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一條夢想與付出的道路,打造旅人最舒適的家

北區圓夢寫手/林宛柔 在旅行中,探索與發現是旅途中最美麗的風景,它帶給旅人許多樂趣及收穫。然而旅行和人生都需要休息,鳥兒累了,就會飛回樹上的巢穴;魚兒累了,就會游回海裡的洞穴,那旅人累了?要去哪裡呢?旅人就會想找到一個安心休息的家。 有著陶瓷王國美名的鶯歌小鎮,復古又創新的氣氛感染了來這裡的旅客,位於鶯歌火車站正對面,白色與藍色為底的裝潢,在一片土色的矮房子裡,顯得特別耀眼,雙眼也不自覺被這充滿藝術氣息的氛圍感動,而無法離開視線。這是鶯歌第一間的背包客棧──魚旅。 「魚旅」,取自於老闆娘的信仰,希望每個來到魚旅的人,都可以找到另一個相合的伴,並有從耶穌來的平安。而她的理念在於縮短旅客與在地的距離,和傳播在生活中旅行的想法,此外,因為想把來自世界的感動搬回家,所以在魚旅裡也有許多分享的空間,可以讓人互相交流。 在屋內格局方面,提供四人房、二人房、背包客床位等等選擇,讓各種不同個性的旅人停泊。而一樓區域是藝文分享空間,作為演講、舉辦活動或是外租之用。 「魚旅」最大特色在於「結合在地」。的體驗活動和打工換宿,老闆娘會帶旅客們到附近的「心希望農場」體驗種植的樂趣,或是結合當地的陶瓷教室。此外打工換宿,則是提供旅客在經濟上的問題,只要你能提供你的勞動力或是專長,就有機會可以得到免費住宿的機會。 如此用心的設計,讓人不經好奇這家店的主人是個怎麼樣的人?外表嬌小、卻有這堅強意志和高效率,她是林采萱,大學主修工藝設計,大學期間就開始經營民宿,頂著學生的光環完成夢想,讓她受到許多媒體的關注,然而這光鮮亮麗的背後,卻有著許多沒看到的付出。 采萱說能將興趣結合到工作是件很幸福的事,在別人眼中她是個很幸運的人,能在大學期間完成了她的夢想,然而一星期寫企劃、三天找房子、兩天說服爸媽的舉動,這些看似莽魯的行為,事實上是她多年來不斷摸索所得到的答案,從開始決定要開民宿到真正經營的過程,才發現現實沒有想像中的簡單。 第一個面對的障礙,就是要獲得家人的支持。他的家人希望她一畢業就接家裡的事業,然而面對采萱堅毅的態度,父母也從反對改變成到支持她的決定,即使過了父母的這一關,接而連三面對客人的挑戰也讓她常感到吃不消,每當想要放棄的時候,就會藉由旅行,讓自己找回繼續努力的動力與初衷。 一路上的挑戰,雖然辛苦,但她都克服過來了,也因為如此用心的經營,讓魚旅也在當地和網路上小有名氣,更吸引了許多來自四面八方的旅人以及媒體的報導。 開民宿是許多年輕人的夢想,但又有多少人因為沒有資金、沒有經驗的理由,將夢想只能埋藏在心中深處呢?為了夢想,你願意付出多少努力?我們常常只注意到別人光鮮亮麗的那一面,鮮少知道背後的付出與努力,如果你有機會來到鶯歌,不妨也來魚旅找回對夢想的動力吧!  

在沙發裡分享故事,在故事裡走遍世界

北區圓夢寫手/洪滋憶 在一次偶然的講座活動,踏進了精巧的 Sofa Story,當時是晚上八點多,很多客人來追心中的旅行作家,看著講師一幕幕嘆為觀止的投影片,隱約聽到人群心中讚嘆與嘆息的聲音,無聲的情緒,默默的擴散。分享會結束已經十點多,人潮沒有馬上散去,也許不願立即從夢境中醒來。 再次到 Sofa Story 拜訪,原來一樓的用餐區已煥然一新,重新設計過的空間,感覺更舒適,更想賴在沙發裡不願離去,原來這就是創辦人的理想。創辦人鄭宇展是新竹市在地人,本身就讀觀光系所,對於文化、旅行及分享有極大的興趣。曾到嘉義打工換宿,及台中青年旅館工作過。在熱誠與學經歷的激盪中,秉持著 “Share your life. Share your journey. Share your dream. Share your love.” 的信念,及為了推廣用深度旅行的模式,認識被遺忘的新竹城,以各種旅行文學、旅行文創小物與旅行故事為磚,期望堆疊出一條「從新竹立足,連結全世界」的道路,故 … More

「杭州美食」山外山中的極品!

