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灣跑到矽谷工作後。我才真正體會到世界的格局

我很喜歡股神巴菲特的一句話:「做你沒做過的事叫成長;做你不願意做的事叫改變;做你不敢做的事叫突破!」其實,恐懼跟勇敢是一體兩面,突破自我的限制,嘗試原本不敢做的事情,生命的道路會在不知不覺中變得更加寬廣。 今天的我如同往常,一大清早搭上火車,休息之餘偷聽旁邊兩位白人工程師在分享我聽不懂的語言,掃過眼前那宛如聯合國般,各式各樣的種族和平相處的場景。 接著,火車到達了矽谷。我走向停車場並且拿起車鑰匙按下解鎖鍵,就在把車門關上的那一瞬間,我忽然驚醒到! 天啊!我這輩子從來沒有真正開過車,結果現在我竟然一派輕鬆地準備開車去上班!假如我沒有離開台灣的話,我還有辦法像現在這樣子開車嗎? 原來,恐懼的另一面就是勇敢啊! 我在車子裡沉思了一下… 想起當初學開車時,緊張到手抖個不停,車子還會突然爆衝; 想起安檢在問我問題時,我慌到連最簡單的英文句型都忘得精光; 想起第一次搭火車時,我還故意坐到最角落的地方,害怕跟當地人聊天。 這些林林總總的害怕與困擾,似乎像過眼雲煙一般;恐懼依舊存在,但比較有辦法去面對。只是短短在美國待半年的時間,怎會轉變這麼大? 就跟所有留學和移民的朋友們一樣,連自己也訝異到,人類真的可以為了改善自己的生存條件,去適應全新環境的本能。 人見多了.反而對世界的不公平充滿了豁達 以前住在台灣的我,看著別人的生活富裕時,總喜歡放大他們的幸福;看待自己生活時, 總喜歡擴大自己的煩惱,對自己的生活總有太多的不滿。就像我去年寫的一篇關於「厭世代」的文章。 然而到了矽谷以後,這裡的有錢人和窮人一樣多,全世界各種族的人全部集中在這裡來!有人有錢到突破你的想像空間,也有人的境遇比電影情節還要戲劇化。 我在這裡認識了一位億萬富豪的兒子,大學開著藍寶堅尼,住在非常昂貴的富人區地段,年紀輕輕就全身穿戴名牌的他,從來不缺任何的物質享受。 然而,他的處境就像中國歷代的小黃帝,眾臣表面上在底下叩頭,卻沒有實質特權。別人不重視他,反而在事業上四處碰壁搞得無所適從。 另一位和我一起上班的女孩,她是清朝皇族的後代,歷史上真正的「格格」 。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她們家族遭受迫害,逃離家鄉、隱姓埋名。從富貴皇族變回一般的市井小民,但她的父母仍然努力拉拔她出國唸書,而她確實也很努力! 工作聊天時她跟我說過,她的夢想很簡單,就是跟一個好男人有個幸福美滿的家庭。我感覺我們之間的距離好接近,而歷史上清朝也才消失100年的時間而已。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