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賦予我的意義:渴望,也可望

第四屆圓夢寫手/李瑞庭 那是一個極久遠的故事,基底是色彩繽紛的幽默,佐料是一見鍾情的愛意,再撒一些堅定為調劑,一份名為「寫作」的餐點即可上桌,成了熟悉且帶有懷念味道的一道家常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