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燈師蕭在淦:走路也是學工夫

有人說:花點時間跟70歲以上或6歲以下的小孩相處,可以獲得更多的智慧和童真。來到了風城新竹的窄巷裡,一代燈師蕭在淦的工作室藏身其中,與高齡90卻滿臉笑容的花燈爺爺相處,可以兩者兼具。在採訪過程當中,充滿活力的老師傅和我們這些「孫子」話家常,聊起自己從前的故事。

蕭老師傅說,基於孩童時期看著大人在「糊」燈籠,自己也覺得很有趣,於是便從簡單的「囝仔燈」開始做起,無形中開啟花燈藝術的第一道門。師傅的父親是位北管戲曲老師且善長繪畫,或許遺傳到父親,他對於圖像特別敏銳,不需實際畫出草稿,全憑腦中的構圖或實際觀察,便能利用各種粗細的鐵絲,耐心地完成作品的雛形,最後再組合起來,稱為「綁骨」。

提到此步驟,他「哇!」的一聲說這是最困難的環節,依照圖形的複雜度,所需的時間從一到幾星期不等,須在工具及雙手輔助下,一步步奠定基礎。

看師傅在花燈上的天賦,有人建議他參加比賽,殊不知第一次參加就獲得「特優」,甚至連年獲獎,提到這些豐功偉業,師傅笑得合不攏嘴,在一旁的彩罄姐(師傅的女兒)也為他感到榮耀。

在這條花燈路上,蕭老師傅一直感受到城隍爺的庇佑,也許是因為居家離城隍廟很近,也許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他分享了一個奇妙的經驗,有一年生了一場大病,很久都無法痊癒,當時家人都非常擔心,某一晚,他夢到一位老人來到面前,送了平安符令和一盤蝦子要請老師傅吃……就夢醒了。

隔天醒來,老師傅托家人去市場買蝦,說也奇怪,吃下去幾天後病竟然痊癒了,因此他更加堅信是城隍爺的庇護,而彩罄姐也說因為這個信仰,讓兒女們團結在一起,她自己也會隨身攜帶城隍爺的平安符。無論每年製作花燈如何忙碌,也會記得做一盞小花燈到廟裡奉獻。

這是付出,也是感恩。

結束訪問,我們換個氣氛,將日光燈關掉,點亮花燈,在工作室欣賞歷年的花燈作品,除了十二生肖展現自己最美的姿態在我們眼前,還看見來自生活時事的各種靈感。

指著眼前這座維妙維肖的東門花燈,老師傅說:「這座花燈我做二十年了。」可愛的師傅笑著說自己以前傻,不知道要帶工具,為了做這花燈特地到城門下去踩步伐,用雙腳當比例尺,雙眼當照相機,將細節記錄下來,再回家製作花燈。不過,他驕傲地說:「走路也是學工夫!」走在路上,看著街道的招牌、建築、人來人往,路途中的所見所聞都是創作的題材與學習。

看著老師傅的手,除了看到充滿歷練的痕跡外,更發現了古人眼中堅毅性格的記號。面對興趣,花燈在我們眼中看似辛苦的「勞動」,對師傅卻是甘之如飴,且能夠強健身心的「運動」,他樂在其中。

跳躍地選擇自己精彩的人生片段跟我們分享。時不時回頭看著像自己孩子一般的花燈,微微笑著,讓時間定格,接著再繼續下個話題,這位蕭老師傅的綁骨人生,你我是否可以從師傅的身上學到些什麼人生哲理呢?

走路也是學工夫!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