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難忘的世界角落,洞里薩湖帶給我的人生啟示

大馬區圓夢寫手/ 陳曉圓

美國國家地理雜誌曾篩選出五十個『人生必遊的五十景點』。人生必遊的五十景點分為五大類:都市、自然景觀、人間樂土、鄉野景觀、世界奇景。而這當中有一個我最深受感觸的地方——柬埔寨的洞里薩湖。這樣的一個地方,若不是要陪伴那位一意孤行想要獨自前往吳哥窟的小夥伴,我估計這一輩子我也不會踏上柬埔寨這片領土。

從小到大,我知道,甚至明白在大家族裡生存的法則和遊戲規則。你若不想讓你父母顏面全無,你若不想讓你父母不能在姑姑叔伯們面前抬起頭頭來,你若不想讓你父母能很自豪地誇讚自己的孩子,你能選擇自甘墮落,對自己學業成績漠不關心。我知道那時候的我還小,能力有限,能給予父母的只有「考取好成績,讓他們臉上有光」。

每一年的新年是我最不期待的日子,人們常說「新年是親朋好友團聚的日子」。但是,有誰知道在我家「新年是親朋好友相互比較、諷刺彼此的孩子誰的成績最爛,暗暗地諷刺著誰家的孩子最笨」。我是家中的長女,我也是家族裡的長孫,我背負的不只是我自己的榮耀,也承擔着父母的期望。

打從幼兒園第一次發成績單,我的名次是倒數第二名,那時候看到父母臉上的失望以及姑姑叔伯們嘴角上揚的嘴臉,我知道若要在這個家族有立足之地,我必須是那位最聰明的小孩。這些年來,我的生活除了讀書、讀書,還只是讀書,雖然成績稱不上是最好的,但是我還能稱得上是文武雙全的孩子。

中學時期一直想著大學要修讀醫學系,除了繼承家業,這樣一份使命感如此偉大的工作,想必我的父母在姑姑叔伯們的面前必能自豪地說:「我的孩子是醫生」。天從人願的事從來都很少會發生,更何況我一直都認為自己沒有其他的人的「幸運」,今天所得到的一切都是我比別人努力一百倍才得到的。那一年,我的成績與醫學系的門檻還有一段距離,果斷地放棄了醫學系,轉攻法律系。

法律系是我一直想要修讀的科系,但是法律系比起醫學系,我相信醫學系能讓我父母更自豪一些。

誰知道法律系一點也不好玩,除了要背的東西多得不計其數,我還得熟背很多法律的專有名詞,法律的專有名詞也就算了,我英文本來就不太好,法官寫的審判書所用的英文句子還特別像文言文。大學一年級結束,以低分的成績升上了大二,我毅然休學離開大學,背起背包,開始我離家的生涯,行程目的除了解除讀書的龐大壓力以外,我也想趁著休學的這段期間加強自我英語對話的能力。

這期間我去過很多的國家,雖然嘴巴上說自己是背包客,但是行程多數以豪華著稱,只住五星酒店,以燕窩為甜點,絕對不吃街邊的小吃。浪子般的生活過了兩年,學校給了一封最後的通知信說若再繼續休學,學校將會要求我重讀大一。就這樣,我告訴我自己,開學前再來一次旅行,這以後我將會好好地唸書,不再任性隨意出走。

那時候我本想要到日本看一次富士山,嘗試看看在富士山下吶喊,紓解壓力的感覺。可是我當時的旅遊小伙伴堅決要趁年輕時到柬埔寨看一次世界四大奇觀之一的吳哥窟,雖然我心中起初有許多掙扎與猶豫,但想到每一次我想要到哪裡,小伙伴總是二話不說地陪伴我浪跡天涯,這一次我總不能拋棄她,讓她一個女生自己到那麼未知的國度去。就這樣,我與柬埔寨有了這樣一次「美麗的邂逅」。


開啟神話國度

我們的飛機抵達柬埔寨暹粒時,讓我一度很驚訝的是如此簡陋的地方竟是飛機場,這與香港、新加坡的機場相比,真的有著天淵之別的差異。之前就有聽說在柬埔寨的機場申請落地簽證時都需要夾一美元在裡面賄賂海關官員,否則他們一定會想盡辦法刁難你。當時我準備了一美元紙鈔在口袋,但是心想說「老娘就是時間多,可以跟你慢慢耗,就不給你一美元。」現在回想起當時候幼稚的行為,覺得自己真像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小鬼,常常都仗著所學到的法律知識挑戰權威。

走出機場,我先找到了接應我們的tuk tuk司機。tuk tuk同等於當地的計程車,只不過這「計程車」是由機車改造而成,機車的後面拉著一個木車,而我們就是坐在這木車裡。這tuk tuk車的位子是沙發椅,上面有敞篷,能擋太陽,但是沒辦法遮風擋雨。一踏出機場,看到這樣的一個「計程車」,讓我有一種想要立馬掉頭就離開這個國家的衝動,心想「這裡真的不適合我!」。

