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迪士尼的微笑體驗(下):小小世界,找回童年的純真

樂寫創辦人/Rick 午後的迪士尼樂園,一樣熱鬧繽紛,滿足口腹之慾後,我們前往動物天地,展開更多體力上的挑戰。首先來到「海狸兄弟獨木舟歷險」,這是一個很像划龍舟的體驗,兩側的人坐在獨木舟上,在工作人員引導下,一起向前行。 引導我們這群遊客的工作人員是一位小女生,雖然體型嬌小,卻很有氣勢,當所有人就定位後,她一人划槳,緩緩地將獨木舟駛出碼頭。一開始是划船訓練,為了讓大家速度一致,我們在空中進行多次模擬,「一、二、一、二…」的日文不斷重複,直到大概習慣後,才正式將槳放入水中。 看起來很簡單的動作,實際做起來可不是如此輕鬆,要讓小船前進,需要反方向施力,然而每個人的力道不同,划槳的頻率也就不同,常常看到有人已經划完一輪,另外一位還在半輪,最後兩支槳碰撞在一起,又得重新再來。也有看到一些小朋友開心地拿著槳不斷潑水,導致後面的船員必須小心翼翼,才不會被濺起來的水花弄溼衣服。 大概五分鐘後,整體的頻率大致穩定,獨木舟也越划越順,這時候工作人員開始介紹沿途風景,這還繞一圈約幾百公尺的航程,可以看到栩栩如生的印地安部落風情,也能看到紅色復古火車在樹林裡穿梭。正當大夥沉浸在周圍氣氛時,突然發現船越來越慢,前後在動的船槳也越來越少,這時船長只好再「一、二、一、二…」鼓勵大家往終點前進。 這是一趟印象很深刻的體驗,也應該是遊樂園內最費力的設施。 動物天地附近還有西部樂園及探險樂園,我們分別搭乘了巨木筏和沿河鐵路火車,這些都是相對輕鬆且不用排隊太久的行程,剛剛在獨木舟上看到的風景,現在也能換個角度欣賞獨木舟,不知道正在划槳的人,是否覺得自己選錯了設施呢?亦或樂此不疲,覺得選到最有趣的體驗? 在西部地區晃了幾個小時後,我們又回到夢幻樂園,耳聞「小小世界」是一個很值得體驗的設施,且在開幕35周年後大幅翻新,雖然要現場排一小時,還是決定非玩不可。這是一趟幸福的環遊世界之旅,一搭上船就被周遭的氣氛感動,從歐洲出發,繞行亞洲、非洲、中南美洲等地,各地可愛的玩偶伴隨悠揚的歌聲,迴盪在室內空間裡。 白天看了真人版的迪士尼,傍晚看到Q版的卡通人物,突然忘了剛才排了一小時的辛苦,結束這一站,天色已經暗了,期待已久的夜間表演即將在灰姑娘城堡登場。這是一場絢爛燈光秀,搭配五彩繽紛的噴水表演及閃耀在城堡上的雷射光彩,隨著米奇登場,頓時變成大型音樂會,各種悅耳弦律及鮮明影像生動活潑呈現在遊客面前,所有人也都沉醉在這溫馨歡樂的國度裡。 看看時間,已經有點晚了,但遊樂園人潮依然不散,大家都捨不得離開,最後一站,我們想說隨意找一個排隊較少的設施,意外走進了明日樂園的「幸會史迪奇」,結果竟讓我們待了最久,也印象最深刻。 這是一個真實互動的歡樂對話,遊客坐在觀眾席上,和台上的史迪奇對話,雖然從頭到尾都只看到一個虛擬人物,但對話起來卻栩栩如生,彷彿真實存在,而且絕對沒有套招。只見史迪奇隨機拍攝台下觀眾臉廓,一旦被照到,工作人員就會拿麥克風給你,此時電腦史迪奇就會用日文問問題。 這不是一問一答而已,他是一整個有爆點的對話,螢幕上真實呈現史迪奇的表情及動作,聽到漂亮女生回答已經有男友,他還會露出失落的神情,一舉一動彷彿就是真實人物。在場有一位六歲的小朋友,最令人驚豔,史迪奇問他幾歲從哪裡來,便開始討論男孩的家鄉,好像曾經去過一樣,逗著孩子哈哈大笑。最後他拿出相機來跟大家合影,結束這趟外太空迷航旅程。 走出明日樂園,回到迪士尼大門,遊客們依依不捨踏上回家的道路,沿途工作人員依然熱情揮手,歡迎我們有天再回來。這是我第一次來到迪士尼樂園,也是這趟東京旅程最美好的回憶之一,它是一個童話堆積而成的世界,讓長大的我們重新找回孩童時代的純真。 原來,迪士尼樂園就是每個人心目中的小小世界…

