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寫作品】衝吧!勇士們!:向與垃圾為伍的英雄致敬 / 余茂瑄

Photo by jin yang on Pexels.com

    早上7點52分,南京東路與東興路口處,有阿嬤、也有爸媽牽著小孩,揹他們的書包,等紅燈轉為綠燈。唯獨一個卡通大書包,穩穩安坐在黃色阻車水泥墩上,遮住了前面那位小男孩的嬌小身子。

    一名頭髮狂亂的女子拎著包包,快速飛奔到路口旁汽車停靠區,看來是想等候載她上班的交通車。她看了看人行道上,眼神似乎在搜尋目標物。

    「弟弟,你今天比平常晚耶!不會遲到吧!」

     小男孩搖搖頭。

    「才小一就能自己一個人上學,給你按個讚!」

     這位戴著反光斗笠,略顯駝背、握著竹掃帚和畚箕的60歲男子,看似稀鬆平常的對答,是每天早晨對小一男孩必說的問候語。他們不知道這樣的對話,是女子每天早晨的定心丸。她心想:「還好今天有趕上!只要看到大叔,就知道我沒遲到了!謝謝您幫我們打掃街道!」

   「今晨8點左右,又有一起死亡車禍,肇事的林姓男子疑似酒駕,在南京東路與東興路口右轉時,未注意前方的黃姓清潔員,導致其撞飛,當場昏迷失血不起。據林姓男子表示……」

    一名男子在麵舖大口吃起紅燒麵,抬頭看新聞快報:「夭壽!這樣以後誰還敢做清潔工作?」

    老闆端了一碗米粉湯出來,回應這位熟客:「但該做的還是要有人做,不然公共環境誰來負責?」

    晚上8點45分,三三兩兩的歐巴桑和印傭們,兩手提著環保局專用塑膠袋和回收物,聚集在公園路旁。

    晚上8點50分,公園充滿愈來愈多的抬槓聲,也漸漸飄來一陣陣酸臭味,各式各樣的回收物推陳出新,餐廳業者也推著承載了幾包大垃圾袋和瓶罐回收袋的推車走出來。

    大家看看手機又看看車道上,「少女的祈禱」還沒到,「民眾的祈禱」可不少。一位阿桑左看右看,將手上的垃圾順勢往地上一放,就偷溜走了,成為眾人斜眼的對象。

   「煌哥,今天還是只有我們三人嗎?阿青哥他還沒好嗎?」垃圾車副駕駛座新來的小趙問到。

   「哪有那麼快!從車斗跳下來被車撞,椎間盤凸出,一定要送廠大修,不然咧?」

   「我這個月腰椎已經看了不下三次了。」

   「你那個還小case。」

   「你說,我想休假,是不是要先弄個工傷出來?」

   「開玩笑,幹嘛講這樣?」

   「講認真的啊!我們到底是來收垃圾還是打仗?」

   「還不是為了養老婆、小孩?」

   「養家,我看還沒養到,就先送上天堂了。」

    老煌搖搖頭,他繼續駕駛,沒想到……

    晚上8點58分,一個男人突然蹣跚走到馬路上停了下來,直呆呆瞪著前方,外套領子還向右滑了下來,似乎不重視自己的衣著,眾人以為他要對小黃招手,但幾班車駛過,他都無動於衷;又以為他喝醉了,等待聽他破口大罵,但卻都悶不吭聲,他靜靜看著川流不息的車輛和即將停靠的黃色垃圾車,絲毫沒有要退到一旁的意思。

