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嶼,一座足以包容一切的小島

第三屆圓夢寫手 / 黃靖純 打工換宿日常,需要的只是那刻的勇敢 「失戀、失志、失業」聽說是最常來蘭嶼的三種原因,我也不例外。大學愛情學分修好修滿,失戀悲傷情緒讓我迷失了自己,用忙碌生活填滿大學日常,出社會前的小假期決定給自己一個不一樣的體驗。寄出換宿表單給喜愛的咖啡店,卻得到老闆回應名額已滿,推薦我到隔壁鄰居的酒吧「下半場 in 豬圈旁」,一杯就醉的我腦海卻閃過「有何不可」的想法,就這樣帶著滿滿未知被錄取了。 如果順遂的旅程,那就不冒險了 出發前因為颱風原本的航班取消、訂不到火車票,只好臨時查網路上的其他方案。於是改搭接駁車再轉搭船班,心裡不免開始對這趟旅程有些害怕。但一踏上蘭嶼,看見海洋無盡、天空的遼闊、羊群自在遊走,我就知道我來對了。當地人的熱情讓我放下了原本的害怕,決定將自己以輕鬆的態度享受未來一個月假期。 關於我的換宿日常 「下半場 in 豬圈旁」是我換宿的店家,位於蘭嶼最北端的朗島,是一間無酒單的酒吧,更是當地人夜晚休息聊天的空間。喝著冰涼的啤酒或是調酒師為你而調的酒,吹著海風,伴隨店旁的淡淡豬屎味,我想那就是屬於打工日常的朗島味吧。 換宿期間正值世足賽的火熱,想起總冠軍賽那一日,老闆爬到別人家的牆壁掛上大螢幕,在酒吧的屋頂放上沙發,讓整個部落的人與遊客都能一起來感受世足賽熱血沸騰的氛圍;夜晚當地人常常會煮魚湯、抓螃蟹,跟我們分享當地的美食。隨著海風拂過臉頰,他們總會與我分享很多關於過去蘭嶼的故事,更提醒我們要好好記住現在的美景,也許下次回來就不一樣。島上的居民告訴我,不管是什麼原因來到這裡,將心放空,蘭嶼會告訴你答案的。一直到結束蘭嶼換宿,準備離別的那刻我才明白這句話的含意。 在蘭嶼的每一天都像探險。記得有次家裡突然沒水了,老闆說要帶我們去深山找水源。隔天一早我們換上與雨鞋、戴著迷彩帽、拿著鐮刀、背著水管,七個人就這樣浩浩蕩蕩出發。沿路手腳並用,攀爬找出可以走的路,老闆隨處摘水果讓我們補充體力,就這樣我們找到了被石頭壓破的水管,完成了找水源的任務,也看見蘭嶼祖先們的智慧,更深切體會小島大地自然的美好景象。 用當地人的方式,記錄屬於我的小島生活 「好好體驗,好好放空」,把自己成為了當地人,早起晨跑、與其他夥伴們一起買菜做早餐、空閒時待在發呆亭休息看書。有時浮潛、有時與小幫手們在夜晚裡彈著吉他、唱著歌,偶而抬頭看星星聊著各自的夢想或煩惱,在那一刻覺得我們並不孤單。 記得離開前的夜晚,蘭嶼的朋友們在海邊生了點營火,烤了隻雞、喝著啤酒、唱著歌。也許大家都因不同原因來到這裡,但在蘭嶼總能帶著滿滿的溫暖回去。蘭嶼不會告訴你該怎麼做,而是告訴你相信並且享受那些過程。朗島村像個家,部落的人總是溫暖且溫柔對我們,常常大家群聚一起吃飯聊天,各自煮點菜調點酒、說說笑笑的日子,我想那是我們在忙碌的大島生活中難以獲得的心靈舒壓。 在蘭嶼的最後幾天,我給了自己一個大禮物 一直想要用不同方式看蘭嶼,前一天夜晚跟小幫手聊到想徒步環島,臨時起意隔天凌晨四點帶著「徒步環島日常」、「貝拉日常」伴隨日出就這樣出發了,感受每個部落不同的風俗。走到中午豔陽讓我們都快放棄了,雯雯冰店的大哥看著我們泛紅到無神的表情,還找了一台貨車讓我躺在上面稍稍休息,沿路有人幫我們加油打氣、有人想載我們一程,我想這就是小島的熱情。14小時沒有休息,雙腳破皮、皮膚曬傷,但我們還是堅持用雙腳把38公里的蘭嶼走完。我最感謝好姐妹小美與我一起完成這夢想,在旅程中的熱到懷疑人生,但就是因為有彼此的鼓勵才能一起完成這項挑戰。 … More

