擇伴固執的環島初體驗

第三屆圓夢寫手 / 丘嘉儒 旅行在不同時間、情境,能賦予一群人各種意義:旅行可以是忙碌之餘的喘息,可以是身歷其境的增廣見聞。 對於即將畢業的學生們來說,則像是一個段落後畫下的休止符,給自己和身邊的人一個機會留下更豐富的回憶。 學生們隨著木棉的棉絮染的街道一陣白,開始規劃起自己的畢業旅行。身邊多數的朋友都因為一些關於國內旅遊的負評,選擇搭上飛機去國外一趟輕旅行,而我和朋友們卻是反其道而行,不只是要國內旅遊,更是要嘗試我們每個人生平的第一次──環島。 為了配合大家有限的時間,五天四夜的環島,交通工具的規劃從原本的機車變成最後定案的汽車,在各縣市選擇的景點也有別於多數人想到的一些名勝古蹟等的觀光勝地,我們選擇從大家相遇的台中中山醫學大學出發,順時針探訪台灣的七個極點──最北、最南、最東、最西、最中、最高、最低,途中更是計畫前往每個人的家鄉,在各自家中客廳的沙發上合照。 旅程的第一站是我的家,雖然大家才第一次來訪,卻也因為原本就緊密的感情,讓「客人」這兩個字的氛圍從家中散去;也因為我平時的分享,父母和朋友們的互動就像熟人一樣親切。我們接連前往了另兩位朋友的家,沿著山路,聽著其中一位介紹她從小到大讀的每所學校,踱步走在街上,聽著另一位朋友介紹平時走的每條路線,就像能看到她們還充滿稚氣的背著雙肩書包上學的模樣,那時觸動我的並非只有想像中那種陽光灑在臉上的感覺,而是能如此親身參與及碰觸到摯友的回憶。 台灣最北點是富貴角燈塔,離停車場雖然有一段路,但走在小徑上便可看到許多網路紅人打卡的老梅綠石槽,鑲嵌在海岸邊就像是沙漠出現的綠洲一般,有著特別和生意盎然的氣息,而黑白相間的燈塔也因為簡單的色調、有設計的線條而散發出一股年輕的氣息,即便天色有些陰暗,卻遮掩不了最北端的朝氣。 當我們到達最東點三貂角燈塔時天已經黑了,所以大夥兒原本對於黑夜的燈塔是沒有什麼期待的,但當我轉過一個彎,燈塔便入我的視線內,那指引船隻的光剛好掃過我們的身後。那時,周遭的黑夜就像消失了一般,那瞬光照進我們的心裡,就像希望突然被點燃,大家異口同聲的「哇!」,接著又跳又叫的享受著那樣衝突的美景。 回程經過福隆,餓過頭的大家大口嗑著便當,便是仰頭一陣睡,直到抵達我們住宿的地方──台北奉天宮,為了省下開銷,香客大樓的物美價廉便是我們一行人的首選,但沒想到除了住宿本身的舒適外,站在房間的門口,就可看見101聳立在樓房之中,帶著這樣的好心情,宵夜散步到饒河夜市結束了第一天。 隔日,為了趕著在台東住宿,我們早上八點就啟程,在宜蘭稍作停留後,便一路驅車踏上蘇花路段,我們在車上玩著想歌名的遊戲,消磨了大半時間,但最終大家還是敵不過蜿蜒山路所導致的暈眩,紛紛睡去。這趟路因為伴隨著毛毛細雨而開得更加緊張,但是隨著東海岸的海從地平線漸漸顯現,心理的壓力瞬間釋放了許多,濃霧使我左手邊的海與天相連,分不清誰是誰的美麗在我心裡綻著。 通過九彎十八拐的折磨後,花蓮太魯閣及時顯現,或許是睡飽了、也或許是山林裡空氣的清新,大家漸漸回復生氣,在山的擁抱留下許多合照,又踏上前往台東的路。到達台東已是晚上,我們一行人拎著池上便當,住進第二間香客大樓──台東寶華山慈惠堂。 第三天就不如前兩日那麼匆忙了,我們悠閒地駛向屏東,而屏東的風景則和北部、東部十分不一樣:寬闊的街道,穿著短褲、夾腳拖,拿著手機猛力拍照的遊客,讓人彷彿置身於某個不在台灣的熱帶島嶼。而來到台灣最南點墾丁,毒辣的太陽曬得大家眼睛瞇成一線,被烏雲遮蔽了好幾天,在陽光底下,大家彷彿裸身一般,直希望陽光曬進每寸肌膚中。 從沒到過屏東的我,在接連的後壁湖、秘境小巴里島、墾丁大街都感到很新奇。 然而最讓我念念不忘的則是我們一行人在南灣,躺在沙灘上我們每個人說出自己的願望,相約要一起完成,即便夜已深,但微微的月光打在大家臉上,我卻依稀見到了剛進入大學青春臉龐的我們,我把這樣的畫面別在心上,在心中向海神說了千萬次,願我們五個人能延續更多美好的片刻。 第四天我們的第一站是在紅豆的故鄉──萬丹,純樸的萬丹鄉下是其中一個朋友的家鄉,在我們探訪的時候巧遇神明的生日,於是一行人很順理成章的融入進香團隊中。眼前的台灣傳統文化,是朋友小時候天天能見的日常,不如現在許多人口中惡劣的評論,我能看見許多美的、文化的東西在遊行間流動,那裏面蘊含著台灣人的信仰和生活的希望,而那樣的感動在朋友父母的熱情招待下更顯得清楚。 滿足的攜著整個萬丹的熱情以及手邊的紅豆餅後,我們接著來到高雄的極低點,這是整趟極點旅程中最特別的一個點,因為它身處在高雄的過港隧道中,隧道裡沒有標示出最低的位置,所以大夥兒都全身貫注的在透過自己的觀察找到最低的點,這一站我們在車上拍下照片(當然駕駛是沒有辦法回頭的),這張照片也似乎把大家玩得不亦樂乎的特別經歷存檔於記憶裡;然而相較於夜晚的最西點──台南國聖燈塔,在蚊子的攻擊以及黑至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下,我們迅速的拍完照後就離開了。 我們來到了台南,位於眷村的朋友家,放眼望去一間間的平房,就像戲劇《光陰的故事》或是從母親口中才能看到、聽到的畫面,「唰唰唰」的麻將聲以及路旁雜貨店門口大家七嘴八舌的聲音,讓我瞬間好像成為衣服扎進褲子,襯衫燙線的少年,從沒有鐵窗的窗戶稍稍的窺進大家的房裡,我說自己像個偷故事的過客,想從那樣的狹小窗台中看見什麼。我感受到的從整個社區流洩出來,充滿故事的感覺,也在那一瞬,我才想到這個在台南的朋友,是怎麼樣成為一個這樣有溫度的人。 最後一日住宿我們落腳在嘉義,當天的最後一站是在嘉樂福夜市,挨著肚子餓,大家都點了一份小時候到夜市最愛吃的「牛排」,狼吞虎嚥之下成為了我們最安靜的一餐,沒有交談的情境想像起來好似尷尬,但是在我們五個人之間卻是彼此信賴和沒有包袱的象徵,我們接著玩了投籃機、碰碰車,最後還射了箭。回民宿,則是大家一起玩了小遊戲,我們蒙著眼抽選從宜蘭買的不同辣度的辣椒巧克力,邊配著電影,結束了出遊的最後一夜。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