接我們的tuk tuk司機是柬埔寨當地大學的學生——Sophy,他是一個很健談的小伙子,從下榻的酒店到暹粒每一個景點都有一定的距離,這期間他會沿路介紹風景,講解一些當地的小故事,偶爾也會說說關於他的身世。Sophy說他目前是一位大學生,但是因為家裡很窮的關係,他只能休學當tuk tuk司機賺學費,也可以跟外國的旅客說說英文,練習自己的英語。每一次當Sophy帶我們從一個景點到另一個景點的時候,看著他的背影,我有一種莫名的傷感,與他相較起來,原來我是這樣一個生在福中不知福的孩子,起碼我不需要去擔心我的學費,我可以到英國去留學,還可以拿著家裡的錢周遊列國。

sophy

真正讓我對柬埔寨有著不一樣情感的不是所謂的世界四大奇觀之一的吳哥窟,而是位於柬埔寨中央的洞裡薩湖。這是世界第二大的淡水湖,也是世界上唯一會因為季節的更換而逆轉流向的河流。這裡的人們生活的方式非常的特別,漂浮村落、水上屋、水上籃球場、水上菜市場、水上學校、水上加油站等。.這一切對每天都「腳踏實地」的我而言,真的太虛幻了。

這一路上,Sophy說道,在洞裡薩湖生活的人們大多是紅色高棉時期還有越戰時期被越南政府遺留下來的越南人,因為無法回去越南,就無限期地留在了這裡。這些人沒有身份證,沒有國籍,甚至沒有一個固定屬於自己的一個家。水上的高腳屋會因為季節的改變而不定期漂移,今天在上游,明天就會漂到下游。

這裡的人窮得連吃飯都成了問題,讀書對他們而言就像天方夜譚,就像是天上的星星永遠也得不到的遙不可及。也因為這樣的關係,國際志工團隊在洞裡薩湖附近建了一所英語學校,不定期的委派一些來自美國、加拿大、韓國的志工來這裡給這裡的小朋友一個學習英語的機會。

這裡的小朋友只有上課的時間才有機會穿那一條黑色的短褲,其他的時間只能赤裸裸地到處嬉戲。Sophy說那些上學穿的黑色短褲估計是小孩們這一輩子得到最奢侈的禮物了。除了小朋友沒衣服穿以外,更讓我驚訝的是連大人也只有一條破布圍著他們的身體重要部位,這樣的一個地方,更讓我感恩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school

man

child

抵達洞裡薩湖的碼頭,Sophy把我們交給了當地的船夫以後就告訴我他會在碼頭等我們。爾後,把我們領上船的是兩位年紀很小的小孩,我估計他們只有五、六歲吧。一位年紀看起來較大的小孩開著船帶我們離開了碼頭,而年紀較小的孩子則陪伴在我們的身邊用他在學校裡學回來的英文跟我們有一句沒一句地搭話聊天。

或許有人會好奇,為什麼只有兩個小孩的船我們也敢上?其實在碼頭有很多大人,我們以為小孩只是帶我們上船,然後遊客們都上船了,碼頭裡的大人便會開船。但等船開了我才發現原來大人們還在碼頭,而小孩就是我們的船長。

一路上小孩介紹了他常去學英文的教會,訴說著他們生活的環境及一些生活方式。偶爾小孩說著說著他的故事,他會突然跑到船頭去摸摸船下的湖水,然後很開心地對我們微笑,再回來我們的身邊繼續他未完成的故事。像他這樣年紀的小孩原可能會在父母的懷裡,對父母撒嬌鬧彆扭不去上課,但他已經必須出來工作賺錢養家。但難得的是,殘酷的現實並沒有把小孩的童真和童心給抹去,他還是會愛玩,他還是會跑到船頭前摸摸濺起的小水花,然後突然想起他還得工作,再跑回來繼續跟我們介紹沿途的景物。

小孩說他最期待的就是讀書的時間,因為只有讀書,他才可以學習更多的英文單字,才可以更好地跟客人溝通,只有討得客人的歡心,客人們才會給他小費。這一路上他完全沒有跟我要小費,哪怕到了我下船的那一刻,我也沒給小費,他仍然很親切地對我說:「sister,goodbye,see you next time!」

waterhouse

kid

這一趟旅程是我回到英國去讀書前的最後一個旅程。柬埔寨,也許不是一個最美麗的國度,不是一個可以讓人民豐衣足食的國家,但這裡給了我最多的勇氣,繼續朝著未知的方向走去。我才知道原來我一直以來所謂的壓力,所謂的承擔,所謂的負擔與那些小孩相較起來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這些年來雖然我的人生過著固定的腳本模式,但是每當想起相較於柬埔寨的小孩所需面對各種未知數的挑戰,我這不算什麼。爾後,我不再任性出走,但偶爾想要透透氣的時候還是會背起背包離開家裡數日,但不再是離家出走兩年浪跡天涯。我想了人生不應只是一條單行方向的軌道,偶爾偏離生活的軌道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偶爾的放縱、探險或許正是舒壓以及另一種成長的開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