光明媚。這次到上海的契機為「2016海峽兩岸青年菁英領袖營」,一場由花蓮與上海合作的文化交流營。   圖2,菁英領袖營小組   因為敏感的兩岸關係,這趟旅程遭到許多長輩和同學勸阻,擔心會被洗腦,擔心對方給的好處會收買我們等等,我一直是一個對熱衷的事情會考慮到枝微末節甚至未來對於人生影響地步的人,在大家眼裡,就是很典型的想太多,但這次我終於體會到了什麼是想太多,兩群非政治法律相關學系的學生互相前往對方的學校所在的城市交流,沒有任何立場,我想這應該是學生時期最幸福的事情了!   圖3,迪士尼遊行舞者   第一天彼此見面互相熟悉後,上海東華大學安排了服裝設計學院劉瑜教授介紹上海在地的海派旗袍文化和參觀海派旗袍高級訂製公司「蔓樓蘭」,直接與第一線總監設計師對話和參訪公司,一直以來對於設計領域尤其是服裝設計充滿興趣的我,更成為此行的目的。 Sony創辦人之一的井深大先生 (いぶか まさる) 曾說:「創造力來自於尋找意想不到的事物,走出你自己的經驗。」這是我謹記在心裡的話之一,不斷地走出自己熟悉的圈子跳到另外一個更有挑戰的地方,然後再將它熟悉過後再出走,就這樣一次又一次的挑戰吸收成為自己的養分,雖然尚未想清楚未來該做什麼,但我想成為這樣的人。 … More

儲存回憶的彩繪燈籠,在元宵節的台南

Imagination Code / Yolin Tsai 圖1,燈會街景 元宵節是我們華人緊接著新年後的重要節日,也是我每年都會準時參與的慶典,其中,那些高高掛在頭頂上的彩繪燈籠,更是藏有滿滿的感情與回憶。第一次接觸到元宵節彩繪燈籠是在國小的時候,當時老師扛了一大捆的竹片和棉紙,興致沖沖的呼喚大家靠過來,讓我們各自在棉紙上畫滿圖畫,這就是傳統元宵節的圓形彩繪燈籠。 圖2,普濟殿廟口 臺南的普濟殿近五年每逢元宵節都會掛著滿手工彩繪花燈,這些都是由普濟殿工作人員們辛苦準備,除了自己印製版畫外,也開放給學生拓印,酌收三十元材料費,但在今年二月中燈會結束後,普濟殿臉書粉絲團貼出了以「即將熄燈」為開頭的感慨文章,本來這篇文章我在二月底就該寫出來,被碩士班事務忙碌到現在。我想說的是,在沒有釐清事情時,不該用幾句酸言酸語就打發了其他人的努力,至少陌生的人與人之間該存在著基本的尊重。 圖3,主燈 今年普濟殿的主燈是以雞年「雞鳴破曉──黎明再起」和「鳳鳴展翅──富貴普濟」為主題的七彩鳳凰,相較於其他縣市大到無法觸及或是過多現代科技點綴的主燈,我更喜愛這樣子,沒有過多的燈光效果,也沒有過度的音樂點綴,只是靜靜的佇立在廟口,如同這座府城,溫暖而貼近人心。 圖4,金雞市集 除了普濟殿的燈會之外,一旁有著許多特色小店的康樂貨櫃街,也同時舉辦了「康樂貨櫃 x 金雞彩燈市集」,吸引了眾多充滿人情味的文創攤販進駐,搭配著應景的雞年花燈及一旁公廟的金色燈籠,果真為名符其實的金雞和彩燈。在我眼裡,這些市集小攤販以及人群中夾雜著聊天和陣陣的吆喝聲,就是臺南的日常,也總是吸引我每年前來的理由。 圖5,金雞市集街景 待在這個普通人為了生活必須豁出一切的台北市,久了連自己為什麼當初自己要留下來都忘了,每隔一段時間,我都會放下所有事情,去到不需要我煩惱的城市,讓自己沉浸在那些熟悉,或陌生,或用文字也無力形容,屬於各個地區的日常生活,偶而扮個不用思考的旅人,不須為了任何事物煩惱,總是可以將自己在不斷洗練過後,過度簡潔的感情,再次放大,提醒著自己不能成為隨波逐流的生活麻痺患者。 圖6,臺南林百貨夜晚街景 元宵燈會最後一晚結束後,整條街的燈火隨著街上寒風吹過的路徑漸漸熄滅,我帶著意猶未盡的心情俯瞰台南市街景,看著街上人們帶著滿足笑容走過,和黯淡無光卻早已收藏了新的回憶的彩繪燈籠,忽然想到明天一大早,我又要變回和之前一樣每天早出晚歸的研究生,但不同的是身心已經確實的回到最佳狀態。 再見,台南。 … More