擇伴固執的環島初體驗

第三屆圓夢寫手 / 丘嘉儒 旅行在不同時間、情境,能賦予一群人各種意義:旅行可以是忙碌之餘的喘息,可以是身歷其境的增廣見聞。 對於即將畢業的學生們來說,則像是一個段落後畫下的休止符,給自己和身邊的人一個機會留下更豐富的回憶。 學生們隨著木棉的棉絮染的街道一陣白,開始規劃起自己的畢業旅行。身邊多數的朋友都因為一些關於國內旅遊的負評,選擇搭上飛機去國外一趟輕旅行,而我和朋友們卻是反其道而行,不只是要國內旅遊,更是要嘗試我們每個人生平的第一次──環島。 為了配合大家有限的時間,五天四夜的環島,交通工具的規劃從原本的機車變成最後定案的汽車,在各縣市選擇的景點也有別於多數人想到的一些名勝古蹟等的觀光勝地,我們選擇從大家相遇的台中中山醫學大學出發,順時針探訪台灣的七個極點──最北、最南、最東、最西、最中、最高、最低,途中更是計畫前往每個人的家鄉,在各自家中客廳的沙發上合照。 旅程的第一站是我的家,雖然大家才第一次來訪,卻也因為原本就緊密的感情,讓「客人」這兩個字的氛圍從家中散去;也因為我平時的分享,父母和朋友們的互動就像熟人一樣親切。我們接連前往了另兩位朋友的家,沿著山路,聽著其中一位介紹她從小到大讀的每所學校,踱步走在街上,聽著另一位朋友介紹平時走的每條路線,就像能看到她們還充滿稚氣的背著雙肩書包上學的模樣,那時觸動我的並非只有想像中那種陽光灑在臉上的感覺,而是能如此親身參與及碰觸到摯友的回憶。 台灣最北點是富貴角燈塔,離停車場雖然有一段路,但走在小徑上便可看到許多網路紅人打卡的老梅綠石槽,鑲嵌在海岸邊就像是沙漠出現的綠洲一般,有著特別和生意盎然的氣息,而黑白相間的燈塔也因為簡單的色調、有設計的線條而散發出一股年輕的氣息,即便天色有些陰暗,卻遮掩不了最北端的朝氣。 當我們到達最東點三貂角燈塔時天已經黑了,所以大夥兒原本對於黑夜的燈塔是沒有什麼期待的,但當我轉過一個彎,燈塔便入我的視線內,那指引船隻的光剛好掃過我們的身後。那時,周遭的黑夜就像消失了一般,那瞬光照進我們的心裡,就像希望突然被點燃,大家異口同聲的「哇!」,接著又跳又叫的享受著那樣衝突的美景。 回程經過福隆,餓過頭的大家大口嗑著便當,便是仰頭一陣睡,直到抵達我們住宿的地方──台北奉天宮,為了省下開銷,香客大樓的物美價廉便是我們一行人的首選,但沒想到除了住宿本身的舒適外,站在房間的門口,就可看見101聳立在樓房之中,帶著這樣的好心情,宵夜散步到饒河夜市結束了第一天。 隔日,為了趕著在台東住宿,我們早上八點就啟程,在宜蘭稍作停留後,便一路驅車踏上蘇花路段,我們在車上玩著想歌名的遊戲,消磨了大半時間,但最終大家還是敵不過蜿蜒山路所導致的暈眩,紛紛睡去。這趟路因為伴隨著毛毛細雨而開得更加緊張,但是隨著東海岸的海從地平線漸漸顯現,心理的壓力瞬間釋放了許多,濃霧使我左手邊的海與天相連,分不清誰是誰的美麗在我心裡綻著。 