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餐廳到土地再到關心社會,只是需要堅持和夢想

北區圓夢寫手/黃治鈞   「吃飯皇帝大」,幾乎所有人都需要進食,但「吃得健康、吃得安心」卻是一個極大的考驗。位於二二八公園旁的呷米共食廚房,就是一間提供有機食材、對土地友善的素食餐廳。   因緣際會之下來到呷米,首先映入眼簾的不是桌椅而是架上新鮮的蔬菜,拉了張椅子坐下,環顧四周,便能體會到簡單、輕鬆的氛圍。更重要的是,那種重新接近土地的感覺,讓每天在水泥森林中的急促腳步慢慢緩下來;讓總是因繁忙而吃下重口味外食的味蕾,可以重新品嘗到食物簡單的滋味。呷米共食廚房不同於咖啡館優雅的慢步調,而是回歸到最原始最接近土地的狀態。   創辦人楊佩珍說:「因為跟很多位小農合作,呷米的菜單也會隨著季節的不同而有所調整,讓前來吃飯的人可以吃到當季最新鮮的蔬菜。」她想要挑戰現代人的飲食習慣,讓外食族除了可以吃到健康的食物之外,也會買一些蔬菜回家自己料理,減少吃外食的次數。同時也透過販賣這些使用友善土地農法的蔬菜,讓消費者決定未來台灣農業的發展方式。只要更多人認同這樣的理念,就有機會改變現在「破壞環境」的農業型態。   楊佩珍向我推薦店內兩、三年來一直沒有變動過的一道菜「醬烤大總匯」。聽起來像是充滿醬汁、口味很重的感覺,但其實不然,醬烤大總匯是由當天採收狀況而決定烤盤上的蔬菜,簡單將蔬菜川燙放上烤盤些微烘烤便上桌,為的是讓客人品嘗最原汁原味的甜味,呈現蔬菜最真實的味道。   因為所有的食材都來自於小農,呷米也為客人做了最嚴格的把關,楊佩珍會親自到當地了解小農們所使用的農法並且確認作物的狀況,透過每一次拜訪認識更多供應商。現在呷米已經跟二、三十戶小農們有合作的關係,讓小農們辛苦種植的作物有一個平台可以販售,也讓客人們吃到最新鮮的蔬菜,成為串連小農以及消費者之間的餐廳。   「儘管曾經累到想要放棄,但想到比我辛苦的小農們都還在努力生產有機的蔬菜,我怎麼能辜負他們?」楊佩珍雖然一派輕鬆說出這段話,但透露的卻是一種堅持,只要還有小農們願意提供食材給呷米,他們就會繼續設計出當季的菜色給消費者。   呷米共食廚房除了提供有機的菜色給客人之外,也經常結合社運、環境議題的講座,讓來用餐的客人在吃飯之餘還能了解現在社會有什麼樣的議題需要被關注、被了解。   「我們希望呷米不只是一間餐廳而已。」   在每場講座中幾乎都能見到她的身影,聽得比任何人都還要認真,展現出「以身作則」的一個生活態度。這些親身經歷,讓消費者感受到呷米共食廚房不只是一間餐廳,更是一群關心社會議題的朋友聚集的地方。誰說餐廳只能滿足口腹之慾呢?下次當您匆匆經過二二八公園附近時,不妨稍微放慢腳步,走進呷米共食廚房,到店裡體驗呷米的精神和這些美味的蔬菜吧!