「大同,大不同」(下篇)──大稻埕傳統文化改造翻新與傳承「六安堂參藥行」、「聯通漢芳」

「大同,大不同」(上篇)──大稻埕傳統文化改造翻新與傳承「富自山中」、「竹木造咖」、「寶堂蝶米」 Imagination Code / Yolin Tsai 六安堂 圖12,六安堂招牌   這是這次規模最大的店家,老闆本身也是來自中醫世家,在祖父行醫50餘年的歲月裡,累積了無數寶貴驗方,如今成為六安堂無可取代的重要資產。 圖13,老闆介紹六安堂歷史   接著老闆帶我們到後頭門廊介紹六安堂的歷史,百年前,有名仁醫名叫楊誠法,他與兄長於西元 1913年在惠安創立了安堂中藥房。1949年,六安堂遷徙到台灣,傳承至今已是第三代,古老的建築配上悠久的傳承,令人感到肅然起敬。 圖14,老闆調配特製羊肉爐所需中藥材   既然來到了中藥行,當然少不了抓藥的重頭戲,老闆帶我們來到了擺滿藥材的桌子,利用藥秤開始條配特製羊肉爐藥材,其中有一樣特別的藥材──鹿鞭,這還是我第一次見識到的呢! 圖15,羊肉爐   最後老闆現場端出了一鍋熱騰騰的羊肉爐,使得整個空間都充滿中藥香,除了了解歷史,體驗抓藥外,還能享受到如此美味,真的是不虛此行。 店名 : 六安堂參藥行 地址 : 臺北市大同區迪化街一段75號 … More

「大同,大不同」(上篇)──大稻埕傳統文化改造翻新與傳承「富自山中」、「竹木造咖」、「寶堂蝶米」

Imagination Code / Yolin Tsai 圖1,迪化街景   這是一條在長輩心中充滿回憶的街,也是台北市保留最完整最老的街道,每到過年總是會擠滿採購年貨人潮和熱情吆喝的批發商,但是隨著這幾年台灣受到全球文化的洗禮,以及新一代年輕人充滿創造力的崛起,新興的文創概念逐漸佔據我們的生活,過年採購傳統年貨已經不是那麼必要的選擇了,使得年輕人少了許多踏入傳統商店的意願。   這次由台北市商業處所發起的「大同特色商圈傳統店家品質提升」計畫就是要為了這些逐漸面臨沒落的傳統店家改造形象,進行文化再造,來達到吸引年輕族群並且傳承文化的目的,第一波店家再造計畫包含了五間商家,分別為「富自山中」、「竹木造咖」、「寶堂蝶米」、「六安堂參藥行」、「連通漢芳」。 富自山中   圖2,富自山中新舊名稱對比   「富自山中」的前身為「富山行」,專賣來自阿里山的手工黑糖和愛玉子,還有其他南北雜貨,從批發到後來發展為零售,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老街客群的改變,傳統老舊的招牌和擺設對於年輕族群已經不太具備吸引力,甚至還會造成反效果,使得年輕人不願進來店裡。原名「富山行」無法註冊商標,才有了後來的「富自山中」,這次改造的重點為凸顯山貨特色,並且重新整裝,改以文創式的京都老舖風格。 圖3,富自山中商品包裝擺設   除了改變商店風格外,還翻新了商品包裝和店內的呈現方式,相較於以前擁擠昏暗的景象,變得寬敞明亮,確實成功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圖4,老闆娘調製天然愛玉   拜訪當天老闆娘一行人熱情地拿出愛玉子向我們介紹天然愛玉的製造過程,需要將其浸泡在具有礦物質和鈣質的水中,利用雙手的巧勁反覆搓揉,才能洗出一大鍋的愛玉。她還告訴我們一個祕訣享用時要一大塊直接食用,若整鍋絞碎,不用多久固體愛玉便會消失地無影無蹤,剩下滿滿的愛玉湯了。 圖5,愛玉子洗完後的樣子   除此之外,在這裡還買得到阿里山純黑糖,這是由富自山中創辦人──葉勝富,葉家的親戚至今仍保留著從日治時期,以自種的白甘蔗榨汁、熬煮,不加一滴水,全程手工的傳統工法,非常天然健康! 店名 : 富自山中     … More