通過九彎十八拐的折磨後,花蓮太魯閣及時顯現,或許是睡飽了、也或許是山林裡空氣的清新,大家漸漸回復生氣,在山的擁抱留下許多合照,又踏上前往台東的路。到達台東已是晚上,我們一行人拎著池上便當,住進第二間香客大樓──台東寶華山慈惠堂。 第三天就不如前兩日那麼匆忙了,我們悠閒地駛向屏東,而屏東的風景則和北部、東部十分不一樣:寬闊的街道,穿著短褲、夾腳拖,拿著手機猛力拍照的遊客,讓人彷彿置身於某個不在台灣的熱帶島嶼。而來到台灣最南點墾丁,毒辣的太陽曬得大家眼睛瞇成一線,被烏雲遮蔽了好幾天,在陽光底下,大家彷彿裸身一般,直希望陽光曬進每寸肌膚中。 從沒到過屏東的我,在接連的後壁湖、秘境小巴里島、墾丁大街都感到很新奇。 然而最讓我念念不忘的則是我們一行人在南灣,躺在沙灘上我們每個人說出自己的願望,相約要一起完成,即便夜已深,但微微的月光打在大家臉上,我卻依稀見到了剛進入大學青春臉龐的我們,我把這樣的畫面別在心上,在心中向海神說了千萬次,願我們五個人能延續更多美好的片刻。 第四天我們的第一站是在紅豆的故鄉──萬丹,純樸的萬丹鄉下是其中一個朋友的家鄉,在我們探訪的時候巧遇神明的生日,於是一行人很順理成章的融入進香團隊中。眼前的台灣傳統文化,是朋友小時候天天能見的日常,不如現在許多人口中惡劣的評論,我能看見許多美的、文化的東西在遊行間流動,那裏面蘊含著台灣人的信仰和生活的希望,而那樣的感動在朋友父母的熱情招待下更顯得清楚。 滿足的攜著整個萬丹的熱情以及手邊的紅豆餅後,我們接著來到高雄的極低點,這是整趟極點旅程中最特別的一個點,因為它身處在高雄的過港隧道中,隧道裡沒有標示出最低的位置,所以大夥兒都全身貫注的在透過自己的觀察找到最低的點,這一站我們在車上拍下照片(當然駕駛是沒有辦法回頭的),這張照片也似乎把大家玩得不亦樂乎的特別經歷存檔於記憶裡;然而相較於夜晚的最西點──台南國聖燈塔,在蚊子的攻擊以及黑至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下,我們迅速的拍完照後就離開了。 我們來到了台南,位於眷村的朋友家,放眼望去一間間的平房,就像戲劇《光陰的故事》或是從母親口中才能看到、聽到的畫面,「唰唰唰」的麻將聲以及路旁雜貨店門口大家七嘴八舌的聲音,讓我瞬間好像成為衣服扎進褲子,襯衫燙線的少年,從沒有鐵窗的窗戶稍稍的窺進大家的房裡,我說自己像個偷故事的過客,想從那樣的狹小窗台中看見什麼。我感受到的從整個社區流洩出來,充滿故事的感覺,也在那一瞬,我才想到這個在台南的朋友,是怎麼樣成為一個這樣有溫度的人。 最後一日住宿我們落腳在嘉義,當天的最後一站是在嘉樂福夜市,挨著肚子餓,大家都點了一份小時候到夜市最愛吃的「牛排」,狼吞虎嚥之下成為了我們最安靜的一餐,沒有交談的情境想像起來好似尷尬,但是在我們五個人之間卻是彼此信賴和沒有包袱的象徵,我們接著玩了投籃機、碰碰車,最後還射了箭。回民宿,則是大家一起玩了小遊戲,我們蒙著眼抽選從宜蘭買的不同辣度的辣椒巧克力,邊配著電影,結束了出遊的最後一夜。 … More

用愛播種的希望黃豆田——豆腐哥的感動料理

