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卓鄉土客家菜──「吃」出客家人的生活智慧

中區圓夢寫手/Timmy Zhou 「閱」客家味 溫馨小巧的庭園,接引著是暖熱黃燈泡構建而成的路燈,紅瓦磚堆砌而成古色古香小房舍,是我們準備品嘗美食的小天地。一踏進小房舍,你會發現桃花源的那個世界,不過就出現在你眼前。偌大的空間,樹叢的點綴,店家用心擺置的植栽,早期農舍器具,都像極了搭乘時光機返回從前。這一刻,我們回到早期客家庄作客。 貼心設計的包廂與超大的用餐空間,不論你是情侶、家庭、畢業餐會或公司聚會,任何人數,任何形式都很相宜。我們一群學生浩浩蕩蕩的進入餐廳,訂了包廂,那天夜裡天氣寒冷,窩在裡頭品嚐熱情佳餚,頓時像極了家庭團圓。 「嚐」客家味 外頭寒風瑟瑟,能嚐著熱呼呼的客家菜,格外幸福。富含膠原蛋白的筍乾豬腳,是客家菜特別的組合方式;鮮豔綠色的炒龍鬚菜,幫你補充豐富的纖維素。嚐著嚐著你會發現,客家菜無不有三共同點:鹹、香、肥。不過,這一切巧合也是有典故的!早期客家生活艱苦,工作粗重,需要補充體力與鹽分,所以「鹹」、「香」、「肥」一直是傳統客家菜的特色。鹹是為了易於保存,香能增加食慾並耐飽,肥則是為了補充大量體力。 說到印象深刻,非「鮮炸酥香菇」莫屬,可謂最令在下嚐的最挫折的一道菜。所謂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此道菜更是嶄露無遺。外表酥脆的皮層,早已在涼風吹拂下而不燙嘴,內餡的香菇,卻因外皮包裹,將內餡與世隔絕而保有溫度,我卻不自知。如同初生之犢不畏虎般,稀哩乎魯豪邁嚥下。下場即是,喉嚨瞬間氣爆,只得迅速喝下冰爽的麥茶,來澆熄這場喉間災難。 「憶」客家味 古諺有云,民以食為天,飲食對人們來說是補充體力、補足營養的方式。並且,食物的製作方式,多和生活習慣有所關聯。此趟美食之旅,從享用美食之中,得以窺見客家人對於吃的想法,對於吃的傳統,然後發現處處都是前人的智慧結晶。 感嘆古今大不同,今日飲食習慣,經常以視覺刺激和味覺享受為優先,與前人對於「吃的態度」不盡相同。無意之間,可能流失了歷史的內涵厚度,甚至徒具表面的光華亮麗,是我們所不希望發生的的。關於傳統、關於文化、關於歷史,隨著物換星移,逐漸消失在人們腦海中,流逝於時間之中。 關於某些歷史印記,從前的生活情趣。如今,卻只能用味道去記錄他,格外感嘆。如今,我們還能用味道記住他,也格外珍惜。 亞卓鄉土客家菜 地址: 545南投縣埔里鎮中山路三段412之1號 電話: 04 9291 8218

