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禮成──最後的溫柔

第四屆圓夢寫手 / 黃欐涵 陳婉萍女仕,50歲。彼此初見面時,我們相約在轉角的咖啡廳,她熟練地拿火點起手中的香煙,掛著親切的笑容,舉手投足皆是豪情,爽朗的請我坐下。我匆匆的拿出筆電,深深吸了一口氣,準備深入探索禮儀師最真切的一面。 首先,我向她提問她是如何踏入這個行業的因由 ? 她笑著回應 : 「就是誤打誤撞阿!」因為政府機構失業津貼,她以嘗試的心態報名,考了證照,後來實地操作,愈來愈有興趣,轉眼之間便從事足足十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