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殺式的配速,玩個你會記得的人生

第三屆圓夢寫手 / 陳容凰 Steve Prefontaine 是一位美國傳奇跑者,雖因車禍得年僅 24 歲,但卻創下多項佳績,光在高中時期田徑比賽就獲得 16 次第 1 名;而在大學時成為 2,000 至 10,000 米項目的美國紀錄保持人,接著在奧運資格賽中 5,000 米項目中打破美國紀錄。然而其實他有長短腳的狀況,多次被醫生勸告放棄田徑生涯。 The best … More

馬拉松最珍貴的禮物:不是獎牌,而是執意跑回終點的勇氣

竹區寫手/William 入冬,烏雲正籠罩著天空。此時你的意識薄弱,只剩下手腳重複著一樣的動作,兩眼渙散、恍惚地盯著前方,暫時還看不到這趟旅途的終點。 汗水不停地沿著額頭滴下,你的思緒飄然回到三個半鐘頭前。 — 這是你的第一場全程馬拉松賽事。起跑前 15 分鐘,你才在一片混亂中找到了全馬的寄物處。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熱身,只能安慰自己:起跑時選手正多,速度快不起來,就用輕鬆節奏的緩步當做暖身吧! 鳴槍,開始了你人生的第一個 42 公里:台北富邦馬拉松。 起跑 擔心跑步時如廁不方便,所以賽前不敢喝太多水,以至進到第一個水站時口乾舌燥,不得不進去補給少許的水份。前九公里的賽道,和往年的半馬路線一致,沿途盡是熟悉的景象。你照著平常練習的速度前進,提醒自己正確的姿勢,並隨時感知身體的肌肉狀況:背部、左右腹側、擺臂軌跡、大腿、膝蓋、腳底、呼吸節奏,一切都好。雖然因為前晚的睡眠不算充足,身體有一些疲累,但大體上沒有什麼異常。 分歧 九公里後,來到了半馬與全馬的分歧處。你看著半馬選手從右側分道,緩緩地跑上高架橋,不禁想起約莫兩年前,你也是跟著他們的步伐踩上去。今年,你則是跟著另一群跑者的腳步,往一旁未知的賽道邁進。 前半段保持著一定的速度,疲勞尚未快速累積,平日訓練的肌耐力暫時還能撐一會兒。轉眼,來到了半馬的哩程,時間剛好跟賽前預定的計劃差不多,但快速檢視一遍身體的體能狀況後,已然了解後半段的賽事將會非常難熬。後頭的21公里令你頭皮發麻,此時天空也開始飄起細雨。 後段 從半馬之後,你專注在每段五公里的配速,先不去想還剩 21 公里這件事。慢慢地,跑過了 25k,身體沒有什麼大問題,還能跑。過了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