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是我梳理人生的方式:瘋城部落八週年會演講後記(下)

第三屆圓夢寫手 / 朱思瑜 我為何寫作? 這是分享的開篇:先交代寫作與我的淵源。 從小關於寫作的訓練,大抵就是小日記、學習單或是作文。以前老師在批改後都會針對內容評等第,或是蓋所謂的「好寶寶印章」。當時基於能得多一點印章,我便盡心盡力地完成每次的作業。這大概是我開始寫作的契機。 而讓我真正知覺「原來我會寫作」則是在四年級。那是一篇回家練習的作文,題目與內容我已不太記得了,只記得當老師發回批改完的作文時,我是全班唯一一個不需要重寫的人。 之後,老師就派我代表班上參加作文比賽,從此開啟了我擔任作文比賽選手的生涯。 找回你的定位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從前我是個完美主義者,並對自己相當苛刻。而在中學時期,這樣的人格特質就完全反映在「讀書」這件事上。 我原本就是自我要求相當高的人,再加上小學與市長獎擦肩而過的遺憾,使得我更早體認到用功讀書的重要性。進入私校後,讀書可以說是我唯一的信仰,我幾乎沒有其他的休閒娛樂,除了寫作。 最初是如例行公事般的作文比賽,爾後開始投稿文學獎。國中時期,寫作對我來說是讀書以外的喘息空間(但其實常常也因為 Deadline 感到很壓迫)。 升上高中後,我直升進入學校的資優班。原先以為這樣的讀書風氣會讓我更心甘情願地衝刺,可沒想到,資優班裡每個人都各有所長,會讀書已經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那段時期可以說是我「自我懷疑」的尖峰。 除了讀書之外,我唯一能做、並且做得還算有成果的事,大概就是寫作了吧!雖然只是被動地投稿文學獎,可一張張獎狀、一次次的獲獎記錄,彷彿正層層堆砌起信心的一堵牆。 「你現在還寫作嗎?」 標題是別人一句無心的話,卻也是開啟我接下來一連串行動的關鍵。行動的實例如「複雜生活節」的參與,和後來熱衷於聽演講等等。 〔延伸閱讀|複雜生活節 III:明明可以簡單,為何卻偏要複雜?〕 … More

寫作,是我梳理人生的方式:瘋城部落八週年會演講後記(上)

第三屆圓夢寫手 / 朱思瑜 前言 今年二月,因著學姊的分享,我加入了瘋城部落創辦的「第三屆樂寫寫作團隊」。 起初,是希望能透過參與這個計畫,結交一些寫作同好,並且養成固定寫作的習慣。半年過去了,回顧這些日子,我深覺加入樂寫的獲得比我預先期待的多出更多。 在今年 8/11 的八週年會上,我與瘋城部落的大家共襄盛舉,並以講者的身份做了一場簡單的分享。我深知這場年會的幕後有許多負責且辛勞的推手,他們都是使年會能順利進行的重要功臣,也是讓瘋城部落能一路走下去的關鍵因素。 當初接下講者的重責大任,我的心裡交雜著興奮和緊張的情緒,畢竟演講向來不是我擅長的領域。過去在求學生涯中,我一向都擔任作文比賽的選手,對於演講領域少有涉獵。 這裡有個有趣的小故事。小學時我同時參加了演講和作文兩項競賽,後來只有作文得了名,於是就此與演講絕緣了。因此,這一次的分享於我而言著實是一大挑戰。 關於寫作 我常常覺得寫作是一項不怎麼有魅力的才能。比起能在舞台上唱歌跳舞、把玩樂器,甚至是說一口流利外文,都遠比筆耕還 charming 。尤其,今日許多人總喜歡把寫作和耍文青畫上等號,讓我更不願以「會寫作」為榮。 向來最討厭在營隊之類的場合被問到 你有沒有能秀給大家看的才藝? 那種時候,無限的自卑感總讓我尷尬得想找個洞鑽。而這種自卑的感覺是隨著年齡越演越烈的。小時候的我大概就像是哆啦 A 夢中角色「小杉」的設定:成績優異、備受老師稱讚、街坊口中所謂「優秀的鄰居家女兒」。 … More

【瘋城部落八周年講座】最好的故事,是自己

我們相信每個人的生活不盡相同,因而擁有許多劇情發展的可能性。瘋城部落的團隊中就有著這麼一群人,他們有個夢想,而且不只是想想,就像一顆種子般,不斷灌溉後長出了新芽。 他們的故事未完待續,即將在瘋城部落八周年年會分享給你。期許大家一起思考,也開始創造自己的故事,讓自己成為更有力量的人。 報名聽故事:瘋城部落八周年:最好的故事是自己 DREAM BIG, START SMALL, ACT NOW. 說故事的人 ✦改變挫折,那會是力量✦顏正裕 / 高雄大學通識教育中心講師 抓著寫作的筆桿,開始回憶並記錄過去的生活,那些挫折或困難化身故事裡的轉彎處,每一次轉折都能發現更多驚奇,也豐富了他的故事。 ✦自我探索,堅毅前行✦張琬菁 / H2 株式會社/資深日本開發經理 許多人說:「你的夢想太大,離你太遠」、「你的生活很舒服,離開會變得很辛苦」、「你的人生很忙了,新的挑戰會讓你無法負荷」,但她只想說:”If it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