第一次旅德心體驗:只要勇敢跨出第一步,幸運將會向你靠近

中區圓夢寫手/陳儒暄 「最難忘的」這個形容詞對每個人來說,都會給予不同的註解,它會深深烙印在心底,也會影響自己一輩子。對我來說,最難忘的一次旅行,是在2014年那個暑假。帶著一顆懵懵懂懂的心,一個睡袋,一個十公斤重的行李,轉乘兩次飛機,耗時28小時,前往擁有「日耳曼戰車」足球隊之稱的國家──德國。 那年冬天,我考完大學入學測驗,抱著一個體驗的心情,申請國際志工組織VYA和德國國際志工組織所合辦的個人背包志工營。當時我一心一意想出國,也沒設限太多,沒想到在四月的時候,正式收到錄取通知,幸運申請上了志工營,而目前人生中最難忘的一次旅行也在兩個月後開始。 這是我第一次自己出國,第一次獨自一人搭飛機又轉機,第一次自助旅行,所有的第一次都在我17歲那年發生了。在柏林自助旅行的第一個星期,前兩天我逼迫自己融入當地,當個稱職的背包客,和西班牙新朋友一起走一個半小時的路到布蘭登堡門;主動搭訕非洲的室友跟他一起在房間朝著麥加方向禮拜,一起聊他今天的戰利品;吃早餐時,主動和大陸人搭話,分享在德國這幾天的心情和經驗感想;我也告訴自己要勇敢當個USB,朝著認識外國朋友並且融入當地生活的目標前進。 或許,從沒發現自己超級走不開舒適圈,撐過前兩天後,我徹底潰堤。 每天早晨醒來都覺得壓力很大,因為我又要一個人去觀光、一個人去認識這異世界。無時無刻和媽媽傳國際簡訊,告訴他,我多愛他們,每一刻,我都覺得度日如年。慶幸的是,儘管當時把旅行視為一種壓力與恐懼,我還是堅強起來,走出去。因此,幸運的事也隨之到來;在布蘭登堡門的星巴克,遇見兩位長榮的座艙長,一起和他們走完他們的行程;在Hostel的大廳和媽媽視訊時,認識兩位國立中正大學大眾傳播系的哥哥,前前後後一起在柏林和德勒斯登自助;也因為他們,讓我認識一位芬蘭平面雜誌模特兒帥哥,和一位跟我一起在柏林完成一周自助旅行的墨西哥人。 回台灣後,我站在一場三百人的旅行分享會,和大家分享我那年的故事;我總是會說:「旅行時,只要你勇敢跨出去一步,很多的幸運會隨之向你靠近,全世界的人都會幫助你完成心願!」 在工作營的16天,10個國家的文化洗禮,更讓初次闖盪的我,帶著滿滿的經驗,回國後和朋友、家人以及即將踏出舒適圈的旅人們,滔滔不絕地分享。和朋友喝酒時,如果乾杯時,眼神沒對看並且將酒杯敲一下桌子,那麼代表今晚是邀請對方,來段激情愉快的夜晚。水果酒是西班牙人帶出國做文化分享的一樣食物,就像我親手桿麵皮、做絞肉,包出一顆顆屬於台灣味道的水餃,還有三菜一湯的台灣菜,更是不可不和他國朋友分享一樣。 曾經有人說:「因為最初,所以最美。」德國是我的第一次自助旅行,最刻骨銘心的是,它改變也影響我做人處事的態度。我知道,如果想要看看這世界有多麼的美、多麼的大、多麼的豐富,我們必須靠著自己的腳與雙眼去感受;我知道,如果要知道自己還有哪裡不足,我們必須自己規劃屬於自己的清靜之旅,把自己置身在一個從來不認識的地方,重新認識自己;我知道,旅行會帶給人許多的回饋。 所以,我要繼續旅行。

活得像個人,才能感受美──從台中演武場及監獄小旅行得到的生活啟發

       中區圓夢寫手/Timmy Zhou         年輕的生命總喜歡把生活安排的精彩豐富,好充實自己的內在與實力,但在日常生活填滿的情況下,想來一趟旅行著實不易。因此三五好友排定行程後,便珍惜且期待那天的到來。然而計畫總是跟不上變化,盡力完成每天待辦事項,卻可能在啟程前一天棘手狀況接連而來,不得已只好趕夜車、補充咖啡因,終於完成出發前的工作。           拖著前一天全力衝刺的疲憊身軀,搭上一班名為文化之旅的列車,今天我們要去道禾六藝文化館(前身是台中市刑務所演武場)和台中監獄。也許司機也和我們一樣興奮,早早便將覽車駛到演武場,卻因為還未開始營業,而只能在部分沒管制的館場,尋覓意外驚喜與拍照打卡。         … More

