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是我梳理人生的方式:瘋城部落八週年會演講後記(上)

第三屆圓夢寫手 / 朱思瑜 前言 今年二月,因著學姊的分享,我加入了瘋城部落創辦的「第三屆樂寫寫作團隊」。 起初,是希望能透過參與這個計畫,結交一些寫作同好,並且養成固定寫作的習慣。半年過去了,回顧這些日子,我深覺加入樂寫的獲得比我預先期待的多出更多。 在今年 8/11 的八週年會上,我與瘋城部落的大家共襄盛舉,並以講者的身份做了一場簡單的分享。我深知這場年會的幕後有許多負責且辛勞的推手,他們都是使年會能順利進行的重要功臣,也是讓瘋城部落能一路走下去的關鍵因素。 當初接下講者的重責大任,我的心裡交雜著興奮和緊張的情緒,畢竟演講向來不是我擅長的領域。過去在求學生涯中,我一向都擔任作文比賽的選手,對於演講領域少有涉獵。 這裡有個有趣的小故事。小學時我同時參加了演講和作文兩項競賽,後來只有作文得了名,於是就此與演講絕緣了。因此,這一次的分享於我而言著實是一大挑戰。 關於寫作 我常常覺得寫作是一項不怎麼有魅力的才能。比起能在舞台上唱歌跳舞、把玩樂器,甚至是說一口流利外文,都遠比筆耕還 charming 。尤其,今日許多人總喜歡把寫作和耍文青畫上等號,讓我更不願以「會寫作」為榮。 向來最討厭在營隊之類的場合被問到 你有沒有能秀給大家看的才藝? 那種時候,無限的自卑感總讓我尷尬得想找個洞鑽。而這種自卑的感覺是隨著年齡越演越烈的。小時候的我大概就像是哆啦 A 夢中角色「小杉」的設定:成績優異、備受老師稱讚、街坊口中所謂「優秀的鄰居家女兒」。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