北區圓夢寫手/李映瑜 杭州的秀麗風景廣為人知,西湖的新舊十景聽來更是浪漫有靈氣,江南女子婀娜多姿,個個氣質婉約帶點江南韶味兒,嬌嬌嗲嗲的聲音彷彿縈繞在耳邊令人一陣酥麻。杭幫菜作為中國八大菜系之一的浙菜代表,早至隋煬帝開鑿連接南北大運河時,便成為一著名的商業大城,不僅交通發達,又因遠離北方的戰亂,在隋唐時期就已有「⋯⋯川澤沃衍,有海陸之饒,珍異所聚,故商賈 並湊」之譽,至南宋奠都於此後,杭州漸成全國最重要的政治、軍事、經濟、文化 中心。 於《夢粱錄》載:杭州「自天竺及諸坊巷、大小鋪席,連門俱是,即無空虛之屋」(《夢粱錄》卷十三)可窺知當時號稱「魚米之鄉」的杭州在飲食文化上璀璨綻放。 杭州菜與寧波、紹興兩地的菜肴共同構成浙江菜係,吸收各菜系的長處,融入西湖特有的清醇靈秀之風,並以西湖醋魚、龍井蝦仁等由當地特產入料的菜餚聞名,這次將為大家介紹山外山的一道令我為之一震(用英文來說就是blow your mind! ) 的「極品八寶魚頭皇」。 「山外山」之名,始創於1903年,一位名叫倪鼎園開設,當時所用食材皆是周邊的野味,就地取材,烹調出的料理帶有山水的靈氣。至今鎮店之菜為這道極品八寶魚皇,一口青花瓷盛滿天地山水的精華,一端上桌,乳白色的湯頭有如觀看湖裡魚般若隱若現,由老母雞燉煮而成的湯底,一整條重達二、三公斤的魚還會先於泉水中放養幾天去除土味,另外還有海參、干貝、鮑魚、松茸與蝦等海鮮,以當地的玉泉水再繼續燉煮直至鮮物精華融入湯底,一勺入口恍若天堂,鮮甜飽滿卻有如奶汁般綿綿幻化,且從頭到尾完全不加鹽,而是採用上等的火腿腸帶出鹹味更挑起海鮮的鮮甜。 帶我去的傅大哥推薦我先嘗嘗裡面一顆顆有如白拋拋的魚圓,這魚圓傳說是秦始皇喜愛食魚,呈上的魚中有刺,即勃然大怒賜廚師死刑,若用燒魚肉湯的料理方式,又怕有詛咒秦始皇之嫌,廚師個個膽戰心驚,拿著刀背拍打著魚而不知所措,太監請膳,隨手將魚肉放進鍋裡川燙,便成了魚圓,秦始皇吃了驚喜不已,還取了皇統無疆鳳珠氽之美名。口感不似台灣吃的貢丸或魚丸般多肉有嚼勁,而是如嬪妃剛出浴,漫步向你走來般令人傾心不已,煲湯裡的魚肉柔嫩多汁,鮑魚和松茸不分秋色,雖然傅大哥一家說從前料理得更加細緻,現在出名了兒,感受不到以前那樣得用心,但是這裡的每道菜卻讓我們認識到杭州飲食文化的博大精深! 極品魚頭皇是山外山的招牌菜,其他料理卻也不遑多讓。這裏的桂花釀甜藕打破我以往對這道菜的壞印象,軟嫩卻又帶著清脆口感的西湖蓮藕與綿密口感的糯米,淡淡桂花香氣飄散在鼻尖,甜食最忌膩口,但是這道卻調得恰好;再來說說這道醉蝦,將一隻隻小活蝦直放紹興酒中,吸收飽滿的小蝦正被醉暈著,剛上桌時,還看得見小蝦抖動呢!不須剝殼直放入嘴裡,紹興酒獨特的香氣在嘴中綻放,晶瑩剔透的蝦吃起來沽溜沽溜的,好似吃果凍一般,最後不知到底是蝦醉還是人醉! 另外一道是至今已有八百多年歷史的東坡脯,小陶缽盛裝的紅燒東坡肉色澤油亮,嚐起來卻油而不膩,嫩Q有勁,尤其是瘦肉部分不乾不柴,多汁有味,最令我好奇的是醬汁,和台灣阿嬤滷肉重鹹,杭州的紅燒肉吃起來帶有些甜味兒不膩口,帶有些丁香料的尾韻,特別好吃! 杭州從前的核心產業一直是以西湖為主的旅遊業非常興盛,更推動飲食文化的繁榮,杭州人的閒適、風雅,不只是在秀麗仙靈的山水風景,而在富有幽靜詩意的茶館,百年酒樓中品嚐到杭州的風土民情與文化蘊含,像是並列為西湖三大名菜館的山外山、樓外樓、天外天,還有著名的外婆家、知味觀、綠茶等,皆以杭幫菜聞名。 此次杭州行,聊的多是政府為G20的準備,大刀闊斧地整地建設,甚至在前後期間關閉西湖,全杭州企業放假補助人民出遊;作為中國最具影響力的企業–阿里巴巴基地,開設創業園區,提供各項補助,充分感受到整個城市如流動的脈搏般沸騰著,滴滴、微信、手機支付、大眾點評、菜鳥網絡、直播網紅,各各以互聯網為基礎所發展出的科技4.0世代,正如火如荼的蔓延,為未來開創嶄新風貌!  