從指尖到心間:這不是文藝復興,而是文化傳承

大陸區寫手/武雙 在這個步履不停的時代,我們的時間被越來越細小的單位分割,隨之被拔高的,除了效率,還有大部分人對這個概念的敏感度。 1小時從一座城到另一座城、 1分鐘等待速食出爐、 1秒搶光幾萬張演唱會門票…… 當“慢”開始被冠上一點點貶義色彩,為什麼還是有人選擇隱匿在城市一隅,借一爐窯火,在泥土的變形與轉化間,溫和從容的頓開節奏的枷鎖。 從新石器到新世紀│一萬年的生命力 一萬年前人類利用化學變化改變天然性質的一次嘗試,開啟了新石器時代。陶器的發明是人類文明的重要進程,先祖第一次利用天然物,按照自己的意志,創造、塑形,再借由火的溫度發生轉變,實現了自然之物合自然之力一起為我所用。 自此之後中國的陶藝興盛不衰,從遠在石器時代風格粗獷樸實的黑陶、白陶、彩陶,到商代出現的釉陶、東漢的瓷器創制,再至唐宋時期的高度繁榮,製作技術與藝術創作均到達一定高度且名窯湧現,明清時期再超前代。一直到今天,宜興紫砂壺、淄博茶葉末釉、景德鎮柳葉瓶等聞名遐邇依舊,歷經一萬年的時間洗禮和環境變遷,陶不僅延續著充沛生機,也在歲月的沉澱間融進了國人的文化血脈。 快時代的慢手作│格格不入還是怡然自得 區別於充斥在都會中的快消品,陶藝需要大單位的時間和精力,這似乎也是一種意義上的平等,不論操作者的身份、年齡、地位…需要為它付出的很相近;區別于工廠化的大量生產,陶藝佳作摒棄石膏模具甚至傳統的拉坯機,採用古老悠遠的成型工藝,甚至近似慢輪成型的方式,緩慢而敏銳。 這似乎與快時代的背景格格不入,但在中國的每個地方,都有堅守在陶藝崗位上的手工匠人,幾年甚至幾十年如一日的把時光揉進粘土,再隨著爐火頓開枷鎖與雜物,享受著這種從手心到心田的溫度,怡然自得地做著歲月的神偷。  楊柳陶藝│新舊之間的平衡搖擺 去年簡單生活節創意市集上,楊柳陶藝同種有別的作品讓人駐足,他們的陶瓷作品不施釉彩地洗濯喧囂,也沒有鮮亮的包漿,只是真實呈現材料的自然本色,卻通過獨具韻味的造型和文化呈現讓人心曠神怡,仿佛來自原始森林芬芳的一口清新空氣。我也由此瞭解到這個獨特的品牌,主理人楊柳是一名陶瓷藝術工藝美術師,他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品牌,如同他的作品一樣簡單自然。 “畢業後,我們帶著制陶工具,離開了繁華的城市,來到安靜的南方小鎮無錫,一切變得慢起來。在這裡我們尋找到了喜歡的陶土材料和傳統的制陶工藝,找到了心與手的溫度,從傳統中找到材料和工具,懷揣實驗精神,以當代人的思維將傳統重塑,借一爐窯火完成轉變。我們築窯、制陶、生活,逐漸融入這裡的環境。” 選擇不施彩釉,主理人坦言是為了緩慢地還原材料的自然本色,“日積月累的使用讓陶器表面形成了啞光的包漿,這種啞光溫潤含蓄,如君子之風,素雅清顏,不急不緩,和藹脫俗。”楊柳陶藝在不同系列原色的茶具作品中融入不同的文化內涵,結合了禪意與泰山文化的“參悟茶具”,略帶滄桑感的“供春系列”及形似竹節的“新篁茶杯”… 除此之外,吸引我注意的是現代感與傳統結合的“搖擺花瓶”,現代材料骨質瓷的銀白色讓人看來簡潔乾脆,銀杏葉的外形讓原本靜態的花瓶動起來,灌注了活力又不失優雅,微風拂過花瓶自然擺動,宛若大家閨秀飄繞的裙擺。主理人談及創作靈感道“花瓶設計造型來源於銀杏葉的外形,讓原本靜態的花瓶動起來,給室內環境增添活力。傳統的花瓶設計站立不動,插花後重心較高,在打掃衛生、孩子玩耍等情況下易碰倒摔碎,影響美觀又不安全。搖擺花瓶在底部半球注滿水後,像不倒翁一樣輕碰搖晃均不會傾倒,且通過對瓶頸的設計,底部的水也不易溢出,避免水灑瓶倒的情況。” 我不清楚在現在的中國有多少如同楊柳陶藝這樣的品牌,也不知道其他的陶藝師是堅守著傳統的設計還是和楊柳一樣,在現代和傳統間自由穿梭、平衡運用,但是毋庸置疑的是,陶的生命延續萬年不滅, 與它在每個新舊交替紀元中的平衡搖擺息息相關。 從指尖到心間│這不是文藝復興 … More

