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卓鄉土客家菜──「吃」出客家人的生活智慧

中區圓夢寫手/Timmy Zhou 「閱」客家味 溫馨小巧的庭園,接引著是暖熱黃燈泡構建而成的路燈,紅瓦磚堆砌而成古色古香小房舍,是我們準備品嘗美食的小天地。一踏進小房舍,你會發現桃花源的那個世界,不過就出現在你眼前。偌大的空間,樹叢的點綴,店家用心擺置的植栽,早期農舍器具,都像極了搭乘時光機返回從前。這一刻,我們回到早期客家庄作客。 貼心設計的包廂與超大的用餐空間,不論你是情侶、家庭、畢業餐會或公司聚會,任何人數,任何形式都很相宜。我們一群學生浩浩蕩蕩的進入餐廳,訂了包廂,那天夜裡天氣寒冷,窩在裡頭品嚐熱情佳餚,頓時像極了家庭團圓。 「嚐」客家味 外頭寒風瑟瑟,能嚐著熱呼呼的客家菜,格外幸福。富含膠原蛋白的筍乾豬腳,是客家菜特別的組合方式;鮮豔綠色的炒龍鬚菜,幫你補充豐富的纖維素。嚐著嚐著你會發現,客家菜無不有三共同點:鹹、香、肥。不過,這一切巧合也是有典故的!早期客家生活艱苦,工作粗重,需要補充體力與鹽分,所以「鹹」、「香」、「肥」一直是傳統客家菜的特色。鹹是為了易於保存,香能增加食慾並耐飽,肥則是為了補充大量體力。 說到印象深刻,非「鮮炸酥香菇」莫屬,可謂最令在下嚐的最挫折的一道菜。所謂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此道菜更是嶄露無遺。外表酥脆的皮層,早已在涼風吹拂下而不燙嘴,內餡的香菇,卻因外皮包裹,將內餡與世隔絕而保有溫度,我卻不自知。如同初生之犢不畏虎般,稀哩乎魯豪邁嚥下。下場即是,喉嚨瞬間氣爆,只得迅速喝下冰爽的麥茶,來澆熄這場喉間災難。 「憶」客家味 古諺有云,民以食為天,飲食對人們來說是補充體力、補足營養的方式。並且,食物的製作方式,多和生活習慣有所關聯。此趟美食之旅,從享用美食之中,得以窺見客家人對於吃的想法,對於吃的傳統,然後發現處處都是前人的智慧結晶。 感嘆古今大不同,今日飲食習慣,經常以視覺刺激和味覺享受為優先,與前人對於「吃的態度」不盡相同。無意之間,可能流失了歷史的內涵厚度,甚至徒具表面的光華亮麗,是我們所不希望發生的的。關於傳統、關於文化、關於歷史,隨著物換星移,逐漸消失在人們腦海中,流逝於時間之中。 關於某些歷史印記,從前的生活情趣。如今,卻只能用味道去記錄他,格外感嘆。如今,我們還能用味道記住他,也格外珍惜。 亞卓鄉土客家菜 地址: 545南投縣埔里鎮中山路三段412之1號 電話: 04 9291 8218

南投埔里索居,用離群換得的在地生活

北區圓夢寫手/邱于真 離客運站步行十分鐘左右的路程,一排平房中沒拉起鐵門的是不起眼的索居。跟闆娘通過電話之後,開了鐵門,今晚的室友正在沙發上吃著蘋果。問他對於埔里的印象,她說 : 「埔里就是會讓你來了第一次,之後想來第二次、第三次、、、」。 「瑾沂是個超可愛的女孩」、「妳知道森林好事多是瑾沂創辦的嗎 ?」、、、 還沒遇見忙碌的老闆娘,反而透過這裡的住客口中先聽了關於索居的點點滴滴。背包客棧是個交換旅行記憶的空間,更是私房景點的流通站。隨時轉入旅人的眼界,透過他們的路徑來一趟小旅行,創造出不一樣的旅程。樂於分享,更喜歡享受自己的步調,自然地合體,也願意隨時還給對方獨處的環境。跟著室友來場晨間散步,尾隨她輕快卻踏實的腳步,需要流浪、呼吸、和空間在一起的靈魂會得到釋放。將女孩留在她的秘境,我獨自到地理中心虎頭山步道走走,步行到頂端,可以從樹叢的空隙中俯瞰埔里盆地。 「索居」,名稱讓人直接聯想到的是「離群索居」,但走進交誼廳就會發現那擺在各個角落的商品或是文宣,在地的農產品,畫作,文宣、明信片,在這空間裡的擺設自然不做作,每樣都代表了一個在地生活的故事,也是我們認識這個共同空間的開始。 故事總是從「問號」展開,打開好奇心,詢問對方的生活,而最棒的交流是讓對方有機會「從自己開始」分享。問到跟我年紀差不多大的女孩現在的日常都在做些什麼?從身上背著的除草機電池說起,聊起現在的生活,甚至用我分享給她的圖卡,仔仔細細的說著自己手上的畫面、顏色、感覺以及和自己的關聯,描述自己進入務農生活的契機以及現在的生活。隨手拾起放在桌上任何一張名片都能夠跟我分享一番,室友繼續述說她的故事,在埔里念大學期間,發現自己愛上了埔里的生活步調,所以畢業後嘗試在這裡,開始在這片被環山包圍著的土地上,深耕屬於自己慢活人生。 深耕生活從我們的土地開始 跟著女孩來到距離索居15分鐘車程的稻田,這是她的日常,用心的照顧著自己栽種的紫米,並且跟我介紹著附近的聚落。嬌小的身軀和身旁的香蕉樹一樣高,但這充滿尖定的眼神跟用心對待農作物的態度,我想深深扎根在埔里這塊土地。  夠慢,才有沉澱生活的可能 來這裡的日子,剛好空間沒有舉辦任何活動,因此沒遇到老闆娘,沒有參與計畫,也沒有特別導航。每天最重要的事,可能也只是穿梭在市場的巷弄裡,為了遮陽或為了不同的風景,每條路都有機會走進去逛逛,看著攤販的招牌覺得有趣,光是各種字體的招牌就足以來一場穿梭時空的旅行。到附近的景點走走,穿梭在田野和公路上,搭上順風車,又能捕獲另一段故事。 從都市回鄉,或是在這塊土地上尋找屬於自己心裡認同的第二故鄉,在索居的人,不斷耕耘自己需要的養分,甚至滋養前來的人們。幾天像白開水一樣平淡卻甘甜的生活。沒有特地,卻可以在曬衣時看見星星,在散步時被山擁抱,在這些有緣相遇的旅人身上,看見願意把時間還給自己去流浪的動力,聽見願意只是跟著花朵、天空或整個空間在一起呼吸的節奏。最後,願意甘之如飴自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