蘭陽平原的好視野,留給慢活的逢春園

大陸區圓夢寫手/秦子媛 當我們學會排出滿滿的計劃表時,我們同時也更需要得以喘息的慢生活。 空曠的蘭陽平原流過潺潺流水,西瓜攀附在河岸邊的泥沙堆裡逐漸飽滿翠綠,兩側山群夾著寬廣的河道,而山的一側沿坡道而上便是一棟別致的民宿──逢春園。 這是一棟慢慢過生活的民宿,靜躺在山坡上眺望蘭陽平原的寬廣。 歐式建築裡,沒有奢華的距離感,反而融合東方禪意,坐在戶外涼亭乘著微風,你可以親覓宜蘭獨有的舒適。 宜蘭──遠離城市的休息站 宜蘭民宿近年不斷擴張,因地域緊鄰台北,對於長年在城市生活的上班族來說,宜蘭是個休息度假的好選擇。逢春園第二代經營者 Howard 說到,早期父輩買下這塊地作為家庭聚會的場所,直到 1995 年至2000 年這段時間許多朋友和途經逢春園的旅客熱烈詢問住宿後,終於正式成為台灣早期第一批的民宿。 堅持──過多的參觀對客人是打擾 逢春園作為台灣最早一批民宿,一開始沒有相關經驗,從客房打掃到餐飲環境都須按部就班從頭摸索。待經營兩三年後,民宿的熱潮迅速崛起,遊客爭相前來按門鈴拜訪。也許是對「民宿」一詞尚未深刻了解,許多遠道而來的遊客將民宿視為新的景點,並未覺察無預警地拜訪已打擾到民宿主人及客人。為了維護客人的權益,逢春園因而婉拒參觀,遊客雖不一定能夠諒解,但是對於逢春園來說,總有一點點堅持是無法撼動的根本。  Howard  說,經營民宿有些基本原則是不能改變的。最常遇到客人預約兩人房,現場入住時來了四個人,並不是逢春園刻意讓客人另外訂房,而是超住的空間已偏離逢春園想帶給人舒適自在的初衷。因此老闆和工作夥伴親自溝通,若客人無法接受原有的空間理念,逢春園也不會為了提升入住率而執意挽留。 不妥協,服務懂逢春園的客人 逢春園有著一定的信念,不為迎合市場而妥協。有次一批客人訂了四五間房間,入住時卻發現帶了一隻寵物,因為在網路及電話預訂時均已告知客人民宿無法攜帶寵物,但事情還是發生了,逢春園堅持把費用退還給客人,並提供客人其他住宿選擇,直到確保客人平安到宿為止。 晚餐,嫩葉即餐盤 與 … More