親愛的,我們仍還是太陽呢?寫在嘉定的竹刻

大陸區寫手/韓路瑤   寫在落筆之前,知道嗎?合歡裡,合歡情,我想用合歡來形容,正是陽光暖陽,正是夕顏願景,這一刻會發現,莊老師不是沉溺在竹刻世界的完人,他也有七情六欲,他知道世界的氣便是陽光。採訪不是很順利,因為工作的緣故,和莊老師的會面,不是很久,但只是那一言一語間,我看到這個竹刻藝人的堅守與執著,課堂的循循善誘,課下的零度思索,這一刻,發現他該是充滿陽光的人。 也不是很陽光的日子,下著小雨,走在鋪滿青石板的小道上,看著稀稀疏疏的人流,法華寺下,這個不起眼的竹刻館映入眼簾,黑色的門,簡單的字,竹刻,便是代表著一切,想來,也是最精華的總括,如乞立馬紮羅雪山,它映照著滿地的如茵綠草。 雨後的嘉定,有一種泥土的氣息,這味道甜甜的,像是剛展露頭角的竹筍,這氣質倒也合意,踩著雨後的小路,濺起了朵朵漣漪,片刻,就恢復了平靜,雨露均沾以後,古樸與簡單,應該說是最好的形容詞。 還記得《季春奶奶》裡的臺詞:“大海比天空廣闊,大海擁抱廣闊的天空。”是啊,大海比天空廣闊,可就是這樣子,在這孤苦的人生,在這最後的歲月裡遇見了你。我們只要有一個堅定的夥伴,就可以了,才對,這不就是人生嗎,生活即便是辛苦的很,只要有一個堅定的夥伴就可以啦,這就是人生啊。說真的,你只需要按照自己的意願活下去就好,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願意成為你的夥伴。我想,莊老師的人生夥伴裡,竹刻便是其中之一,這人生的從容,該有一份執著,該有等待的時光,一紀流年,從容著想要開始世紀的堅守。 其實,莊老師也困惑過,之前,也有不少藝人匠人來求教嘉定竹刻,但都半途而廢。雖然說有政府的支持,非物質文化遺產,也只是少數人在堅持,上海地區的大中小學,會有竹刻比賽,會有社會實踐,當然也不乏有志青年,開疆擴土,想要將這嘉定竹刻傳播開去,可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殘酷,這些人中有多少人能夠堅持下來呢,這一點,嘉定竹刻,倒是蠻尷尬的。更為嚴肅的是,即使是嘉定土生土長的人,知道嘉定竹刻的人還是少數,這些缺少的還是是一份堅守。說來也很慚愧,這樣的處境,也不是窘境可以形容的。 可是即便是這樣,莊老師反復講,作品是有靈魂的,每一件作品都想是充滿靈氣一般的存在。倒不是技法的問題,技法可以教,但作品的氣不能教,這同“授之以漁”是一樣的道。而作品的“氣”,需要閱歷,需要悟。凡是思考,不一定會得到正確的答案,但這“悟”,便是氣之使然。若無用之用乃為大用,說的便也通識。現在想來,即便是機器大生產,即便是快消時代,即便是互聯網行銷時代,是不是意味著這樣靈魂會被玷污,這樣的氣,逝去原有的溫度,倒是不能說的絕對了,只是展示著一個思考的方向。堅守,何去何從,值得考量。 而論及大魚海棠,北冥之魚,便是開始就有了所謂的原始之味,誠然,竹刻,便是不經意間,開始著等待的契機。在莊老師的世界裡,因為時間的緣故,長情遠是執著與真心方可念想,這開始的以為,便是希望,在陽光工坊下,在嘉定文化宮中,始終以師者的身份傳承與創新,是這份執著的愛,在堅實中實現永恆。 不得不提的是嘉定陽光工坊,陽光工坊是一個助殘公益運營服務組織,傳承傳統文藝,彼此尊重,這是陽光工坊的初心。在陽光工坊教授竹刻技藝,莊老師很滿足,認可和成就感,是堅守的理由,在嘉定這樣一個歷史古城區,存在的意義是什麼,堅守的意義是什麼,人生何為的追問,從未停止,此刻,願成為充滿陽光的人,灑滿光輝,像那時的雨,雨後放晴,彩虹依舊,我們,仍舊還是太陽。 親愛的,我們仍還是太陽呢,是吧,我們是太陽才對。

