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願景——公民社會中觀察者的重新出發

觀察者筆記 / William 開年,除了時間維度跨到 2019,其他的核心價值要怎麼跟著延伸過來,是我一直不斷思索的事情。於是藉著這次更替專欄名稱的機會,用寫作梳理內心的凌亂。 這些年,我花了很多時間摸索自我在這個世界中的定位。過去的期許是:「藉由充實自己的知識與涵養,進而能傳遞密度高且內容相對客觀的資訊,最後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人,讓世界變得更好。」在摸索的過程中因為持續寫作與閱讀的習慣,挖掘出自己擅長記錄事件並且做脈絡分類的能力,所以一直都以觀察者的身份自居。當然這中間還是有忍不住嘗試主導一些事情,像是大學社團時期的社長職位或是後來大合跳的活動總召,但這兩件都以失敗作收,也因此更能認清自己的特質適合或不適合什麼樣的工作。 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我感覺自己的定位要符合前述的期待成效有不小的差距。近期常見的社會議題中,無論統獨、教育、勞權、環境保育 …… 等等面向,都不是我的專業領域,所以在議題初發酵的階段無法立即寫出條理分明的文章。單單處在觀察者的位置記錄,而非處在戰火的第一線上,深刻感受到發揮的影響力非常有限。然而在去年的一些契機中,觀察者的樣貌與定位在生活裡慢慢浮現出輪廓,我漸漸能看見這個角色的價值所在,並且隱約地察覺對自己的懷疑正逐日消散。 2018 年 G0V 年會的開幕演說中,來自 MIT Media Lab 的 Prof. Ethan 提到一個概念:「Thin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