東京迪士尼的微笑體驗(上):美好回憶,讓幸福跟著走

樂寫創辦人/Rick 走進迪士尼樂園,可愛的米妮正跟你熱情揮手、熱情的唐老鴨正在跟孩子合照,許多童話故事中虛幻的場景在這裡都變成真實故事,也讓真實世界的人們有機會和虛擬故事中的主角近距離面對面。然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不是這些故事中的人偶、也不是美輪美奐的城堡造景,而是一路上熱情與你打招呼的遊客或工作人員。 而這一切就從剛進門的那刻說起。 穿過剪票口,人潮紛紛朝主城堡方向前進,城堡廣場正前方,首先迎接我們的是「迪士尼樂園大樂隊」,英姿煥發的服裝、輕快的音樂加上耳熟能詳的歌曲,讓所有人沉浸在歡樂的氣氛中,三不五時樂團成員還會「搞笑」一番,露出滑稽的表情,互相打鬧一下。 迪士尼樂園分成七大主題,分別為世界市集、探險樂園、西部樂園、動物天地、夢幻樂園、卡通城及明日樂園。由於人潮眾多,排隊時間太長,因此樂園有推出Fast Pass快速通關的機制,遊客可以持門票到喜歡的設施預約,再根據預約到的時間回到現場即可。我們第一站選了「巴斯光年星際歷險」,這是一個光線槍打倒邪惡札克大王的故事,很多朋友都很推薦呢! 拿到預約時間後,這一小段空檔,我們回到主廣場前,四周已經聚集許多人,大家都期待著精采的萬聖節遊行表演。 迪士尼的遊行表演,一直都是最引人注目的活動,看著熟悉的人物出場,自己也彷彿走進了童話故事一般。一開始走在前頭的是大型花車,每位主角站在精心打造的舞台上,跳著專屬的舞步,並且和沿途遊客揮手致意。車子來到定點後,穿著萬聖節服飾的遊行隊伍便會展開一連串表演,讓遊客和舞者有更近距離的接觸。 迪士尼遊行有一首經典歌曲《幸福在這裡》,其中一句話寫到「讓心起飛、讓快樂跟隨你」,優美的弦律、可愛的造型加上親切的笑容,讓所有遊客都浸沐在幸福的氛圍中,也讓樂園瞬間變成歡樂嘉年華會。 結束大約20分鐘的遊行,人潮又開始往各個遊樂設施湧進,看一下時間,巴斯光年星際探險已經可以入場。這項遊樂設施兩人一車,左右各有一個記分板,沿著一條穿梭的軌道,只要成功射中出現紅點的邪惡大王,就會加100分,以此類推。 只見大夥玩得不亦樂乎,各種音效視覺燈光享受在眼前呈現,雖然一直都不清楚是否成功射中,但看到分數不斷累積還是相當開心,下車的時候,我偷看了前排遊客的分數,對比我的2000分,整整多了十倍,看來射擊還是有很多技巧的。 離開絢爛的明日樂園,我們來到夢幻樂園,愛麗絲、白雪公主、小飛象、小飛俠、小熊維尼等等著名卡通人物都在這區,也是最適合親子同歡的地方。這區的遊樂設施包含旋轉木馬、咖啡杯都是老少咸宜,還有很多精心打扮的角色扮演(Cosplay)人物在這裡拍照,完全融入那裡的背景主題。這裡我們選擇「小飛俠天空之旅」,乘坐海盜船從倫敦一路航向夢幻島,體驗主角彼得潘走過的各個場景。 這是一趟大約五分鐘的旅程,孩子們在前往夢幻島的旅程遭遇許多危險,彼得潘和虎克船長的戰鬥栩栩如生,順利救了公主也獲得如雷的掌聲。或許童話中總是要有點冒險以及征服困難的勇氣,才能激發出讀者面對現實生活的英雄信念,讓這個故事傳唱多年,直到現在。 走出「天空之旅」遊樂設施,時間已經過了正午,四周遊客紛紛在攤販前排隊購買午餐,看著滿滿人潮,我們心想:「買個簡單三明治,繼續下一趟行程吧!」隨機在附近找到了一間相對排隊較短的店面,店員帶著親切的笑容問: 「請問要幾個三明治呢?」

