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孩子最好的陪伴,寫作從培養閱讀開始

樂寫創辦人 Rick 今年開始,我的身分又正式多了一個「作文老師」。 在公司志工社夥伴的支持下,「閱讀寫作教育計畫」正式在校園內展開,第一次合作以竹北博愛國小和苗栗東河國小為主,邀請公司志工及樂寫團隊夥伴,一起帶給孩子別開生面的閱讀陪伴課程。 而在每堂課後結束後,要根據當天的閱讀範本,練習寫出一篇約三百字的文章,下個月要在課堂上複習及講評。 還記得小時候,最喜歡的家庭休閒活動就是閱讀。書櫃裡各種經典歷史名著,常常是寫完作業後的小小娛樂;整套的小小百科,是啟蒙科學的關鍵;十萬個為什麼,也讓我茅塞頓開,了解平常想不透的問題。後來上了國中之後,開始算起數學,這時候桌上盡是一些數學題庫,而那些真正的課外書,漸漸變得珍貴,只能利用通勤時間閱讀。 但因為有持續閱讀的習慣,讓我在大二因緣際會接觸寫作後,又重新拾回孩時的樂趣。 在杜甫〈奉贈韋左丞丈二十二韻〉內文中提到「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意思是看了上萬本書後,寫文章也會有如神助。從相對科學的角度來說,透過大量閱讀,了解字彙的實際用法以及篇章架構,在寫作上自然會事半功倍,同時也較容易寫出好文章,這也是為何我們在指導作文時,都會希望學生從觀摩別人的好文章開始。 然而,閱讀習慣的養成,除了自身有興趣外,師長、家人的陪伴也很重要,透過共讀及提問,讓孩子試著從文章中獨立思考,最後根據討論的內容,寫下大綱及「起、承、轉、合」四段結構。如此一來,一篇300字的文章對學生而言,將不再如此困難。 這個系統性的教法,聽起來不難,但卻需要大量有經驗的「助教」參與,也是一般課堂上較難執行的方式。在兩次的分組教學下來,雖然難免會有浮躁的孩子,但在志工引導下,所有學生還是靜下心來讀完一篇文章,並且跟同學分享自己的想法及經驗,最後寫下大綱及架構。 萬事起頭難,孩子之所以抗拒作文,關鍵在於不知如何下筆,面對空白的白紙,要憑空生出300字文章,對某些學生是有難度的,尤其是生活、情感經驗相對不豐富的國小生。因此,志工助教的耐心陪伴,就是最大的助力。 東河國小的課程中,我們讀的書是廖玉蕙作家的〈豬の物語〉,內文談到一隻玩具豬如何在家中產生巨大變化,透過巧妙的投射,將對家人的情感寫進故事中。學生對於有些艱澀的單字不太熟悉,我們會一一解釋,並且指導正確用法,而在討論大綱時,又出現一些難度。 一個孩子說:「我不知道怎麼寫媽媽,她好像都很忙?」 「那你能不能寫媽媽煮的菜呢?或者你最愛的小寵物,想像一下你最開心的時候,描述一下生活場景,這些都是很好的故事題材喔!」 其實孩子不是不會寫,只是不知道怎麼寫,在有限資源下,相對弱勢的孩子就會變得更加弱勢,其實寫作是一種情感抒發,也是一個檢視自己的能力。它並非平鋪直敘,而是可以充滿想像。 更重要的是,它不受限,不要被題目受限。 樂寫閱讀教育寫作計畫,是樂寫團隊最終極的公益理想,我們希望培育更多伴讀種子,結合社會資源,讓孩子有機會在師長、家人的陪伴下,漸漸培養閱讀及寫作的興趣,同時在專業的線上助教系統中,給予實際的指導及回饋。樂寫團隊也將製作集點卡,讓更多孩子透過遊戲增加閱讀的樂趣,最後得到自己想要的書籍。 給孩子最好的陪伴,寫作從培養閱讀開始。閱讀可以改變一個人,甚至改變一個家庭、一個社會、而寫作更是每個人反省、成長、深度學習必經之路,而這一切的源頭都來自於「快樂」,而且我也深信,在孩童時代的閱讀習慣將會影響他們的一生。 如果你也認同我的理念,希望這篇文章是一個開始,歡迎大家加入樂寫志工團隊,結合更多企業資源,一起讓更多孩子「樂在寫作」! 樂寫閱讀寫作教育計畫,持續招募中…