美食x電影x夢:魏德聖導演之特有種商行

北區圓夢寫手/洪宜楹 「特有種商行」是魏德聖導演從事電影行業多年後所開的餐廳,結合電影、文創及不定時的電影放映活動,常吸引影人及關注電影的民眾前往一探究竟。 位在臨沂街的寧靜住宅區中,不太醒目,僅有一塊仿木頭質感的小招牌,下方掛著商行主打的電影、咖啡及「藥」的復古鐵牌作裝飾,有別於一般咖啡廳的西洋精緻風格。庭院地板是不加修飾的水泥地,擺了一輛電影《KANO》中的日治時期復古腳踏車及兩組桌椅供客人用餐。店內同樣打造日式復古風,電影中的桌椅、櫥櫃、戲服等等均重現在眼前,彷彿置身於1930年代,而自己便是演員之一。 坐在角落的座位,點了「媽媽香菇雞」套餐。等待的同時拿了本電影書籍《阿爸的情人》翻閱,攝影張達隆的一句話深植人心:「創作的追求永無止歇、滿足。」這是他在多年拍攝電影的經驗中,因應場景變化、預算變動等情況下,必須對構圖、鏡頭做出相對應變得到的結論。作者在創作過程中,不斷因應情勢妥協,但在甘願妥協前也必定再發想其他可能性,而「不滿足」的念頭亦隨之而生。 於是創作的動力便在「變」的情況下前進著。 餐點上桌,放在刻有商行標誌的木板上,和諧且別具巧思。冰涼新鮮的高麗菜絲淋著酸酸甜甜的和風醬,清爽開胃;而油條有別於傳統口感,經商行改良的少了些油膩感,多了點麻花捲的厚實感,卻又不似它那麼硬;主菜香菇雞,燉得軟硬適中,咬下Q彈入味,份量多到可以配兩碗白飯。 將雞肉放進口中的那一刻,心裡暖暖的,「媽媽香菇雞」果然名符其實,會讓人想起媽媽的手藝。離開家後已許久未吃到適合自己味蕾的餐點,這頓飯實在令人感到滿足、感動。餐後的熱美式咖啡,濃郁而不苦澀,喝完一杯便喚醒了慵懶的周六午後。 走出1930年代,回到現實,看見商行的主人魏導演與一群朋友在庭院用餐,估計應是在與投資者討論電影事宜吧。這裡是個可以讓人找回對夢想的熱忱與初衷的地方,走進去,你想自己的夢;走出來,就換你「做」自己的夢了!

小車庫不是車庫,她的名字是夢想

東區圓夢寫手/蕭柏亞  腦內播放著宋冬野的《斑馬》,騎著腳踏車NO NAME,從東華後門的志學街左轉,進了三條巷子後,從遠處便能聽到的吠叫聲,「小車庫」到了。 小車庫它並沒有門,屬於一個半開放的空間,禹彤學姐(以下簡稱大鴨)正在沖製一杯美式咖啡,「哈囉,我剛剛想說蝦趴怎麼一直在叫。」蝦趴是一隻黑色的米克斯,也是相當親人的店狗,「隨便坐啊!等我一下喔!」大鴨熱情的招呼。 等待大鴨的同時,抬頭望了望小車庫的裝潢,由許多別人不用的舊家具組成,深綠色的舊沙發是客人的椅子,一個低矮的衣櫃和幾個大木箱放上桌巾,搖身一變成為有質感的餐桌,靠近牆地一邊是大鴨的書櫃,而二手家具之外的地方就由一個個紅磚所堆砌而成,簡約且溫馨。 大鴨對於美食,堅持純手工製成,所有咖啡、飲料和甜點都是當日現做,喜歡料理的她,也時常開發新產品,老顧客也理所當然的成為了免費的「受試者」。 剛忙完的大鴨,為我端上一塊檸檬蛋糕和一杯花茶後,便和我聊起小車庫的誕生。 其實也是源於店狗「蝦趴」,蝦趴其實是一隻流浪狗,學長撿到牠的時候,是一隻毛都掉光,長滿寄生蟲的小黑狗,為了照顧蝦趴,所以在外面找了住宿,而住宿有一個提供汽車停放的位置,有了這樣的空間,讓學長興起了改造這個「車庫」的想法。 一聊之下才知道小車庫原來有兩段故事。最初大家都想賺錢,但畢竟還是大學生沒有開店的經驗,經營起來起起伏伏。一年後,原先發起的學長畢業,大鴨課業忙碌,所以小車庫暫時休息了半年,在這段時間裡,她重新思考了小車庫的意義。現在對她而言,小車庫不是店,反倒像是一個工作室,一個迸發著所有可能性的地方。 就像她在小黑板上寫的『不要執著於對咖啡的想像』,她也希望小車庫是一個能夠帶給人放鬆的地方,即使不認識的人相聚於此,都能夠一塊愉快地談天。 「尚恩好久不見啊!」小車庫多出了一個人影,原來大鴨都會為每位熟客取一個綽號,然後親切地向其他客人彼此介紹,雖然客人來自不同科系的學生,仍然能夠在她健談的方式帶動整個氣氛,現在的小車庫就如同大鴨所期望的,一種放鬆的感覺。 每週四到日的晚上七點到十一點,配上一點咖啡與蛋糕的香氣,心血來潮也可以買點菜和大鴨一起搭伙,想聊天想認識新朋友,小車庫會是個不錯的地方。