在都市叢林中,重新找到「A House」的味道

張慈芳 認識「A House」這間咖啡廳已有6年多的時間,當初為了找一個地方好好準備出國讀碩士,因緣際會發現這間店。一走進來,就喜歡上這裡,以白色為主的裝潢,光線明亮、氣氛溫馨,最重要的是,這裡給我「家」的感覺。 A House 的週末夜晚常有 Acappella (阿卡貝拉)Live的現場表演,透過人聲的共鳴,用嘴巴打節拍、發聲,在不使用樂器伴奏的情況下,奏出動人樂章。拼命讀書的同時,和藹可親的店員讓我備感溫馨,彷彿在一旁加油;偶爾 Acappella 樂手在旁練習的時段,也讓上班族放假還得用功讀書的日子,心情多少能夠舒坦一些。 念舊如我,從美國留學回來後,有好多次都約姊妹們來此共度下午茶時光。A House 位於臺北市大安區熱鬧東區商圈巷子內,身處交通便利及文創聚集精華地段,店內卻不會吵雜,還有那些溫暖貼心的店員,每每造訪都能讓心靈平靜。 2016年2月開始,A house 改變了原先全白的簡約裝潢,變成綠色草原風的自然路線,並更名為「A House / 螢火蟲 Firefly … More

來「島呼冊店」,真實感受一本書的重量及溫度

張瑋娟 位於嘉義車站後站的北港車頭,在北興陸橋興建後,繁華褪盡,少有人潮。然而,有一群喜歡這裡慢步調的年輕人,帶著翻轉嘉義的信念與熱情來到此地,將一間日治時期六十年的老屋翻新,島呼冊店於焉誕生。它是這個老社區的閱讀分享空間,也是健康的豆腐餐坊,以及各種社會議題的行動基地。 原本在竹科工作的敏華,因為想探索工作之外的世界,參加了荒野保護協會而接觸到環境汙染的議題,對工作有了不一樣的看法,再加上開始吃素,豆類成為最主要的蛋白質來源,於是決定轉換跑道。 現在她負責製作豆漿豆腐,就是帶著在每個不同的小地方盡可能使用在地食材的信念,向台灣小農購買友善耕作的黃豆與黑豆,每日手工現磨現做,提供大家營養美味的豆類餐食。店裡的招牌黑白豆腐,用海水鹽鹵作凝固,吃起來不但有提拉米蘇的口感,更散發淡淡的豆香味。而特調風味豆漿,融入了當季水果調味,例如炎炎夏日盛產的西瓜,就和黃豆碰撞出一杯熱血豆漿。 書店的管家詩涵認為,能因為受吸引而購入一本書,認真看完它,再推薦給客人,使人想買,是這份工作最吸引她的地方。她的選書方向多元,主要希望貼合生活的各個層面,關注不同的社會議題,引發更立體的思考維度。她希望可以盡自己的心力,帶動這個社區的閱讀風氣,希望大家不要放棄走進一家書店,拿起一本書的可能性。很特別的地方是,秉持著「讓知識流動」的理念,這裡的書在售出後是可以歸還並全額退款的,且這本歸還的書會以原價重新上架不打折,因為她們認為書本的價值並不因為二手而有絲毫減損。 店內開放式的閱讀空間,有著自由寬敞的氛圍,這裡定期舉辦各種活動、講座、分享會,希望在這裡和更多人談生活與思想,一起思考我們想要什麼樣的家鄉。 獨立書店的經營並不容易,很難單靠賣書維生,必須仰賴更具系統性的方式運作。島呼冊店即使擁有販賣豆類食品的餐飲副業,以及新書宣傳活動,收支仍然僅能勉強打平。今年開始,嘉義市六家獨立書店夥伴決定攜手定期舉辦「書式生活市集」,讓愛書的朋友可以聚集,一起閱讀,分享,享受這樣舒適的書式生活,也希望傳遞實體書店的精神與靈魂。 當你擁有一家自己的書店,會開始用心思考空間的布局、風格的形塑,從裝潢、擺設到選書,最終會呈現出屬於自己的味道,因此每一個書店都是老闆的腦袋,有著活生生的生命力。也許一次能進的書不多,但是最有成就感的,就是自己精心挑選的書找到相知相惜的買書人。 也許現在電子書已經很常見,但紙本書的魅力就在於,藉由親手翻閱,去驚喜地發現藏在扉頁間印刷排版的細節巧思、指尖滑過紙張的觸覺與撲鼻而來的書香,真實感受著一本書厚實的重量與溫度。 下次來嘉義,不妨來拜訪島呼冊店,走進書香,也走進豆腐的綿密芬芳。