樂寫「閱讀寫作教育計畫」人才招募

樂寫是一個互相交流寫作的平台,至今已經邁入第三年,持續透過閱讀與書寫傳遞我們對於生活的感動。在今年,我們推出了「閱讀寫作計畫」,希望將樂寫的精神向下紮根。 「閱讀寫作計畫」是有鑑於現在孩子對於閱讀與寫作的疏離與排斥,小學時期其實是一個人接觸閱讀的關鍵期,我們深信如果能在這個時期體會到閱讀與寫作的樂趣,那將會讓孩子對於生活的洞察、文字的敏銳有更多的成長! 因此,樂寫將招募講師(現場教學)及助教(伴讀&寫作),以親臨教學現場與線上的方式一同引導孩子進入閱讀與寫作的世界。期待邀請更多對於閱讀有感動、對於教育有熱誠的朋友們加入我們,一起陪伴小朋友冒險與成長。 「閱讀寫作計畫」持續招募中,透過三個月的寫作培訓,樂寫助教們會給予寫作指導,並提供線上課程,結訓後將可與有經驗的講師到教學現場見習的機會,與孩子面對面,陪伴他們閱讀,同時也將有機會幫孩子改文章,在寫作的道路上一起交流 線上報名表單:閱讀寫作計畫招募報名表 本培訓不收費用,現場見習交通自理,結訓後會協助媒合社區或校園,一起讓更多孩子投入閱讀寫作世界中。 PS. 本計畫與聯發科志工社合作,如果有更多企業或團體願意一起推廣,都歡迎跟樂寫團隊聯繫,謝謝。  

志工動動腦,讓社會變得更好

地球不是圓的/林宛柔 圖一:NGO國際事務人才培訓班 今年暑假因為同學的邀約,讓我得知外交部有一個很有意義的活動─NGO(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的國際事務人才培訓班 ,這個活動從西元2004年開始創辦,每年藉由專題研討及工作坊的探討,讓對服務學習有興趣的青年學子與已在社福機構的社會人士,有一個能切磋學習的機會,也因為成員組成多元化,更能產生不一樣思考的火花,像我們這組就有熱血的泰北學生志工和任職於身體障礙運動會的夥伴。

說走就走的勇氣,我們一起相遇在泰北

南區寫手 / 黃怡雪 2010年對我來說,肯定是很難忘的一年。 那一年,我下定決心辭掉索然無味的工作,想給自己一點時間,完成許多一直沒有機會去做的事,然後找尋一個自己未來可以長久走下去的方向。但沒有經過深思熟慮的我,只是一股腦兒的把很多東西抓在手上,卻又猶豫不決,不知道該割捨哪些。 就在那個時候,我看到了伊甸服務遊學團的消息。「帶著愛心去旅行」的標語深深吸引了我,當下只想到「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這句話,於是生平第一次,我很衝動地報了名。 我前往服務的地區是位在泰北的戒毒村,但不同於一般戒毒團體的是,當地的戒毒方式是以福音為號召。由於泰北獨特的地理位置,我們在當地的任務主要是要教當地的小朋友學中文,同時協助一些戒毒村裡的生活庶務。 當時的我正處於人生的谷底。還在台灣的時候,我幾乎跟身邊的每一個人談過未來的方向,但大家的建議和意見永遠帶著自己的主觀想法,反而讓總是很在乎別人看法,容易猶豫不決的我更無所適從。 然而當我到了泰北,接觸的每個人身上儘是說不完的故事。對戒毒的人來說,只要能早日戒毒成功,回到家人身邊,就已經是天大的恩賜。儘管如此,每天看到他們卻總是帶著微笑,那樣地平安喜樂,不禁讓我開始覺得自己對未來的煩惱其實是多餘的。 還記得第一次在泰北的教堂聽到戒毒的弟兄唱歌,歌詞寫得很簡單卻也很直接,「主啊我好累 主啊我好疲憊,主耶穌啊 我的心已傷痕纍纍,主啊醫治我 不要離開我,主啊除了你 我還能依靠誰」那當下我突然就覺得好想哭,因為歌詞也徹底唱出了我的心聲。雖然我不敢說我能體會戒毒的感受,但我卻很能體會茫然不知該往哪去,該依靠什麼的感受。 我想,每個人一定都有屬於自己參加遊學團的理由,還有對於這趟旅程的期待。對我來說,這一趟旅程中最大的收穫,應該就是學會相信自己,還有依靠上帝的力量。在泰北的生活,讓我清楚看到自己個性上的缺點,卻也給我更多力量向前走。 而在教學中接觸到的小朋友則是我見過最可愛的孩子。我已經不記得在台灣,有多久沒有聽到孩子發自內心說的謝謝,有多久沒有看到屬於孩子那清澈的眼神,有多久沒有張開手就能換來一個緊緊的擁抱。何其有幸,才相處短短幾天,孩子們就能記住我的名字,甚至畫了好多畫指名送給我。如今回想起來,即使已經開始淡忘泰北的記憶,我也不會忘記每一個孩子,還有屬於他們各自獨一無二的笑容。   在泰北的14天,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絕對是我這一生最難忘的回憶之一。而在眾多的回憶當中,最難忘的就是旅程中所結識的夥伴們,因為緣分讓我們相遇在泰北,從此在彼此的生命中有了交集。在踏上這趟旅程之前,身邊的朋友大多跟我年齡相近,但拜這趟旅程所賜,我卻一次多了20幾個比我年輕四、五歲以上的朋友,也讓我體會到,不論幾歲都應該具備一直旅行下去的勇氣。 每段旅程總有終點,一轉眼六年已經過去。但在我心中,那一年的這趟旅程,開啟了往後人生中旅行的起點,也點燃了我對旅行的熱情。經過這場旅行之後,我學會了說走就走的勇氣,再多的事前規劃,也比不上旅程中實際的經歷。感謝這段旅程帶來的美好回憶,更要感謝到現在仍然持續在旅行中尋求突破與成長的自己。