科技人的傻勁,愛家人的堅持 ── 推廣全植物蔬食

新竹區圓夢寫手/李浩玄 新竹科學園區,台灣科技人才的搖籃,在這裡公司中的團膳卻一向普通,對工程師來說吃飯只是填飽肚子的例行公事。而在台灣IC設計業的龍頭公司裡,卻有一家蔬食店,為公司員工們的生活增添不平凡的滋味。他的名字是「愛家有機」蔬食。 李浩玄老闆,交通大學機械系畢業,外表十分年輕,八年的老師歷練加上八年的工程師經驗,因為一份聯合國環境氣候報告,改變了他對人生志業追尋的方向。報告書中的內容,與兩千多年前佛陀所提的不謀而合。 碳排過高的根因是畜牧業所造成的,要畜養一頭牛需要非常大量的穀物,而種植穀物所需的空間則需砍伐雨林換來。牛隻們所排放的甲烷正是造成地球暖化的元兇,其影響力遠勝於二氧化碳。種種證據對於年輕的李老闆是很大的衝擊,便將「減少肉類攝取、提高蔬食比例」設為自己新的人生目標。 於是,2011年「愛家有機」蔬食就在這樣的背景下誕生了! 愛家裡的「家」字代表的是地球,所謂愛家就是愛護地球,李老闆堅信從每個人自身的飲食觀念與習慣調整起,拓展到社群,積沙成塔,就能讓未來的世代有更好的生活環境。自從加入公司團膳餐飲服務後,至今愛家已經推出高達兩百多種的餐點,每週更換不同的菜色,不斷地求新求變是挑戰也是成就。 店裡面,最受歡迎的是「地瓜蔬果餐」,此餐有七種顏色,內含四樣蔬菜、兩樣水果再加上糙米與蒸熟的地瓜,搭上一碗可口的蔬食濃湯,熱量雖低吃起來卻又很有飽足感。除此還有抗癌的功效,特別是對抗大腸癌很有幫助,連公司副董事長都是此餐點的愛好者。 李老闆充滿自信地說:「蔬食餐點的設計,連很多營養師都做不到。如何妥善搭配不同蔬食產生綜效,甚至有食療的效果,是一門獨特的學問。」近年更將店上的招牌新增了「全植物蔬食」五個大字,強調全植物蔬食讓你吃得健康又安心。 蔬食餐飲要能長期經營著實不易,除了要能滿足小眾市場,更要能影響大多數葷食主義者,提高蔬食的比例進行體內環保。五年用心經營在公司內部備受肯定,若沒有一股傻勁無法堅持到今天,連其他餐飲業者也都佩服不已。 對老闆來說,最大的成就感來自於在人終要面對的飲食問題上,能盡己之力,持續推廣蔬食觀念、創造出新時代蔬食餐飲,更進一步建立蔬食體系。相信在他的努力下,將有越來越多人有蔬食意識,也願意提高蔬食飲食比例。

