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我們仍還是太陽呢?寫在嘉定的竹刻

大陸區寫手/韓路瑤

  寫在落筆之前,知道嗎?合歡裡,合歡情,我想用合歡來形容,正是陽光暖陽,正是夕顏願景,這一刻會發現,莊老師不是沉溺在竹刻世界的完人,他也有七情六欲,他知道世界的氣便是陽光。採訪不是很順利,因為工作的緣故,和莊老師的會面,不是很久,但只是那一言一語間,我看到這個竹刻藝人的堅守與執著,課堂的循循善誘,課下的零度思索,這一刻,發現他該是充滿陽光的人。

附圖一

也不是很陽光的日子,下著小雨,走在鋪滿青石板的小道上,看著稀稀疏疏的人流,法華寺下,這個不起眼的竹刻館映入眼簾,黑色的門,簡單的字,竹刻,便是代表著一切,想來,也是最精華的總括,如乞立馬紮羅雪山,它映照著滿地的如茵綠草。

雨後的嘉定,有一種泥土的氣息,這味道甜甜的,像是剛展露頭角的竹筍,這氣質倒也合意,踩著雨後的小路,濺起了朵朵漣漪,片刻,就恢復了平靜,雨露均沾以後,古樸與簡單,應該說是最好的形容詞。

還記得《季春奶奶》裡的臺詞:“大海比天空廣闊,大海擁抱廣闊的天空。”是啊,大海比天空廣闊,可就是這樣子,在這孤苦的人生,在這最後的歲月裡遇見了你。我們只要有一個堅定的夥伴,就可以了,才對,這不就是人生嗎,生活即便是辛苦的很,只要有一個堅定的夥伴就可以啦,這就是人生啊。說真的,你只需要按照自己的意願活下去就好,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願意成為你的夥伴。我想,莊老師的人生夥伴裡,竹刻便是其中之一,這人生的從容,該有一份執著,該有等待的時光,一紀流年,從容著想要開始世紀的堅守。

附圖二

其實,莊老師也困惑過,之前,也有不少藝人匠人來求教嘉定竹刻,但都半途而廢。雖然說有政府的支持,非物質文化遺產,也只是少數人在堅持,上海地區的大中小學,會有竹刻比賽,會有社會實踐,當然也不乏有志青年,開疆擴土,想要將這嘉定竹刻傳播開去,可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殘酷,這些人中有多少人能夠堅持下來呢,這一點,嘉定竹刻,倒是蠻尷尬的。更為嚴肅的是,即使是嘉定土生土長的人,知道嘉定竹刻的人還是少數,這些缺少的還是是一份堅守。說來也很慚愧,這樣的處境,也不是窘境可以形容的。

可是即便是這樣,莊老師反復講,作品是有靈魂的,每一件作品都想是充滿靈氣一般的存在。倒不是技法的問題,技法可以教,但作品的氣不能教,這同“授之以漁”是一樣的道。而作品的“氣”,需要閱歷,需要悟。凡是思考,不一定會得到正確的答案,但這“悟”,便是氣之使然。若無用之用乃為大用,說的便也通識。現在想來,即便是機器大生產,即便是快消時代,即便是互聯網行銷時代,是不是意味著這樣靈魂會被玷污,這樣的氣,逝去原有的溫度,倒是不能說的絕對了,只是展示著一個思考的方向。堅守,何去何從,值得考量。

而論及大魚海棠,北冥之魚,便是開始就有了所謂的原始之味,誠然,竹刻,便是不經意間,開始著等待的契機。在莊老師的世界裡,因為時間的緣故,長情遠是執著與真心方可念想,這開始的以為,便是希望,在陽光工坊下,在嘉定文化宮中,始終以師者的身份傳承與創新,是這份執著的愛,在堅實中實現永恆。

不得不提的是嘉定陽光工坊,陽光工坊是一個助殘公益運營服務組織,傳承傳統文藝,彼此尊重,這是陽光工坊的初心。在陽光工坊教授竹刻技藝,莊老師很滿足,認可和成就感,是堅守的理由,在嘉定這樣一個歷史古城區,存在的意義是什麼,堅守的意義是什麼,人生何為的追問,從未停止,此刻,願成為充滿陽光的人,灑滿光輝,像那時的雨,雨後放晴,彩虹依舊,我們,仍舊還是太陽。

親愛的,我們仍還是太陽呢,是吧,我們是太陽才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