認識你真好,吉貝耍的阿立母祝福小旅行

南區圓夢寫手/曾畹鈞 我是誰?或許有人一輩子都在追尋著這意義,也或許早已各有定見。但是,深藏在生命底蘊的族群、文化、歷史等淵源,有些人,有時候,是輕易的理所當然,有些人,卻是必須努力爭取,重建認同的。 移民是臺灣文化匯流的源頭之一,但是這樣多元的背景,依然不免出現族群文化邊緣化的作用。幸好,在族群相互尊重與文化包容逐漸被重視的今日,有些彷彿曾經蒸發的族群終於開始有昂首展現自我的機會,只是,往往不容易持續性的全面發展,常常在不知不覺中成了另類觀光的包裝,例如原住民族祭典的再現,一不留神就成了旅遊動態景點,既讓原住民族感受不被尊重,甚至破壞了儀式的莊嚴與神聖性,也不容易讓文化傳承適度交流。 然而,相互瞭解卻也是交流與尊重的開始。因此,東山吉貝耍阿立母的祝福小旅行想帶你穿梭過去現在,用心認識臺南的原住民族文化。阿立母是西拉雅人的信仰,西拉雅族是臺灣平埔族群的其中一族,四百年前就已經住在台南到屏東間的平原地區。 吉貝耍是東河村的古地名,位於臺南市東山區,西拉雅(Siraya)語稱為 Kabua-sua,是「木棉」的意思,所以,吉貝耍也稱為木棉的部落。這裡曾經經歷荷蘭、清朝、日本與民國等不同政權的交疊治理,以及長期且強勢的漢文化交融,一度像是凋萎的花朵,原有的族群文化黯然消隱。這一路的滄桑,透過藝術家的生花妙筆轉化為木板椅畫,讓來訪的遊客或是在地的族人,可以坐著休憩漫談聊聊今昔,也可以看看木版畫裡透過意象傳遞著每一次政權交遞對於在地族群文化的深刻影響。耳裡響起吉貝耍工作室段洪坤(Alak Akatuang)老師幽默解說其中意涵與歷史的對應,心中其實是有些惆悵的,不同族群的相遇不就像是生活上認識不同的人一般嗎?為什麼就是必須上演強凌弱的劇情,似乎相親相愛總是個需要被實踐的夢想! 幸好,在各方的努力下,現在的吉貝耍就像是個自然的西拉雅教室,沒有圍牆,沒有課本,只有隨處可見述說著歷史的陶板畫故事牆,還有隨時可以偶遇熱情的部落族人,邀你大樹下乘涼閒聊數語,聽聞著部落軼聞趣事,來這走走,彷彿間好像自己也是西拉雅族人,輕鬆自在漫步其間。 尤其在入口意象及裝置藝術等規劃建置完成後,即使你從未來過吉貝耍,只要順著鄉間小路徜徉期間,每一個轉角總會有著不期然的指引帶你選擇,向左走,向右走。有時候,你會遇見各方角落鎮守部落安全的公廨,有時候,你會驚艷發現優雅農夫藝術團隊以西拉雅信仰文化為主軸,透過與耆老訪談探尋部落故事所建置的藝術作品。每一次停駐都能讓你從心細細感受與認識西拉雅。 如果,你想更深刻體驗部落生活與文化,除了可以帶著尊重多元文化的心,虔敬的在大公廨體會向阿立母訴願邀請祝福,以檳榔立禱,在檳榔上點上米酒,再口含米酒向祭壇前後噴酒的「三向」儀式外。一定也不能錯過每年農曆9月4日及5日的夜祭和孝海。夜祭是西拉雅族人答謝祖靈照顧的一系列儀式,在《諸羅縣誌》的《番俗》中曾有詳細的記載。即使歷經物換星移,世事已多所變化,吉貝耍至今依然保存著謝祖靈的宗教儀式,而且於1998年開始對外舉辦相關文化祭典。其實在這趟阿立母的祝福小旅行結束前,大夥都在檳榔哥米酒弟的部落信箱裡寄出了簽署自己的西拉雅名的明信片,邀請朋友一起在夜祭時再次到訪吉貝耍,打破因為不瞭解衍生的神秘,身歷其境透過「拜豬」、「牽曲」等儀式認識臺南的原住民族文化。 到訪吉貝耍有種小時候回到外婆家過暑假的感覺,街弄巷道間滿是熟悉卻又有些陌生的氛圍,問路店的阿姨親切的用著台語指引一時間迷失的空間感,段洪坤老師用著幽默的口吻述說的族裡歷經不同政權的壓抑,木板椅畫上的意向,例如黯然的眼神,帶著傷痕的烏秋等,靜靜的停駐在村落裡的角落呼應著。正當身心因此而有著諸多感嘆之際,冰涼的木棉花茶和充滿田間野趣的風味伴工菜安撫了飢腸轆轆的胃,也將昔日為了感謝左鄰右舍協助農忙的溫暖,悄悄留了下來。 其實同聚於臺灣,任何一個族群都像是鄰居的不同家戶,或許有先來後到,但是一起的緣分卻是難得的,應該真心感謝。認識你真好,是離開吉貝耍時,回望入口意象-插著擇蘭的祀壺時,心中迴盪的心情。

