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雪、雪鏈

路,不總是平的 / 廖梓甯 你曾看過雪嗎?你滑過雪嗎?在冰天雪地裡,踩踏著柔軟的雪,以潔白之雪互相攻擊的場景,似乎總是美化著雪景及下雪的時刻。我本來也是這麼想的,直到那場雪帶來了難以預料的等待! 一早,我搭著朋友的車,一行人、三台休旅車緩緩地前往美國南加州某一座山上,沿路有些許小木屋散落在雪白點綴翠綠的樹木中。多麽美的早晨,我期待著到山上滑雪丟雪球的時刻,這是我第一次來到美國,也是我第一次享受在雪地裡的時光。 到了我們的活動區,我好奇地四處探索,走訪了一兩間小木屋,內部整潔明亮,包括廚房,客廳,小臥房,沙發等等,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更令人暖心的是,每間小木屋內都有暖氣,一點都不會感到寒冷。 等了一會兒,我們全副武裝,穿上雪靴、防水手套、帽子、防雪外套後,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前往滑雪坡,已經有一些人幫我們剷平障礙物,並且蓋了一個小的防護欄,以防有人飛出去。看見這高約三層樓的坡,其實內心有些許不安,第一次滑雪,實在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因此我微微地向後退幾步,希望有人先大膽嘗試。 由於我和另一位男生是唯一的台灣人,因此被推為『打頭陣』的部隊,幸好我是女生,因此由那位男生先開始。他拿著滑雪板,一步一步往上爬;每向上爬一步,就陷到雪中一次。終於當他爬到最高處時,每個人都興奮地歡呼,同時也開始備戰姿勢,以防他瞬間滑下來,整場氣氛緊張加上興奮,我能夠聽見每個人的喘息聲及顫抖聲。「下去囉!」男生大喊著,「咻——」五秒鐘的時間,他就滑下來了,在防護雪牆前煞車,有一種花式溜冰完美落地的感覺。我讚嘆不已,心想:「我也來嘗試一下吧!」 我一步一步的往上爬,看別人爬很輕鬆,自己向上爬的時候真的很累。由於我身子矮,因此往上爬加倍吃力,但為了衝下來的那瞬間,我願意先吃點苦爬到高處。當我站在最高的地方時,莫名的顫慄感迎面襲來,「我真的要滑下去了欸!」 正當我在思考之時,滑板調皮的將我向下拉扯,「哇~」當我衝下坡,完全沒有想到要用腳煞車這件事,於是一路飆速向下。下方的人瞠目結舌的看著我,我才猛然地發現自己的速度太快,試圖將雙腳放下希望能夠減速,卻已經衝到用雪堆成的防護欄前,「oh my god~」我衝破防護欄,整個身體飛了出去,幸好有一個守護員衝上前拉著我,使我不至於撞到樹,而是直接倒向一旁的雪地。「wow, so exciting!」雖然有點驚悚,但是我沒有被嚇到,反而覺得很有趣、很好玩。旁邊的人衝上來問我有沒有受傷或是不舒服,但其實我蠻享受這個飛出去的過程。 接下來,大夥一個接一個滑下來,每個人都充滿著驚奇及興奮感,冷的感覺似乎就這樣減退了。一個多小時後左右,滑雪滑累了,大家便開始互相丟雪球,有人逃到樹叢中,有人拿小朋友當擋箭牌,有人四處尋找厚實的雪,希望能夠揉出更大的雪丟人,每個人都很有鬥志的互相攻擊,不時從天而降的雪花也是十分有趣,有種下雪的感覺。 殊不知,這些美好的玩雪經驗是吸引我們掉入危險的糖蜜。 五點多左右,我們三台車陸續下山;沿途車子越來越多,車速越來越慢,甚至最後車陣整個停止不動,我們原本以為只是塞車。但等著等著,半小時過了,積雪漸深,路面也越加濕滑,我們開始有點擔心,不知道前方出了什麼事情,即時路況也尚未更新,一切如墮五里霧中。眼見天色越來越暗,油箱因著暖氣還有車子發動引擎而燃燒殆盡,還有一個小時的路程才會下山,我們內心焦急卻無能為力。 此時,一個男生自告奮勇下車探尋目前狀況,越來越多駕駛走下車來,那名男生輾轉得知前方有些車子沒有加掛雪鍊而滑行撞到路邊,造成事故及小火災,因此鏟雪車及消防車正在處理事故及剷平雪當中。聽到這消息,我們趕緊裝上雪鍊,深怕下一個事故者是我們自己,這是人生中第一次看見雪鏈,因為台灣很少有需要裝雪鏈的時候,一整圈刺就這樣圍繞著輪胎,我好奇坐在裝雪鏈的車子上會怎樣。 前方的車子稍稍向前移動,我們趕緊上車跟著往前,雪鏈導致整台車每移動一步就巨幅震動,像騎腳踏車在石子路上的感覺,砰砰砰的上下晃動,有趣卻又令人有點作噁想吐。十分鐘左右,我們再度停下來,此時前方的貨車搖搖晃晃的似乎又要打滑;當他發動引擎時,車身緩緩向右傾斜,彷彿要撞上護欄。我們嚇得不知所措,想下去幫忙,卻又看到車子默默地向後滑動,我們趕緊往後倒退,卻又不能退太多,怕撞到後方的車子。此時,貨車駕駛下車,丈夫巡視貨車後方以及輪胎,副駕駛座的妻子碎念幾下,丈夫便又回到車上。我們車上的三位男生下車,想詢問是否需要幫忙,他們卻擺擺手説:「我們行,我們行。」 再次發動,車子繼續向右偏移,幾乎整台車要滑落山谷,我們驚恐地看著前方,幸好他們緊急煞車。再次走下來,幾位印度人經過便開始幫忙推車子,回到原本的軌道,我們可是看得渾身起雞皮疙瘩。當車隊開始移動時,我們因為有雪鏈,得以在雪地上開的較快,便超過那輛危險的貨車,雖然度過了一個驚悚歷程,卻來了下一個挑戰!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