內蒙古植樹,從「以立國際服務」看到的人生目標

北區圓夢寫手/蘇亞雯 想想人為何要旅行?是為了放鬆、為了逃離現況、或是為了在地參與進而增長見聞呢? 認識以立國際志工,是因為四年前的電視報導,當時開始思考旅行也許可以有不同的方式與體驗,也因此在三年前為了找尋人生另外一個目標,讓工作及生活獲得一個緩衝便選擇獨自參加以立國際舉辦的「內蒙古植樹」志工旅行。 出團前的行前說明會,透過創辦人陳聖凱的介紹,第一次聽到何謂「社會企業」,並發覺原來工作與生活可以用非主流的方式經營。當天安排時間寫一封信函給「自己」,直到整個志工服務結束,才會在不確定的時間點收到信函。今日回想起來,它就像給我堅信的力量,期盼因為這段旅程能有所改變,完成我的夢想。 過去總認為深度旅行不外乎是自助旅行,或是參加特殊的旅遊團,花不少的金錢與天數才能真正慢下腳步,融入當地。而國際志工是近年思考後的另一種選擇,在特定地點給予實際的協助,提供階段性任務,進而對當地有長期的幫助或成果,同時透過行程計劃自己也有了更多省思,甚至可以改變未來人生的選擇。 為什麼要參加植樹志工? 當時的我失去與人互動的熱情,以立國際志工的「蒙芽之夏」計劃是以勞力服務為主,單方面覺得不用與人有太多對話,只要種植樹苗,抱持養成大樹著期待即可。再加上近年體認到環境被嚴重污染,影響到氣候變遷,已成為全球重視議題,希望可盡一己之力,成為推動及改善的分享者。 然而,當我跟朋友訴說這個想法時,得到回饋卻是「難道在台灣無法盡一點心力嗎?」這句話點醒了我,當你以為參加國際志工看似是付出時,但卻忽略更深沉的意義,真正你要的是什麼? 從行前說明會的相見歡上得知,多數人參加都是抱持著到蒙古國的特別期待,事實上內蒙古乃中國領域,整個志工服務地點在多倫,計劃是協助漠化地區小區域的植樹。想不到大家對地點的誤會,陰錯陽差造就了這次旅程。 第一天到北京機場時,只看到灰濛濛的天,看不到對街的建築。到目的地後因天候不佳因素,超時的路程,造就出即將斷糧的危機。路途中為解決生理問題,也見識到那些沒有門的茅厠。另外,畢業踏入職場後,就很少與學生團體多天日相處,這次約三~四天的勞動服務,會不定期更換伙伴,其中有一天是與在學學生成為伙伴,正當我努力挖著要植樹的坑洞時,一個學生偷偷問我:「妳們都好有力氣喔!是因為在上班的關係嗎?」 在那一刻,感受到不同年齡層的觀點差異性與生活歷程。 每天晚上會安排分享時間,必須在整個團隊面前道出自己的體會與觀感,一次又一次的互動,加深彼此的認識與省思自身的收獲,對我來說,就像是一種開放性的自我療癒。 時至今日已經三年了,給自己的一封信,就如同許願訂單,寫下: 一、順利在宜蘭置產。 二、轉換工作環境。 三、精進學習。 相關內容,事實上也正慢慢實現,同年,在宜蘭買了房子,開始不同目標。而今年九月自己也即將離開工作多年的職場,實踐更接近自然的生活理念。我相信一切都會成真,也準備好了,期待改變,接受結果。

我們希望透過社群的力量,帶給社會正向循環

還記得第一次聚會,五個部落客,在新竹的一間飲料店,自己帶了投影機,各自邀請兩位朋友,開始了第一次的「分享會」,那時候的我們,很青澀,很有勇氣。 一位夥伴說:「工作之餘,可以跟興趣相同的朋友交流,是一種幸福!」也有人說:「如果在充滿宅宅氣味的新竹,也有一些軟性活動,應該會讓更多人喜歡這裡。」 「那就這樣吧!我們從風城起家,部落客聚會,就叫『瘋城部落』!取風的諧音,因為我們要一起做一件瘋狂的事情。」於是,WIND正式啟動,W001計劃開始展開。 從第一場到第十二場,我們邀請了十二位講者,輪流分享不同國家的旅行經驗,有蒙古、瑞典、德國、土耳其、科威特、伊朗、英國、阿根廷,還有台灣本土的馬祖。在新竹不同的咖啡廳、下午茶店內,留下許多歡笑的聲音。

想夢的人vs.敢夢的人

每個人都是夢想的參與者,如果在台灣有更多人,可以用一個不尋常的態度,和一個不尋常的高度來看待夢想,只要方向是對的,總有一天,想夢的人和敢夢的人都將美夢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