花蓮南安部落布農族:有機田大地的永續傳唱

中南區圓夢寫手/江雅婷 「財團法人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簡稱慈心基金會)」自西元1997年成立至今,對於有機農業的推廣一直不遺餘力,其中得力於「里仁」事業體系所結緣的廣大農友、消費者、廠商三方支持下的盈餘所得,朝向多角化的永續經營規劃,與政府、非營利組織合作,一步步實現「光復大地,淨化人心」的理想。 西元2014年更參與執行玉山國家公園「南安部落水稻生態有機農業輔導暨培訓計劃」,本次有幸採訪到花蓮縣壽豐鄉平和國小校長李思明先生,同時也是慈心基金會南安部落專案協同主持人,平日李校長帶領學校師生參與有機食農教育課程及戶外體驗活動,假日則當起熱心義工協助農友們。 「讓孩子們走出教室、走進戶外,透過五感體驗而扎根生命教育意義的理念」。李校長堅定地傳達了使命感,也透過推廣者的角度,提及有機農業的內涵及附加價值,如:友善土地耕作農法經營管理、生態保育概念,使幾近絕跡的「菊池氏細鯽」悠游田間;不噴灑農藥,農友身體更健康,這些都是金錢無法估算的。 南安部落布農族舊時母語稱Namukang(那麼剛),意思為赭土,後稱南安。部落位於花蓮縣卓溪鄉,也是玉山國家公園八通關古道東部入口,園區設有南安遊客中心。農友長期定居於此,早期以打獵為生,後以水稻為主要生產作物,也種植黑豆等豆類、柑橘水果,及少數雜糧作物,採慣行農耕方式。 初期之時,提倡轉作有機何嘗容易?慈心基金會耐心地面對面溝通建立默契,除了傳授有機耕作技術,也一一說明後續收購及配套措施,並同時維護農友們權益,並協助問題釐清及評估,減輕轉型的陣痛期及虧損。部分農友先知的參與,本於對土地的熱愛,而非考慮眼前不便及效益,大大鼓舞了推廣團隊上下。   「在推行有機稻計畫的過程,我們是以陪伴互助的角度,支持並尊重布農族傳統精神。」李校長熱切地談到參與的心得,讓農友感受到的是慈心基金會同樣熱愛這塊土地,一起努力為有機永續農業而奮鬥,樂見的是在過程中建立互信,也有更多農友受到感召,願意投身參與,也展現傳承布農族的農耕文化的信念。 如此,漸漸看到了成效,至104年第二期稻作農友已增至10位,面積也達近13公頃,佔南安部落土地約3分之1比例。布農族村民重新找回小時候美妙的印象,更引以自豪那蜻蜓飛舞、魚兒悠游清澈無雜質水田的場景,朝向永續性的有機農業村方向前進,讓前來的遊客除了讚嘆,更不再聞到充滿農藥味的田地。   李校長也特別分享兩位農友轉作有機的感動故事,分別是林瑞花女士(阿力媽媽)及布農族頭目賴金德。阿力媽媽曾說:「只要經手的土地都要變有機。」更是第一位將自身所有耕作土地都加入有機的農友;頭目賴金德則與其夫人凝聚部落農友向心力,更曾在插秧期間連續一週睡在堤防邊守田,防止水鴨破壞秧苗。 「原本脆弱的砂質土壤結構改變了,有機肥減輕土地的負擔;稻米品質提升,產業擴增、品種更優良,這些都是轉作有機帶來的益處。」李校長欣慰地表示。南安部落也試辦遊客體驗,像是與鄰近的國立東華大學合作的援農體驗活動,學生志工幫忙拔除雜草、農民則解說農田及有機稻米相關知識,反應皆相當良好,未來也考慮規劃套裝行程,讓一般遊客前來參訪。 受到來自中央山脈拉庫拉庫溪所灌溉的第一畝田祝福、天籟八部合音的禮讚, 及舉辦小米收穫祭與眾人分享喜悅,南安部落社區歡喜收割「玉山瓦拉米」,銀川永續農場協助輔導產銷,並由玉山銀行全數收購,規模逐漸向外擴展與多元化經營。生產成效及推廣效益將繼續壯大,全面性有機農業村發展將更穩固。

