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軍豆乳」與豆花再次相遇,品嚐初衷的滋味

第三屆圓夢寫手 / 陳京琴 小時候只要媽媽準備出門買菜,我就會開始口水增多,心情極度愉悅,不只期待著媽媽的絕世好味道,更多的是每次一到市場就一定會去吃的傳統豆花。 菜市場人多,媽媽一手拿菜一手還要牽著我的小手深怕不小心身旁的小個子就跟錯褲子抱錯腿,但好奇的我總愛穿梭在攤子間,這裡瞧,那邊看,直到發現祕密的白色布丁,比正常布丁要大上好幾倍,可以說是天堂來的美食,我的心不再被精緻可愛的髮夾吸引,流行的卡通蓬蓬裙也帶不走我的注意力。媽媽趕著要去搶新鮮食材,我卻在豆花阿姨的小鋪子不肯走,於是媽媽只好走訪豆花阿姨四週的小攤子,一邊看著我,一邊完成買菜任務。 當手上大包小包的媽媽說:「該回家了」,我凝神看著碗裡的最後一塊Q彈白布丁,依依不捨地含著不肯吃掉,這一碗豆花的時間,對年幼的我而言,就是市場之旅最佳的結尾。 無法取代的美好印象,導致長大後的我對於豆花有著極為執著的挑剔。當經過「美軍豆乳冰」再一次聞到如此熟悉的煮豆香時,腳步不自覺停了下來,往裡面張望著為什麼還沒有開店,為什麼這時間還買不到記憶中的天堂美食,心中滿滿的渴望無法得到回應,於是朝店內小聲呼喊著:「請問老闆在嗎?」,只見走來一位年輕人。 有別於傳統的髒亂印象,放眼望去每一個鍋子都刷得白白淨淨,連地板也沒有半點污漬,空氣中瀰漫著讓人不斷吞嚥口水的黃豆香氣,我飛奔的心跳正在訴說著對於美味的期待。年輕老闆放下手邊工作,專業地說明 100% 台灣黃豆煮出來的豆漿、豆皮、豆花有什麼不同。即便台灣黃豆成本非常高,仍然堅持不用進口豆最主要原因就是支持非基因改造作物,且採用本土食材更可以確保新鮮度,配合每天的溫度與溼度,調整黃豆熬煮的時間與火候,堅持傳統工法,使得老闆必須每天早上六點開火備料,卻要到中午十二點才能營業。 老闆認為只有自己感到安心的食物,才能夠給小孩吃,也才能夠安心分享給遠道而來的消費者。 == 美國孟山都公司以基因轉殖技術研發出「抗農達」(Roundup Ready)黃豆種子等一系列作物,作物植株能夠耐受除草劑存活,在 1996年量產販售,從此徹底改變了世界各地的農作種植。農場可以大規模的噴灑除草劑,降低管理雜草的勞務。而美國同時也提高了黃豆中嘉磷塞的殘餘量標準,2010年美國有 93%的黃豆田是使用基改黃豆的種子。 == 台灣黃豆依不同產地,煮出來的豆漿也有著不同口感,但不變的是熬煮多時散發出來的天然芬芳,與單純的甜美潤喉。原以為老闆是傳承老店才會延用古法製漿,沒想到年輕老闆說這間店是與老婆共同創業的結晶,因為夫妻都不是相關從業人員,沒有包袱也讓老闆更確定要重新拜師學藝。 取之於大地,回饋於大地,單純的本土黃豆,讓這次的採訪更帶了滿滿的家鄉味。就在老闆娓娓道來不同地方的豆子有什麼不同味道的同時,不使用任何添加物,新鮮香純的豆香四溢​,再次讓心跳進入奔馳狀態。 美好需要時間熬煮,傳統需要用心守護。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