樂寫新竹區寫手 / 游明珍 四年臉友相見歡 與池上豆腐哥(本名:張志中)當臉友大約四年的時間,當初是 2014 年去苗栗樸食小舖的宜璇介紹認識的,一轉眼在臉書上互動四年卻未曾謀面過,知道他 2015 年搬去台東池上,找到土地開始種植台灣本土黃豆,想親自拜訪見識,終於這次環島能夠「網友相見會」了。 沿著197縣道騎單車,經過吵鬧擁擠的伯朗大道後,萬安低矮老房子一陣寧靜和諧,認出網路上「豆芳華——池上。豆屋」照片。豆腐哥親切的出來打招呼,並端上一壺新鮮香草茶,內有:迷迭香、薰衣草的三角茶包加上自己種的薄荷、馬鞭草。自然香味帶給口腔一陣舒爽,也是讓嘴待會能夠更細緻品嘗豆腐哥美味的料理。 在餐飲業服務多年的豆腐哥,對於食材及料理有一定的講究。有鑑於台灣每年進口二百五十萬噸的黃豆,且 90% 都是基因改造的,豆腐哥的理念是:「一家豆腐店可以支撐三公頃的黃豆田」,希望能讓在地非基改的黃豆能在台灣慢慢擴展開來,除了不必依賴進口外,最重要的是能夠對台灣土地友善,並讓台灣人能夠享用到健康在地好豆。由於美國使用黃豆是先榨油,剩下豆粕再提取卵磷脂,提煉乳化劑,最後的豆渣才拿去做飼料。反觀國人是將豆製品當食物大量食用,尤其素食者補充蛋白質,健康非基改的黃豆占了相當重要的地位。當初尋覓適合培植土壤一路來到了東部,當他得知池上有人種植小麥時,豆腐哥終於找到寶地,因為可以種小麥田地就可以種黃豆,他興奮決定在池上開始黃豆復耕計劃。「我是追逐田地而來的。」豆腐哥笑著說。 美味現作的蔬餐養生餐 餐點都是現作,那熱騰騰的料理一上桌時,鮮豔豐富的五行顏色先挑起了食慾。兩塊雙色豆腐,黃豆腐是淋上陳源和陶缸古法醬油膏,而黑豆腐上是由豆腐嫂親手製作的素食炸醬。 綠色蔬菜是豆腐哥早上特挑青嫩的油菜加醬油及薑油涼拌;清爽如沙拉的一道蕃茄與紮實的薑黃豆干,並加入九層塔子、花、葉調味,令人驚喜的清香韻味久留口齒間,最上方還有野放醃梅子讓此道菜又略帶梅酸甜味。豆腐哥提到這個野放梅其實是美好的意外,由於中國進口的梅子低價大量傾銷,台灣在地梅就乏人問津。「這個梅子樹根很深毀不掉,一定要花錢用挖土機!」也因為這個原因,農人就隨它野放了,所以我們現在意外能享用自然農法的野梅。配上曾榮獲全國稻米比賽冠軍,有「總統米」美譽的邱垂昌白米,香氣交融,口感十足。 香氣濃郁的味噌湯,是屏東後灣黑貓姐用海鹽加豆腐哥的豆子做成的味噌,湯裡香甜的小蘿蔔是田裡隨便長的,沒有特別照顧卻在湯裡展現天然甜味,讓人讚不絕口的味噌蘿蔔湯。最讓我驚豔的豆渣餅,是以帶有柑橘香氣的刺蔥與蒔蘿為香料製作而成的。根莖長得像香菜的蒔蘿,就是很多人誤以為的茴香,豆腐哥都稱它為「客家茴香」,是因為都出現在客家人鄉間。最後一道甜點是紅棗豆花,用台南關山糖廠白甘蔗熬煮的糖水,加上綿密香氣豆花,而上面的紅棗也是精心挑選苗栗在地產的。 從土地到餐桌 享用了養生美味的慢食料理後,豆腐哥拿出訂製的杉木,為我們講解豆花、豆腐及豆干的製作過程。「豆花是完全不脫水,豆腐是把豆花脫一半的水,而豆干是脫水到沒有」豆腐哥以詼諧有趣的形容詞形容製做過程。在製造豆腐過程中,捨棄食用石膏,而改用天然鹽滷來取代。 豆腐哥講解著豆腐時,突然問我們:「你們想不想去黃豆田看看?」三個女生非常欣喜應和,豆腐哥騎著車就帶領我們三人出發。一路上看著涼爽晴天,剛播種浮在水田的青綠秧苗,襯著後面藍天白雲的高聳山脈,交織成一幅美麗田園風光。一路上我們還巧遇了會親近人的牛群、採收老薑的農人們等等。 … More

在一次次旅程中成長:最難的不是環島這件事,而是如何跨出這一步