風城尋餚,用 12 元買得的人情味

新竹區圓夢寫手/許博涵 新竹,由於特殊的地理位置,讓這個城市始終和強風共舞。因此自古以來便有「竹風蘭雨」的俗諺。 每個人對新竹都有自己的詮釋。對政府而言,新竹是科技的重鎮,竹科的繁榮深深影響著台灣的經濟;對初來乍到的學子而言,新竹市是個冬冷夏熱、不適合人居的地方;對我身邊許多人而言,新竹是「美食沙漠」,食物的價格和品質始終不成正比。 然而我想說一個故事,一個本持初衷的故事。 談及這個故事前,我想先探討新竹的美食集散地--「新竹城隍廟」。新竹城隍廟最早建於清乾隆年間,是全台唯一的都城隍廟。城隍因專司陰間和陽間賞善罰惡,因此整體建築仿照古代衙門。 自古以來,廟宇都是地方的生活重心,因為每個人都有脆弱的一面,而信仰讓人民心靈有所寄託。固定的人潮自然會吸引商人,因而漸漸的形成市集。到了現代,成了觀光客口中的美食聚集地。然而我故事的主角,並非那些觀光客經常光顧的名店,反倒是一間遠離塵囂的小店。 離城隍廟大約500公尺的城北街上,有間架了「北門炸粿」招牌的民房。這裡沒有華麗的裝潢,沒有笑容可掬的服務生,更遑論是冷氣或是沙發椅。唯一有的,是老闆不停來回於油鍋旁的雙手,以及貫徹初衷的心。 北門炸粿已有百年歷史,現在的翁老闆是第四代的傳人。老闆想要讓客人用便宜的價格吃得最好,即便在原物料不斷上漲的現代,老闆也僅僅調漲過2元。而且每一樣產品堅持不偷工減料,而且沒有從市場買回的半成品,全是當天現做現賣。 搭配店內的醬料,大口咬下,蚵仔和配菜立刻湧入我嘴中,是新鮮的餡料才有的鮮甜滋味。芋頭片、地瓜片和蒜頭也都未因油炸而改變原味,原本的香氣反倒縈繞在口中。十二元在這個社會可以買什麼呢?在這裡,我不僅買到了一份美味的食物,更同時得到最真摯的人情味。 看著老闆堅定的眼神以及專注的神情,我彷彿看見所有認真努力台灣人的縮影。我相信大多數的台灣人是善良的,也相信唯有所有人能互相信任,社會資本的成長才能讓一個國家走得更久、更遠。

你可能不知道的「宜蘭炸醬麵」

北區圓夢寫手/蘇亞雯  身處在不同城市,對於愛吃的我,只要看到鹹酥魷魚與麵線,就會忍不住到各家攤販嚐鮮,另外就是爬文搜索美食,依照自己喜好慢慢體驗。然而多年以前,朋友FB的吃喝玩樂文,圖片中標註「炸醬麵」畫面卻久久令人難以忘懷,成為當我搬到這座城市,尋找在地口味的首要之選。 宜蘭縣是農業大縣,而居住的宜蘭市正是過去古城,整個舊城區範圍不大,也許是農人的飲食習慣以及純樸個性,乾麵搭配湯的組合成為不可或缺主食之一,所以旅遊推薦美食中,光這小城市就有許多的店家介紹。而今天主要談的,是我稱之「雙醬系列」的店家,菜單不外乎就是炸醬麵、麻醬麵、魚丸湯、貢丸湯及餛飩湯,以及湯類項目的混搭湯麵。 第一次吃到的「炸醬麵」是處於復興路的店家,沒有特別的名稱,人潮卻是絡繹不絕,原本以為觀光客居多,但仔細看看週遭客人,不乏是剛買完菜的媽媽,或是剛起床著輕裝的一家大小,以及剛運動完的長輩。在那一刻,除了吃著美味,實際也融入了當地生活。 首先談到麵體,有粗細選擇,吃起來不似其他地方主打Q彈,反而是一咬即斷的口感;雖然稱之為炸醬跟麻醬,但卻不是重口味的鹹香而是清淡微味,會令人想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咬!咬!咬!」 接下來要提到的是湯,無論什麼口味,湯頭喝起來充滿濃濃「蝦米香」,非常特別,還有宜蘭獨有的飛虎魚丸,口感偏軟,與一般市面上常吃的魚丸不同,而宜蘭大部分店家的魚丸都是手工製作,因此軟硬、大小及顏色都有些不同。 為了更瞭解在地,深入研究後才得知同名「炸醬麵」並非只有一家。故事是這樣的,原本是大哥經營麵店,後來身體因素休息,改由二哥經營,但在幾年過後大哥身體好轉健康,再度另起爐灶於復興路開業,而三弟也在不同的街道開起了麵店。雖然三兄在各自街道,有不同的經營方式,卻有著同樣最初味道,未有違和,各自闖出一片天。 我想,就是食材自產自銷,所以在小城市中雖是販售同樣的簡單味,但每家店的食客總能品嚐及體會其差異性,而有了自己喜愛的選擇。