設計在於貼近眾人心──2016台北世界設計之都

Imagination Code / Yolin Tsai   一場由國際工業設計社團協會所發起的盛大活動正在2016世界設計之都──台北正式展開了,首先登場的便是由歷年設計之都 :2012 芬蘭赫爾辛基、2014 南非開普敦以及未來的2018墨西哥的正/副市長和設計總監以及台北市文化局長謝佩霓等人所共同參與的國際設計政策論壇。主辦單位為參與者準備了許多詳細資料和聽翻譯用的耳機,貼心地放在紙袋內。 附圖一,國際設計政策論壇當天主辦單位提供的詳細資料。   台北市長柯文哲當天在台上這麼說:「要改變台灣,先從首都開始,而改變台北,則從文化開始,透過改變文化,設計一個更好的台北。」文化局長也有提到:「設計不是為了少數人,而是為了眾人。」台北是一個擁有多元文化的自由都市,因此造就了文化高度包容性,從街角的文創小店,到大馬路邊的異國餐廳,甚至天橋下的公共空間,處處都可以發現設計的身影,隨著近年來設計產業的興盛,這座城市也正正的在改頭換面。 附圖二,台北市文化局長謝佩霓所準備,關於台北設計之都相關成就。   首先就是街道上隨處可見的廣告招牌,這是一個常常被拿出來和日本街景對比的問題,在台灣的招牌使用了飽和度較高的顏色和高對比性,只是為了能讓它顯眼,吸引更多的關注,若每個店家都這樣想,會使得街景就看起來很不自然,「小招牌製造所」就是這次其中一個改變台北的設計計畫,也是我最期待的部分,這計畫邀請到了19位創意工作者,針對傳統民生店家,理髮廳、傳統市場等,以店家故事背景著手改造,設計具有美感又符合店家特色的新型招牌。 附圖三,台北市文化局長謝佩霓所準備,關於招牌色彩再造計畫準則。   除此之外,這次論壇還請到另外一位大人物,仁寶電腦創新設計部副總經理──陳禧冠,「設計是工具,不是目的。」這是他說過的一句,台灣設計產業若要突破現狀,嘗試與大型產業整合創新所必須了解的事情,由於台灣創新設計人才已經到了過飽合的狀況,每年還在不斷增加由各種設計學系畢業的新鮮人,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要如何將豐富的設計人才資源,與全球接軌,不要侷限在國內,是台灣目前要面對的課題,他建議除了在充實鞏固核心實力,更要與具有潛力性的產業接軌,開創全球布局的霸業。 附圖四,陳禧冠副總經理上台留影。   最後來到了國際設計政策論壇總結的時刻了,由天下雜誌社長吳迎春邀請了今天上午所有國內外講者上台共同論述總結,由於講者們的智慧經驗沒辦法由我三言兩語草草論述,前面內容還是都以台北為主軸,但是有一個幾乎所有講者都有提到的重點,「設計的出發點為人,目的是要更貼近生活,讓這個社會更美好。」設計者發現存在社會中的問題,並且設計出幾樣甚至一樣產品,進而改變,這是台北文化局長所提到的一件事情,在一個多月前的颱風過後,雖然北部受到重創,但當天早上他上班經過天橋下一處由西班牙創意設計團隊Basurama 利用廢棄路燈及回收物品,為2016臺北世界設計之都打造一座遊樂場時,發現一位早起買菜的奶奶坐在鞦韆上面開心的盪著,這時他內心想著,能夠將本來堆放廢棄物和無業遊民聚集的地方改造成這樣一個社區居民都能認同使用的地方,這一切的努力真的都很值得。 附圖五,國際設計政策論壇上午場座談討論留影。   經過這次的國際設計政策論壇,讓我對於設計又有更不同的見解了,我們可以為了日常生活方便而設計,也可以為了增加美感和便利性,但我覺得最有意義的還是為了整個城市甚至國家的居民而設計,改善一直以來存在於社會的某些惡習,能夠讓我們生活的環境變得更美好,我想這是除了吃飽穿暖之外,也是現代人所必須追求的。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