    「又一個瘋子?是不是喝醉了?怎麼這麼危險?」引領企盼垃圾車的人群眾說紛紜,但都沒人上前去攔下他。

    「他如果不是精神病,應該是個很寂寞的人。」老煌不疾不徐地說道。

     眾目睽睽下,男人若有所思,終於自己離開車道,漸漸離開眾人的視線。

     一段美妙的旋律從垃圾車播出。

    「這是什麼好聽的音樂?」一棟公寓五樓的餐桌前,婆婆問媳婦。

    「你幹嘛換音樂啦!不是《給愛麗絲》,趕快換!」煌哥責備小趙。

    「還不是都一樣?以前也是用這個。」小趙說。

    「不一樣啦,有的人聽到《少女的祈禱》才會走出來,等一下你就知道!」

    小趙改了音樂。

    「噢!今天垃圾車好像來得比較晚喔!」婆婆以一派輕鬆的語氣暗示媳婦兒。    媳婦走進廚房,把打包好的廚餘和回收袋一把抓了就出門。

    附近居民開始陸陸續續從家中走出,提著或瓶或罐、或塑膠或紙類的袋子,期待垃圾被一掃而空。

    老煌停好車,他和小趙一開車門,厚實的胸膛、魁梧的體格、帥氣粗獷的臉龐,是會令如星星般數不清的群眾尖叫的,但他們知道,接下來,會接待他們的不是要簽名的粉絲,而是要倒空垃圾的民眾。果真一下車,廚餘桶和空回收袋還沒布置好,擁擠的隊伍就蜂擁而上。

    在後方開著資源回收車的老陳這時也緊隨趕到。

    一位媽媽牽著兒子,背著他的書包經過公園。

   「媽媽,垃圾好臭。」

   「我們口罩戴高一點,快點走!」

   「你們只會嫌臭,哪裡會想到別人的辛苦?你敢說你都不會製造垃圾嗎?」一邊面對絡繹不絕的人潮,小趙手裡停不下來處理這些接連不斷的垃圾,心裡還不忘忙著顧及這段母子的對話。

   「大姐,你這個是要丟廚餘,不是堆肥啦!」老煌把阿姨手上過期的吐司換到廚餘桶,趁機教育一番。

    老煌直直抬起剛滿的廚餘桶以手感秤,少說也有50至60公斤重,他對著預備倒廚餘的先生說:「爆桶了啦!大哥,稍等一下,你丟這邊!」老煌快速換空桶給他。

    一位阿伯拿著包好的專用垃圾袋給小趙,就在小趙準備投入壓縮機時,感覺重量和聲音不大對勁,打開檢查。

   「阿伯,你這個鋰電池要上回收車啦!」

   「啊,隨便啦!給你就對了!」

   「什麼隨便!難道是想丟手榴彈給我嗎?」

    小趙把鋰電池交給老陳倒入電池回收桶,老陳拍拍小趙的肩,暗示血氣方剛的他不要再說了。

   「這裡是玩命戰區好嗎?」小趙在心中回應老陳。

    看來這份工作,不論是負責廚餘、堆肥、垃圾壓縮機,還是回收物區,當下的判斷與動作都必須得「狠、快、準」,才不致發生意外。

    就在老煌、老陳、小趙三人忙得不可開交時,時間飛快逝去,體力也快速耗去,9點50分,眼見愈來愈少人帶著垃圾來拜訪,也該是他們收工的時候了。三人都已精疲力竭,渴盼回家,畢竟這是今天最後一趟了,一日載運的廚餘量大約可到20噸。他們將一桶一桶、一袋一袋送上車,就在要跳上駕駛座時,後照鏡裡竟然有一個男人,正以衝百米之姿猛追過來,他氣喘吁吁提了好大一袋垃圾。

    「怎麼現在才來啊?」                                                

    「不好意思。」

    「你這一袋是什麼?怎麼這麼重?」老煌拿起袋子,重得連小趙也用力從底部幫忙推,好不容易才滑進車子的垃圾,就在壓縮的一瞬間,鏡頭變成了慢動作,像是火山爆發般,又有灰色粉末大量噴出,灰飛煙滅,一片霧茫茫,濃煙密布之下,垃圾飛濺,碎片從兩層樓高簌簌落下。

    爆炸現場還原正常速度,老煌和小趙著火了,快速往地上翻滾,救護車隨即報到。

   「現在為您插播一即時新聞,台北市八德路上,兩位清潔隊員突遭燒燙傷事件,經檢查發現民眾將瓦斯罐、行動電源、炮竹等物混入進垃圾袋。在此呼籲大家,請勿將下列幾種危險物品交給資源回收,以免垃圾經壓縮後瞬間爆炸,弄傷清潔隊員……」

   「我們維護了城市的環境,那誰來維護我們的生命?」老陳不禁有感而發。

    最渴盼休假的小趙,明天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了吧!


第七屆圓夢寫手成員/余茂瑄

在看似一成不變的工作之餘陶冶身心,接觸令人心動的寫作,希望持續寫到世界盡頭。是個會在心中默默祝福他人的人,希望以自身的見聞念觸及心念上的感動,轉化為文字與影像,記下這世上的好人好事,發掘那不為人知的角落,讓良善的光芒照耀開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