北區圓夢寫手/阿西 每當我說出要一個人旅行時,聽到的總是「很危險」三個字,老實說,我知道這確實存在著一些風險,但還不至於到「很危險」,端看我怎麼規劃地點與時間。在我媽的眼裡,旅行對我而言只是玩樂,確實,剛開始的我只想到玩樂,那是因為我也沒料到自己會在一次又一次的旅程裡長大。 學生時代,想找旅伴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只要是沒打工的同學,總能在臨時起意後就出發了。猶記得專五那年,每天不再有滿堂的課,所以捨棄了校車,改由自己搭客運每天來回基隆上課,也因如此,常常在中午結束課程之後,就跟同學約了一起到處玩。白米甕砲台、大武崙砲臺、九份、金瓜石、和平島、廟口…等等,都留下了我們的足跡。   畢業之後進入職場,大家任職的公司排班制度都不一樣,有人週休二日、有人輪休,以至於大家的時間越來越難配合,能一起出遊的機會也漸漸少了。有一次,很難得的跟同學約到時間,沒想到當天早上卻收到她不能前來的訊息,雖然很失望,但我不想改變計劃,依然決定出發。當年要做出這個決定其實很困難,因為每一次的出遊總是有人陪伴的我,壓根不會想到要一個人出去,身邊沒人陪,多沒安全感,而且我還會害怕。但當時我是憤怒的,甚至壓過了害怕,但我想證明自己一個人也能出遊,於是帶著沒有人陪也可以的心情,一個人踏進了「中影文化城」。   結束參觀中影文化城之後,我有一種「原來這就是一個人出遊的感覺」,雖然當下沒有人可以聊天,但也表示我不需要配合另一個人,而且可以自己決定停留的時間,原來一個人出遊這麼自在!我像是嚐到了甜頭般的上癮了,接著我開始試著在休假日的時候獨自走上台北街頭,慢慢的學習一個人的旅行。   工作兩年之後,我被公司派到台中設立一個新的據點,除了姐姐與她婆家的人以外,我沒有半個認識的人住在台中。剛開始我完全不敢亂跑,因為聽聞台中的治安很差,所以每天下班後,買了晚餐就回套房,直到隔天早上要上班時才出門。適應了幾個月之後,我才慢慢的開始四處溜搭,休假時也不再回台北了,而是留在台中,走訪平常不會去的地方,此時正是我真正享受獨立生活的開始。 有一天,我看了一本旅遊雜誌正在介紹「金門」,當時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居然就排了假,買了機票,一個人飛了過去。當我租了機車,騎在金門的土地上時,當下真得說不出的快活! 自由、自在、一切由我作主,那感覺真是暢快啊! 但這種舒暢感卻在我走入「瓊林戰鬥坑道」時開始破滅。當服務台裡的老伯伯看到登記進入坑道的名單只有我一個人時,發出了好大一聲「啊!」,當下我心想,有需要這麼驚訝嗎?接著我就傻傻的通過柵欄,走下通往坑道的階梯。當戰鬥坑道出現在我眼前時,我瞬間明白,為什麼那位老伯伯這麼驚訝了,這個看不見前方100公尺處的坑道,也太陰森恐怖了吧!但如果此時放棄走上去的話,也很丟臉耶! 於是,在一陣內心掙扎之後,我鼓起勇氣,硬著頭皮的進入坑道了。沒有日光燈照明,而是微暗黃燈的坑道,只有我的腳步聲,一步一步的踏著,整個空間安靜的嚇人。我不敢回頭,也不敢四處張望,我的視線只有前方,我不敢拍照,拒絕停下腳步,我只想趕快走到另一頭的坑道口。