鑽入東京地下迷宮網,走進另一個世界

第三屆圓夢寫手/何健銘 在台北,大眾運輸系統的使用早已深入多數市民的血液中,成為 DNA 的一部份。對我而言更是如此。大部分場合我都是以公車、捷運加上雙腳前往我所要去的地方。兩年前的東京之行,透過自己的雙腳與眼睛,親身體驗到東京鐵路系統的複雜與巨大。 在東京的地上世界,是JR東日本經營的各線鐵道為主,其中最為人熟知就是鼎鼎大名的環狀山手線;若是深入到地下,則可分為公營的十三條線(都營四線以及東京メトロ九線)以及私人經營的地下鐵系統,他們交織出一張綿密大網,從地面深入地下,聯絡都內各個地點。 大多數時間,我們大都以地下鐵往來於各景點之間,對地下鐵系統的印象也比地上深刻。與台北捷運相較,有許多有趣的不同之處:台北捷運的入口大多做得相當明顯,就算是與建築物共構大多相當寬闊。可是東京地下鐵的出入口則是完全相反:其出入口外觀乍看之下跟臺灣地下道沒有兩樣,有些甚至隱藏在建築物的角落。 我所看到最隱密的一個入口,是在離商店街大門不遠處,有兩間商店中間夾著一個小洞,上頭掛著地下鐵入口的招牌。一走進去迎接我們的,是僅容兩人並肩而行的通道,以及迎面而來的理髮店,店家就鑲嵌在通道旁的一角,裡頭擺了兩套理髮椅,有著臺灣60年代的陳設風格。再走下去,就到了一條地下商店街。當時大部分的店鋪皆未營業,只有一隻日光燈作為照明,四周顯得昏暗。只看到一家小小的居酒屋中坐滿了人。當下竟覺得好像闖入了某個不為人知的異世界中。 站體部分不似台北捷運的現代與新穎,大多數車站裝潢多為深米色洗石子或褐色貼磚,看起來略顯陳舊。彷彿時間就這樣凝結在壁柱之間,與外界快速的流動毫無干涉。到月台上等車,除了看到路線圖與時刻表外,他們也做了車廂位置指示圖,告訴你在每一站停車時車廂所在的位置、距離何處出口較近等資訊。車廂內裝比較接近台鐵電車的樣式,以液晶螢幕或LED跑馬燈顯示乘車資訊。 至於地上系統的風光,則是在鐵路全面地下化的台北所未見。在東京如此擁擠的大都會中,居然還保留地上鐵道,對我而言可說是相當訝異。當然為了維持交通順暢,市區鐵道都是以高架方式呈現。隨著路線緩緩前進,城市細微的風貌盡收眼底。也是旅行中的一項收穫。 當然車站與車廂的使用主體還是人,我在這些地方所見到的人都是忙碌的,腳步比起台北快上許多。尤其身處大站時,更能感受到人群的流動。一次我站在新宿車站的地下通道,只見一波波行人浪潮往四面八方拍打,紊亂而有壓迫感的的氣息將我淹沒。只不過經過數秒鐘的時間,我就趕緊移動,免得窒息。不過進到車廂內,就是一個無聲世界。若非閉目養神,就是直盯著手機螢幕,不過不分時段,總會有幾位看書的人。比起臺灣,要來的多一些。 一個城市的流動,決定了它的步調、氣息與風景,而流動的形式則有許多種。我在東京所看到的地下鐵,是一個與地上截然不同的風景: 複雜,但有秩序地運輸這個城市的活力、疲倦與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