美女ㄟ麵店,世代傳承之美味親情

南區圓夢寫手/江雅婷 走在鹽埕埔的街道上,是否感受到濃厚的人文風情?二次大戰後台灣第一家百貨公司──大新百貨,就開在這裡,可想見舊時的繁華榮景及人文薈萃。近來高雄的文創產業成長茁壯,其中「駁二藝術特區」就是一大亮點,透過公部門與民間藝文界共同努力,成功地將碼頭邊的廢棄倉庫,透過整體營造構思,搖身一變為現在知名的藝文特區案例。 在駁二藝術特區周邊除了尋訪藝文景點,許多特色美食更是不容錯過。在捷運鹽埕埔站4號出口附近,找到了這家由友人引薦的餐廳,開店已將近40年的歷史,大紅招牌上寫著「美女ㄟ麵店」,並用小字秀出「創立於民國66年」,帶著好奇及期待的心情走近一瞧,門口旁黑板寫著「苦瓜封好吃哦,營業中。」像這樣有創意的另類宣傳手法,能成功地吸引客人的注意力。 踩過門口前的紅地毯進入店內,像是走進了時空隧道,憶起以前國中每當參加考試或活動結束,便會提前中午放學回家,已過世的阿公總會在家裡附近的小吃店買一碗麻醬乾麵,及魚丸湯給我吃,對小時候的我來說那就是最美好的午餐時光。能一邊看著電視或報紙,就這樣和阿公聊天或鬥鬥嘴的相處時光,依然深刻地留在我腦海中。 一進門走向櫃台,我說明來意,今天是以部落客身分來用餐,這時第二代老闆娘莊麗娟小姐正在廚房忙碌著,聽見櫃台人員告知後,便探頭熱情微笑地與我打招呼:「歡迎歡迎!有想要點什麼嗎?」留著一頭和高雄市長陳菊(花媽)相仿爆炸頭的髮型,新潮的外表下,內心卻長存傳統感恩的心,感激父母親的栽培及傳藝的使命感,從店內裝潢及醒目的黑板人物畫便可窺見一二。 店內的裝潢以復古懷舊的木頭桌椅,讓人彷彿置身於古早麵店;半開放透明式的廚房環境衛生乾淨,正反映了近40年來每日不變的堅持,「透早(台語:一早的意思)」尋訪新鮮海料,也是給顧客的承諾──對食材的講究。希望能讓每一位顧客都能吃得安心且維持高品質的用餐環境。 而其中最吸引我目光的便是櫃台後正上方溫馨逗趣的黑板人物畫,創作背景正是來自第一代原址於旗津海港邊的店面,當時莊小姐的媽媽,也就是第一代老闆娘莊林美女小姐,原本與先生從事魚蝦批發工作,但為了能有更多心力照顧孩子,轉而開起麵店,也順利拉拔孩子們長大成人。 現交由莊麗娟小姐接手經營,民國104年搬遷至鹽埕區,老店換裝再出發的全新樣貌,跳脫一般傳統舊式麵店的包袱,重新看見不一樣的「美女ㄟ麵店」。 時至今日,從前在旗津的老顧客帶著孩子,一家人吃得健康又安心;新顧客則看到部落客食記推薦慕名前來用餐。但更多是靠著口耳相傳,在鹽埕區有一家「美女」的麵店,有多樣化的主食及小菜,海鮮湯料多味美、麻醬麵香氣濃郁,值得一提的是店內招牌之一「餛飩」,美味的秘訣是選用新鮮豬肉,及傳承上一代的好手藝特製而成,更貼心地提供宅配或外帶讓顧客一飽口福。 一碗麻醬乾麵勾起我小時候記憶裡的阿公,碗裡盛裝的不只是麵,更有著濃郁的親情記憶,伴著美食的親子時光最是難得。現在我長大了,換我帶著父母親來吃麵,撫慰的不只是味蕾,更暖心。人終究會老去,但代代相傳的精神──愛的種子,卻在內心發芽滋長,開枝散葉、落葉歸根。 站在鹽埕區的街道遙想當代風華,嗅著旗津海港邊的海味,回憶彼時的人事物。當想念家人時,不妨以美食解思愁──旗津「美女ㄟ麵店」故事將會繼續飄香不打烊!