當我走出坑道,看到太陽的那一刻,我高興的笑了出來。   經過了「瓊林戰鬥坑道」的洗禮之後,接下來的「馬山觀測站」以及「翟山坑道」我也學乖了,我會先在入口處等看看有沒有別的遊客要進去,有的話就尾隨在他們之後一起進入,沒有的話,單槍匹馬也不再那麼害怕了。 我並不後悔做了獨闖金門的這個決定,因為這趟旅程,讓我扎扎實實的學到了「如何克服恐懼」,而且我真的做到了。   回到台灣後的某天,突然有了環島的念頭,但環島跟金門的坑道不一樣,環島不僅需要勇氣,更要有體力與耐力。但這念頭,一天比一天還強烈,就在我調回台北總公司的隔年,我將這念頭付諸實現。我沒做什麼行前功課,只知道走台1線到屏東,走台9線回台北,然後跟公司請了7天假,帶著一張地圖,就騎著我的摩托車出發了。 當我騎到湖口老街時簡直樂歪了,因為這是我第一次自己騎車到台北以外的城市。行經台中大肚區時,碰上兩台競速的汽車,當下真的很害怕,但這個路段沒有任何商店及行人,它就是一個很大的公路,我不可能停下來,只能前進,但是我刻意的放掉油門,讓車速慢下來,直到那兩台車消失在前方之後,我才開始加速。第一天,騎了六個小時,194公里的路程之後,終於抵達台中南屯區,回到還沒退租的套房,立刻進入昏睡。 第二天,經過了嘉義北回歸線,抵達了台南,在白河看不到半朵水蓮,卻誤闖了墓仔埔。第三天,發狂了騎了七小時,238公里,只為了想早點抵達渡假勝地──墾丁。當我走在墾丁大街時,我學會了「和自己做朋友」;當我夜晚騎著車在一片漆黑的公路上時,我學會了「面對黑暗」;當我半夜在民宿裡遇上靈異事件時,我又再一次的學到了「克服恐懼」。 … More

收集微笑的快樂旅人,摩托車環台全記錄

中區圓夢寫手/Doreen 從小到大旅行經驗不少,自從有記憶以來,旅行印象總跟車子連在一塊。早期家裡做山產批發,在二十幾年前,中橫路況還相當不好的時候,父親常開著大貨車載著我們全家去花東工作兼旅遊,到原住民部落跟原住民做生意。因此,對花東環境與原住民有特別的親切感,在定點與定點移動中,腦袋反而更加清晰,適合騎著車子適度放空、沉靜、思索並與自己對話。 我印象最深刻的旅行經驗,是我跟兩位朋友共同經歷的故事。我們騎著機車花了22天的時間,走過2300公里,配合當時天下雜誌辦的微笑319鄉活動,到處去收集鄉鎮印章。雖然事隔多年,但每次想起來還記憶猶新,彷彿昨日才剛發生過,是一段回想起來,嘴角會不自覺上揚的有趣經歷。 當時並沒有做太多的計畫,拿了天下雜誌跟微笑護照就出發了。沿途隨性恣意沒有設限太多,設定幾個大方向地點,騎到哪裡就在哪邊休息,喜歡跟在地人閒聊,發掘在地人的私房景點,也曾夜宿當地好心人的家,問路時遇到鄉下的阿伯阿嬸,他們都很熱情招呼我們,印證了這句話:「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     我們常常天色黑了,才開始找住宿或露營的地方,大部分都在學校裡面露營。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在南橫利稻國小的川堂紮營,海拔一千多公尺,當時是酷熱的夏天,平地炎熱但山上卻如此的冷,半夜還冷到起身穿著雨衣睡,這是我第一次體驗穿著雨衣睡覺。 