古老建築中的靈魂──二魚商號

北區圓夢寫手/洪宜楹 身為大學生,有更多自己的時間能隨心所欲地規劃、有更多的事情可以自己決定,甚至為自己出暑假作業。今年夏天,我替自己出了項放過身心靈的任務──與好友們規劃為期五天的花東行。 旅行中最重要的行程之一莫過於晚上能有個好好休息的地方,隔天再戰。此行我們來到台東的「二魚商號」。此屋已有 70 年歷史,最初為金山旅社,是台東第一家旅館,在改建為青旅前,老闆說這兒簡直是個廢墟,但建築保存還算良好,屋頂甚至還是由現已少見的瓦片蓋成。 原是廣告製片的二魚老闆,利用本名「和誼」的諧音為青旅取名(老闆開玩笑說:「名字叫鱷魚像話嗎?」)。起初也不懂廣告業在做什麼,但憑著對影像的理想及熱忱,從製片助理做到製片已十餘年。或許每個行業都有其陰暗面待需要我們從事後才會發覺,進而失望。於是老闆暫時停下手邊工作,帶著單車及行囊,隻身前往中國旅行一年又七個月,騎經22個省分,下榻的地方皆為青年旅社。 老闆說中國許多青旅的老闆皆為背包客出身,故能以背包客的角度及自己的經歷去設計布置旅社的空間及設施。而在二魚商號感受「青旅是有靈魂的」,以及開設者的個性與風格,而非一般青旅制式化的布置。二魚的工業風正符老闆給我的第一印象──酷酷且不平易近人,而實則相反。牆上掛著許多旅行及修復青旅時的照片,透露出了對影像創作的專業。 舒適度及環保亦是老闆的重點。因此老闆選用國際尺寸的上下舖,比台灣的來得大,能讓旅客睡得更安穩,同時也能符合外國旅客的高大體型。不加以布置的簡樸房間,看起來有如當兵的寢室,果然,老闆附上鋼製臉盆、鋼杯及一雙藍白拖應景。其實房間原本是沒有裝冷氣的,但由於今年的暑氣實在太嚇人,老闆不得不放下堅持,裝上冷氣。但我想使用太陽能熱水器多少能彌補這一項必要之惡。(太陽能熱水器彌補了什麼?) 有別於先前住過的青旅,二魚的公共空間讓我第一次不急著進房間。對我來說,「客廳」是一個家最重要的空間。累了一整天,相信許多人一進家門便是攤在客廳沙發上,打開電視看一小時再做其他事。二魚正是如此,偌大的空間就怕你不久待。而對旅行者來說,客廳正是能與其他人交流的空間,總是待在客廳的我們也與其他旅客有許多交流,特別的是還與一位香港來台環島的背包客一起邊喝老闆的調酒邊看驚悚片。眼睛累了,就到一旁的撞球檯打撞球,初學者還可以請教老闆。 二魚也養了隻活潑的狗寶寶,名叫黑麗,每次牠看到房客總是想跟著人家走。當牠「騷擾」房客時,老闆總是開玩笑地說之後來可能看不到牠了。而牠似乎嗅得到我們即將離開的氣味,看到我們時不再熱情如故,僅趴在地上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真令人不捨,希望願明年還能見到牠。 這趟旅行,能遇到二魚這間如待在自家客廳的青旅,實在幸運。透過旅行,除了能體驗從未有過的經歷及遇見各式各樣的人之外,更重要的是可以不斷地思考自己真正想要做什麼以及想過怎樣的生活。並非因不滿於現狀而做改變,而是為了將日子活得更精采。 有多久沒有放下手邊工作及學校課業,與三五好友結伴至美麗的後山脫下口罩呼吸、悠閒地騎著單車徜徉在台東這塊淨土了呢?拿出你的衝動,現在就啟程,來看看這片美麗的天空吧。

