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越夢想的邊框,專訪「六年制」主唱林蘭

第三屆圓夢寫手 / 朱思瑜 寬鬆的素 T、貼身的黑褲,和一頭長及胸口的直髮,那是我對林蘭的第一印象。 迎新餐會坐我對面,那個皮膚白皙、不多話,嘴角總漾著淺笑的女孩。 「學妹有沒有想要加什麼社團?」餐會上,大二的學長拋出問題,想活絡聊天氣氛。 「熱音。」 認識林蘭以後,我才知道,比起上大學才剛開始摸索方向的我們,她在熱音這塊領域中已經耕耘了多久。 說起熱音,首先衝撞我腦中的畫面是猛甩蓬髮、隨音樂刷著輕重拍的吉他手;或是手拿鼓棒在大大小小的鼓上敲擊,時而腳踩踏板的鼓手;抑或是唱得投入忘我,飆上高音的同時也一併舉起立地麥架的主唱。許多音樂同好者會共組一個樂團,為自己取個藏有意涵的團名,並窩聚在小小的練團室裡準備表演,等待在舞台上大放異彩,比如披頭四(The Beatles)。 16 歲那年,林蘭與姐姐兩人去了趟英國,海洋性氣候的潮濕氤氳,令曼徹斯特潛形在雲霧之中。坐立在搖晃的公車上,耳機放送著 1960 年代轟動全球的搖滾樂曲:披頭四的一首首經典。對林蘭來說,這不僅是一趟遠行,更是對偶像致敬的朝聖之旅。英倫的街景掠過公車窗框,斜織的細雨讓城市蒙上抑鬱的面紗,「那是個音樂人的城市,比起美式鮮豔的狂放,英倫吐露出的氣息是淺灰色的。」 用音樂交朋友 小學曾參加直笛社的林蘭,在那個時期便為自己的音樂素養打穩地基。後來,學校創立了吉他社,她便在啟蒙老師的帶領下與木吉他邂逅。從簡單刷奏和弦,到後來隨興撥弄吉他自娛,已能算是為往後的創作做嘗試。她在琴弦上放縱想像的音符,逐漸為自己鋪設出一條動聽的音樂之路。 而與電吉他的相識則能回溯到國中時期,因著另一位吉他老師的引導,她開始嘗試把玩電吉他。提到最喜歡的樂團,林蘭興奮地在手機裡鍵入 Guns N’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