在花蓮的國小,遇到可愛又頑皮的原住民小朋友,收帳篷時越幫越忙,還跟其他的小朋友吵起來,直嚷:「把你丟到太麻里隔壁」,這可能是他們罵人的話,想起來真的很可愛。在花東的時候,我們都借用學校的廁所水管,接一接沖冷水澡;最克難的一次,是在班級外頭的洗手台樑柱邊,直接用露營外帳搭了簡易的淋浴間,沖水洗澡,真的是「馬蓋先金頭腦」創意過生活。 在旅行的過程中,能簡單就簡單,衣服沒帶幾套,幾乎天天都在洗衣服,我們的摩托車後頭除了睡袋,還晾著未乾的衣服跟毛巾,叮叮咚咚地像極了流浪漢。有次在美濃問路,對方看我們大包小包的,知道我們是在環島,很開心地邀我們住她家,她說她也是台北過來的異鄉人,租一棟老厝平房,剛好有多餘的房間讓我們住,那裡是我第一次住陌生人的家。在當時沙發衝浪、Airbnb還未盛行的時候,去住陌生人的家還挺酷的。回想起她那友善又熱情的笑臉,人與人之間不就這樣單純簡單嗎? 沒有猜忌對立,互相釋出友善,祝福跟你結緣的每一個人。 我們走過許多原民部落,照片記錄許多偏遠山區自然美景。照片裡的景象,歷經多次地震土石流,美景已不復在,相當令人覺得惋惜。有幸看過這麼多曾經的美好,讓我體認到環境保護的重要,現在去爬山或是去溪邊,都會留意周遭的垃圾並順手撿起。雖然只是小垃圾,卻是對大地的愛護。 一個人可以改變世界,當下就是在保護在地環境最好的舉動。 此趟旅程,是追憶父親的一個旅程,父親年輕時也曾騎著野狼環島旅行過。常常在想這條路是不是也是父親所走過的路,三十年前的他,也許也站在這裡,看著某一處的風景,時間、空間慢慢在改變,只有記憶中的回憶沒有改變。想念一個人的時候,就去旅行吧。

W099 ★ ~ 走讀臺灣~看見各地不一樣的故事!

【瘋城部落圓夢寫手、走讀臺灣環島活動】 瘋城部落帶您走訪臺灣。了解臺灣的美、臺灣的文化。 來自全台各地的寫手作家用心採訪紀錄並且寫下屬於這些店家的特色,讓您看見在臺灣各個角落裡不一樣的故事。 說明:在作家陳幸蕙文章提到:「已故的前輩作家楊逵先生,晚年曾在東海花園種花。當有人問他,為什麼不再寫詩時,楊逵先生並未停下手中的工作,只一逕微笑著說:『我仍然在寫,只是,我是以鋤頭在大地上寫詩而已。』」 這塊土地上,還有很多人正在大地上寫詩,用自己的方式,從農業、文創、傳產到社企等各種領域,在自身崗位踏實工作,奮力與現實共存。 走,具有行動、深入探訪之意; 讀,不僅僅是文字上的閱覽,而是帶領著大家和我們一起瞭解: 臺灣有許多人一直默默地身體力行守護這片土地的價值,他們將生活實踐為一篇篇動人的篇章。我們讀的不只是文字,更是所有努力生活的人將生命澆灌成花的精神。 活動辦法: 1. 介紹自己城市或鄉鎮內的故事,文字1200字。寫作內容包括店家採訪。 2. 活動時間:2016/7/1~2016/7/20。 3. 所有人皆可參與此活動。 4. 有興趣參此活動的朋友們請將文案寄到rick.wind30@gmail.com信箱,我們會於8/1起將文章公於瘋城部落臉書粉絲專頁及網站。 ————————————————————————– 前五名交稿的幸運兒有機會可以得到「瘋城部落圓夢寫手們出版的第一本書喔」。是個關於夢想與實踐的走讀旅程~請大家多多參與並支持我們。 本文章版權為作者所有,瘋城部落僅作轉貼及宣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