把山種回來–專訪「老寮 Hostel」與「Valai農創店」

北區圓夢寫手/李芝瑩 門前有河,後面有山,這是北部客家莊才有的特色。苗栗南庄就是這樣的一個山鄉,客家人在那兒耕山耕田,中港溪與台三線交錯,物產豐饒。客家人在那兒生產樟腦、煤炭、造紙等,山林中有許多寮舍,曾經風華。近年因桂花巷而聞名的南庄,在那兒有間特別的背包客棧,取名「老寮」。老寮在變成背包客棧之前,原本是「水礱間」,以前的水利碾米廠,屋子的結構呈現前後狹長形。房間的名字也深具意義,有腦寮、炭寮、紙寮三種房型。 「住在那邊,是對文化、歷史理解最好的方式。」透過旅行,讓人認識這裡,並且愛上這裡。「先輕鬆把人騙進來,再深入。」老寮的創辦人──邱星崴這麼開玩笑地說。 邱星崴,想要做的是填補社區營造的基礎,因為唯有物質基礎,才有厚度。他不希望東西是快速廉價的複製出去,像現在每條老街都在賣香腸。他不希望重蹈覆轍,老街過於觀光化後, 房租就會漲,垃圾也跟著來。這樣的理念獲得了很多人的支持,讓他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創立了老寮,資金與資本大部份都來自認同他理念的股東們。而他也呼籲政府及外人也不應以自己的眼光來看待每一個文化。像是當地居民長年來都會到河邊洗衣,與山共存。政府卻不了解當地居民多年來的生活習性,水溝都用水溝蓋封起來,扼殺了這些原本的生活文化。 為了走自己的路,邱星崴高中時不顧家人反對,選了社會組,大學也以社會系為第一志願。就讀人類所期間,曾到馬來西亞作田野調查。畢業之後,決定以背包客棧的型式來達成他的目標。因此參考了在田野調查時,住在國外背包客棧的經驗與概念,開始著手整理老房子。他認為住老房子,可以證明自己是台灣人。而除了單純住宿外,也有以「打工換宿」的方式,讓人專長換宿、勞務換宿、特殊專案換宿,可以更長期的居住在那邊,或是給予當地農民實質上的幫助。 除了背包客棧的經營之外,老寮也會舉辦公民講堂。而我好奇,要怎麼吸引人到這麼遠的地方聽講座。邱星崴笑笑說:「請一些落選的候選人來,因為他們的支持者就是我們的消費者。」講座是廣告的一種方式。另外,有時候會開設一些手工藝工作坊,邀請大家成為手作者,傳承社群文化智慧。還會配合季節,不定期舉辦小旅行,提供深度體驗在地文化的行程。這些靈活的經營,很快地打開了老寮的知名度。 今年2月,更進一步成立了「Valai農創店」。Valai在原住民語裡,是「真正」的意思;客語轉借後,轉為讚嘆。農創館與老寮只有一個吊橋的距離。農創店的目標是希望恢復整片山都是水稻、茶樹、柑橘的景象。他真切地希望那些農地不要再被賣掉,變成高爾夫球場了。因此整間店致力推廣用在地的東西作為食材,例如米鬆餅、米蛋塔、米餅乾,還有番庄茶。苗栗的資源很多,但大多都被政府管住,農會也有派系。農創店就是希望給農民新的選擇,讓農民不用投派系,也能生存下來。Valai農創店努力於協助在地產業打造品牌,推廣在地製品。產業是文化的載體。藉由這個平台,希望建立起新的系統。 訪談最後,談到現在台灣農企及相關產業的發展,邱星崴有一些想法和建言。現在很多年輕人想要從事農創,但大部分不了解實際產業,只是一味的包裝、行銷。農創不是只有作作美圖,然後把東西賣掉而已。更重要的是必須要了解背後實際需要解決的問題。例如:氣候暖化,水梨蜜傷率增加,水果過熟,農民無法銷售只好丟棄,這些損失都由農民來承受;但過熟的水梨,其實可以加工成果醬,甚至加工成面膜。問題的背後,其實有很多可以解決的方法。希望有志從事這行的人,能夠實際去調查,抓住關鍵,並真正解決問題! 邱星崴持續努力耕耘著這塊土地,他成功讓更多人認識並愛上了南庄,也對地方產業帶來實質上的幫助。最終希望可以把地方的產業鏈做起來,達到產業傳承。用老寮,將過去的人脈轉成資金;用農創店,將農村的人脈轉成產業。背包客棧與農創店的經營除了是社區營造的一種方式,更是創造新生態系的方式。讓我們期待,好的念頭可以一直延伸、發酵。