十字路口咖啡,讓我們學習用掌聲代替偏見

北區圓夢寫手/邱于真 「您好,歡迎光臨。一杯拿鐵嗎?」 「來賓104號好了喔!」 早上七點開始,此起彼落的招呼聲傳出來,說是一間店,其實僅是位於市政府裡八坪不到的吧檯。一個小小吧檯裡,有六位員工各司其職,從內場製作飲品、點心,到外場叫號送餐的各項流程,數年來一直服務縣府員工以及洽公民眾。 這間名為「十字路口咖啡」的市府小站,是桃園市政府與社福機構合作,為了身心障礙者所設立的庇護商店。它創造一個具有包容性的職場,讓經過評估且具有工作意願的身心障礙者接受職能訓練,並且實際進行顧客服務。 員工的招呼聲讓您不容易發現這裡有什麼特殊之處,但經過對話和仔細觀察,不難發現他們特別之處,也就是特別慢、特別可愛、也特別固執、特別容易焦慮等等。因此,庇護商店的店長其實是為了協助與訓練庇護員工,希冀他們順利完成每日工作而配置的就業服務員。 員工稱呼店長為「老師」,同時也是夥伴。 放下你對身心障礙者的各種聯想及限制,在這樣的工作環境裡學習久了,員工們也會記得客人的喜好以及特殊需求,更會主動與熟客互動,甚至遠遠看見熟客走來就會自動開始作業。 小小吧檯裡面有十幾種咖啡、茶品,還有從中央工廠送來的中式及歐式手工麵包和蛋糕。 這裡的咖啡採用「十字路口」自家烘焙的咖啡豆,風味香醇,相較有名的連鎖品牌,價格實惠而且用料實在。而中央工廠製作的糕點及麵包,會在每天下午送到,在樸實的包裝之下灑滿表面的葵瓜子跟芝麻,或是在鬆軟的吐司厚片上抹上滿滿的果醬,是早餐也是點心,更是這些庇護員工的生活一部分。 點了一份核桃派搭配一杯咖啡,核桃派裡滿滿餡料佐楓糖漿攪拌,搭配外層的酥脆厚實的派皮,沒有華麗裝飾,卻是一份用料實在的小點心。洽公時間可以偷閒來個百元下午茶,享受用心實在的餐點和服務,接著繼續為工作努力。 端著顫抖的盤子一步一步迎向客人,這些我們習以為常的服務,對這群員工來說,卻要花費無數次的反覆練習才能學會,雖然學習的速度比別人慢,但是他們的努力,正隨著咖啡香傳播出去。 下一次,別忘了多給他們一些掌聲喔!

走進芳山農吧,用南庄在地的故事入酒    

北區圓夢寫手/邱于真 當你聽到「松香活力養生湯」,第一印象是什麼?這款調酒名字若是出現都市的酒吧裡,大概會被客人笑掉大牙,但在南庄「芳山農吧」裡憨厚純樸的老闆和我們四位吧台前的客人熱絡的討論下,卻如此自然不做作。 酒吧的名字「芳」、「山」二字,分別從這對夫妻的名字而來,走進老房子的大門,牆上幽默的海報搭配舒服的座位,角落擺設一組木桌椅,還有其他老傢俱。耳裡飄進清爽的背景音樂,將你喜歡的「感覺」告訴老闆,無酒單的味蕾之旅即將展開。 坐上酒吧,來杯以桶柑入酒的「晚上」,隨著水果的特性,改變調酒的做法。這裡名為「農吧」,除了經典調酒之外,更增添了各式各樣結合在地的水果與食材,甚至是為南庄的故事入酒。 在好奇心驅使下,老闆分享了一杯名為「江基保」的故事,這杯酒的名字以南庄在地的名門望族的故事為基底,在酒中放了當時窮人小孩偷摘運送至江先生家來解饞的肉桂樹皮。老闆更笑著說當時此名一出,便引起南庄在地鄉親的一番熱烈回憶與討論。 因為夫妻本身都喜愛喝酒,決定回鄉工作時,發現南庄還沒有一間有在地特色的酒吧,因此投入心血。開店八個月以來,邊做邊學,夫妻倆一有空閒就開始練習調酒,也時常利用補貨的機會,到各地去考察之旅,開創新的菜單。 「希望我們店裡的食物跟酒一樣,讓人有感覺!」注重食材的新鮮度與特色,老闆將之前的菜單全部取消,重新選用具有在地特色的小農產品作為賣點。 看起來年紀輕輕的老闆,卻有著苗栗純樸的個性,在與我們介紹每一杯酒時,時常會說出令我們哈哈大笑的「老實話」。笑聲不斷的吧台,讓初次見面的客人們變得也認識很久一般。 純樸卻又充滿新意的「芳山農吧」,加入南庄之後,馬上躍升南庄三大夜生活之一,下次來南庄時,別忘了走進來點杯調酒,聽聽他們的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