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喘口氣咖啡」訪談,遇到不好的事情,那就笑一笑吧!

東區圓夢寫手/蕭柏亞 一生之中,已經被責任、被生活的壓力和他人的期望,占去多少時間,讓我們停下腳步,先喘口氣。 花蓮來到台北鐵公路的轉乘,從緩慢恬淡的山水田園風光,在三個多鐘頭內,轉換成人群擾攘交通繁忙的都會,一瞬間讓人分不清是否還在同一個島嶼 暈頭轉向的在大台北迷路了一個多小時,早已錯過了和團隊一起聽導覽解說的時間,反倒能夠讓我好好在松山文創園區逛逛。展場的外圍有一個個充滿文創作品的攤位,像是手工縫製、磨皮好看又耐用的皮夾,或是藤繩編成的美麗捕夢網,和小樂高製成的公仔等文創精品,每樣都讓我愛不釋手。 經過半小時,終於與團隊的同伴們會合後,一群人浩浩蕩蕩的來到了當天活動的最後一個目的地,一家名為「喘口氣」的咖啡廳。 一上樓,先被裱框內的照片和大小不一的玻璃酒瓶吸引,再往四周看去,天花板上有著鹿角形狀的大吊燈,鐵鍊串成的門簾旁邊有著黏上許多石頭的乳白色牆,每張桌面都擺了一瓶用酒瓶裝著的開水。許多原先既定印象的物品,在重新組裝過後,蹦出很多的火花,各種不同性質的東西組合起來,沒有突兀的感覺,反倒充滿了各種隨想。 老闆娘貝貝和她的媽媽在一、二樓間奔上奔下,端上了由黑咖啡與威士忌調配,再加上鮮奶油的放縱咖啡,還有一些點心。在大家吃過下午茶稍做休息後,貝貝和我們聊起「喘口氣」這家咖啡廳的故事。原來租下的這間店,其實是已經空蕩十年的屋子,而店內充滿隨想的裝潢,是她花了七年,走遍台灣各地和國外蒐集而成。她細細數來二手拍賣簡到的寶、倒閉店家不要的廢棄物,以及自己買材料手工製成,從她每說出一句,眼底所散發出來的光采,便可以感受到她對喘口氣的用心和自豪感。 抱持著「希望來到喘口氣的人,能夠得到能量再出發」的想法,四年前,二十三萬,在台北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喘口氣咖啡」誕生了。開店的第一天,只有一位客人;第二天,三位客人,她開始擔心,是不是只能這樣了,賭上一切所承受的壓力,害怕自己失敗,於是貝貝對媽媽說:「三個月沒有起色就要關門。」 與心理之間的博鬥幾乎是每位創業者最大的挑戰,她告訴自己:「只有這次機會,敗給自己是一件很好笑的事。」於是,一路走來跌跌撞撞,仍舊堅持到了現在。 聽完貝貝的故事,讓我想起《穿著Prada的惡魔》裡的台詞:「你想過這種生活,就要做決定。」許多人都有一個夢,我佩服她辭去外商公司的工作,全心投入一家新創的店,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即使看起來有點傻氣,但為的也就是一個無悔人生。 無論是文創園區內的攤位或是喘口氣咖啡,我感受到的文創是一種生命,投注自己的堅持,跳脫對物品的框架,轉換成傳達自身理念的一種方式。如果現階段的生活時而讓人疲憊,也還無法擺脫現實的沉重感,那不妨按下一個暫停鍵,「呼──」地好好喘一口氣,接著想想貝貝那句「遇到不好的事情,那就笑一笑吧!」 轉換一點正面的心態,加一點生命的力量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