跟著老鹽水人走一回,重返鹽水的黃金歲月

張積育 「我媽媽家在鹽水,就是那個鹽水蜂炮。」每當別人問起我血液裡二分之一的故鄉時,我總會這麼回答。許多人聽過鹽水,或許也認識台灣元宵三大盛事之一的鹽水蜂炮,甚至是吃過拌著肉燥與蒜香的鹽水意麵。老實說,鹽水作為台灣「一府二鹿三艋舺四月津」中第四大港月津港的所在地,它所蘊含的文化深度與厚度不僅只是蜂炮及鹽水意麵。 跟著在鹽水土生土長的媽媽走一回,一探鹽水繁華風光的黃金歲月。 鹽水台語唸起來就是「鹹水」,完全表達了鹽水的地理位置與優勢,鄰近倒風內海,造就了清治時期貿易海港的興盛歷史,其海港因為形狀彎長似新月,因此得名「月津」,如同月亮守護著黑夜一樣,月津港成就了鹽水的繁華,帶動了郊商的出現,那是老鹽水人回味的風華時光。 月津港是鹽水最重要的行政及經濟中心,不只有郊商,更有菜市場及行政機關林立,而鹽水的孩子都知道關於菜市場的一則流言軼事,傳說當年鹽水要蓋一個市場,月津港的居民與近八掌溪的汫水港居民都積極爭取,最後有人跳出來說:「我們來比比哪邊的水比較重,水重的地方菜市場就蓋在那裏。」一比之下答案呼之欲出,因為月津港有海水導入,水自然是比汫水港的淡水還重,因此菜市場就蓋在月津港一帶。 然而當月津港因泥沙淤積,環境衛生問題隨之而生,造成瘟疫流行,鹽水災情慘重、人心惶惶,向關聖帝君祈求平安,關公大顯神威指示周倉爺在元宵夜開路繞境,居民在神轎過境後點燃爆竹鎮嚇疫神,整晚的火樹銀花與烽火熊熊到天明方休,隨著疫情改善,人們感恩關聖帝居君的指點與保佑,每年元宵的蜂炮形成一種傳統儀式,為居民祈安的心,年年綻放。 現代人看鹽水蜂炮或許只是一種活動盛會,但在老鹽水人眼裡那依然是一種盼望與祈願,希望疫神撤退換來風調雨順。當年我的外公就是負責拍攝鹽水蜂炮再剪輯成電影,在蜂炮飛舞時瘋狂捲動老攝影機的底片,是外公最熱血的英姿了。 走到大眾廟,正對著昔日月津港港口,為鹽水八景「聚波漁火」的所在地,廟宇像是往來商人們的心靈燈塔,祈願著船行平安順利。看著現在雜草叢生的模樣,很難想像這裡曾是熱鬧活絡、船隻往來的貿易海港。周圍林立著重要機關,衛生局、警察局、農會、銀行,當中最特別的就是鹽水天主堂,大紅圓柱搭配金黃邊框壁面、龍身樑紋裝飾的中國式建築,竟然是天主教的神聖教堂,甚至有一幅中國風版《最後的晚餐》壁畫,而天主堂附設的母慰幼稚園更是許多鹽水人的孩提回憶。鹽水蘊藏著如此前衛的中西文化合併建築,讓人驚嘆這塊土地的每個細節都藏著繁華洗鍊後的不凡。 海上貿易興盛與甜滋滋的糖緊密連結,日治時期建立於岸內的製糖工廠功不可沒,然而隨著蔗糖外銷時代的結束,現在早已荒廢,媽媽笑談她的童年趣事時總會提到岸內糖廠,那裡有大大小小的防空洞,孩童穿梭於防空洞中嬉戲,那曾是時代的豐收、歷史的眼淚轉換成天真的遊戲,再跟著鹽水黃金歲月一起停擺的秘密基地。 漫步在鹽水愜意寧靜,卻能聽見歷史留下的喃喃細語。海明威說:「如果你在年輕時待過巴黎, 巴黎將永遠跟隨著你, 因為巴黎是一席流動的饗宴」,那麼鹽水就像是一碗鹽水意麵,細火慢熬後的樸實簡單、溫暖人心,在三更半夜想念、在隻身落單時回味,平易近人,卻總在最需要的時候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