玖樓創辦人王維剛專訪:在外租屋,也是對「家」的 一種想像

北區圓夢寫手/李映瑜 對於每個剛搬到台北的人,都需要一個棲身之處,而台北多數提供的租房型態都是單人套房。也許你對「城市」的第一個印象就是在一個3~5坪的空間裡獨居;回家,面對電腦、手機螢幕吃飯,試圖在社群媒體中尋找與他人的共鳴。那麼,玖樓就給了我們對家的另一種想像。 創辦人王維剛最初有感於租屋市場的不平衡,高額租金將年輕租屋者驅趕至都市外圍,亦或是寄居在環境安全皆不佳的分租小房,於是玖樓的共居公寓雛形逐漸形成。實驗性先租下一間公寓,還沒開始改造就先徵室友,一起規劃未來的家的模樣。並刻意將房間設計較小,可用的公共空間較大,同時加上開放式廚房與客廳,讓人們有更多的互動空間。更重要的是,公共空間可出租給其他人辦講座、派對等等,收入則回饋到室友的房租。 但這可不是你有錢就能住的。首先,你必須寫下對家的期望,並且附上自傳、履歷、作品集,入選之後還要經過一關面試。居住者的組成還會針對相互間的職業、屬性等來做評估,讓室友彼此之間有更多相互交流的空間。 與傳統出租物件相比,一間房有5組房客在考慮就算很多;而玖樓的一間房間竟然會有多達百封的申請信。 王維綱說:「其實台灣還是有很多人願意以較低的價格出租房屋給有需要的人,但是在法規上卻非常麻煩,需要耗費許多精力與成本,導致持有閒置地產的人寧願將房屋空著也不願出租,造成社會上的一種浪費。」 玖樓在經過報章雜誌的報導後,有許多房東主動聯絡,希望能合作,一起解決「有房住不起,有人沒房住」的問題。未來還會考慮推出青年伴老人計畫,世代之間互相照顧,解決老人獨居的問題,租金不再是第一個考量點,而是你對「家」的想像是什麼? 每當想起下班一回家面對電腦螢幕,用打字所聯繫的情感格外的脆弱,於是就更希望有來自不同領域的室友,可以在下班後互相分享工作上的喜悅與困難。再將碰撞後產生的有趣點子,應用到自己的領域上;而出租公共空間給其他人辦講座的話,自己有興趣的也能參加,更可以認識新朋友,一舉數得。家,不再是關起門來的完全私密空間,而是既保有個人私密空間與公共空間的半開放式場域,很期待在「家」的想像中有更多火花出現。 你準備好重新回「家」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