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願就有力!去非洲,沒這麼難!

北區圓夢寫手/黃翌禾

提到非洲,腦袋裡出現的不外乎就是野生動物、黑人、炎熱的天氣。若再深入一點去看這個國家,卻是讓人卻步的貧窮、搶劫以及愛滋病。然而Tony與Sherry毫不畏懼,倆人在台灣登記結婚之後,就毅然決然的飛過去,而且一待就是三年。

「史瓦濟蘭」是他們抵達非洲後落腳的城市,這裡的生活環境,他們並不陌生,因為早在此行之前,他們就曾造訪過馬拉威,他們需要適應的,反而是新公司的工作模式。選擇來到這裡,起因於Tony先前在史瓦濟蘭的友人詢問,是否願意到史瓦濟蘭工作,於是Tony就在該企業的台灣總公司面試並順利錄取,而Sherry則以依親居留的方式,與Tony一起離開台灣。

原本是夫唱婦隨的Sherry,後來也因為Tony公司缺人手而選擇一同就業。這裡每週工作五天,一天9小時,但因他們的職務較特殊,不僅是24小時待命,六日也得隨傳隨到。過長的工作時數,以及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在公司裡的爾虞我詐,著實讓他們花了一段時間才能適應。而每週日的休假,他們會選擇去渡個小假,藉此喘口氣、釋放壓力,或是帶上水果及糖果,到當地的孤兒院去看看那裡的小孩。他們認為,小孩子不見得知道怎麼花錢,捐贈金錢的話,最後也只會流落到有心人士的口袋裡,反而是具有時效性的水果及糖果是最實質的東西,因為不吃的話就會壞掉,所以小孩子一定品嚐得到。

除了在休假時自行探訪孤兒院之外,他們也會參加公司一年一度在當地舉辦的大型慈善活動。公司每年會到一個偏遠鄉下的地區佈施,但窮人很多、物資有限,為避免重覆領取,公司會先提供「物資領取券」給當地的酋長,請其代為發放給該地區的窮人,並請他們在指定的時間裡,帶著物資領取券到活動現場領取米、毛毯、沙拉油、玉米粉及紅豆。當時,他們只是很單純的想盡己之力去幫助別人,那份無私的真心付出,是最美麗的風景。

 

我非常好奇,一位是外型亮麗且工作能力不錯的女子,另一位是外語能力極佳的菲律賓華僑,究竟為了什麼原因,讓他們願意遠渡重洋,飛到另一個國度去?

故事要回溯到2012年,在電子業打滾多年的Tony,某天在思考自己的人生未來時,突然覺得人生不該只是工作,他想要暫時休息一段時間,好好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就在他辦理離職,準備享受三個月的假期時,偶然在電視上看到有個宗教團體在非洲設立孤兒院,並創辦中小學,在助養孤兒的同時,還提供完善的學校教育。他覺得與其花三個月的時間渡假,倒不如去做更有意義的事,於是他與母親取得共識後,立刻聯繫該宗教團體,接著就出發去體驗三個月短期的義工之旅。

他被派往的地點,正是愛滋比例居全球最高的「史瓦濟蘭」。待在祥安諾分部的這三個月裡,他看到那些出家人拋開種族藩籬,去照顧因貧窮戰亂、天災肆虐或因愛滋病而失去父母的非洲兒童時,深受感動,讓原本只想待三個月的他ㄧ待就是一年。即將結束義工的前夕,分部裡的友人詢問他是否有意願轉往馬拉威繼續擔任一年的義工,他二話不說,一口答應。

暫時回到台灣休息的Tony,就在一次前公司的聚會裡,遇到剛從菲律賓遊學回國的Sherry。原來他們曾在同一間公司任職,只是當時各處不同部門,相識,但不熟識。Tony熱切的與Sherry分享那一年的馬拉威義工生活,他認為一直都待在先進國家生活的台灣人民很幸福,他希望身邊週遭的人,若有機會,此生一定要去體驗一次非洲不同的生活。

聽完Tony的分享後,Sherry非常猶豫,因為她早已計畫要去澳洲Working Holiday。Tony說,當我們在做某些決定時,心裡難免會有正負想法在互相抵抗,但只要我們真的想做,就一定會有辦法,因為「有願就有力」!Tony的這一句話,立刻穩住了Sherry猶豫不決的心。

Sherry取得了母親的支持後,立刻將澳洲的行程延後,並開始蒐集資料,到醫院注射相關疫苗,一切準備就緒,即踏上為期三個月的義工之旅。雖然下了決定後就開始做心理建設,但對於非洲這個未知的國家,還是讓她緊張不已。抵達了馬拉威,從下飛機開始直到下榻處的這一路上,都讓Sherry非常震撼。第一次這麼近距離接觸的黑人臉孔讓她感到害怕、沿途出現頭頂重物的女子讓她非常驚奇,路邊的土房子、茅草屋以及裝置著一堆鐵欄杆又水泥構造不完全的建築,在在顯示出了這個城市的貧窮及治安問題。

安全的把Sherry從機場帶至孤兒院的Tony立即回到醫院,原來早在Sherry之前就已抵達的他,感染了「瘧疾」,嚴重的上吐下瀉及發燒,讓他不得不住院接受進一步的治療,而這期間兩人的聯繫,僅能依靠通訊軟體。

被分配到孤兒院代理高中部林校長職務的Sherry,必須統籌課程並監督當地老師,但因其較年輕,且無任何經驗,空降部隊的身份難免引起當地部份較年長的老師刁難,於是在Tony幫忙請示院長之後,Sherry轉到國小部,幫忙劉校長處理行政事務。

在這三個月的義工日子裡,Sherry不僅看到了不一樣的世界,也意外的找到了此生的伴侶-Tony。離開馬拉威後,Sherry立即前往澳洲體驗另一種生活,並於2014年11月配合Tony結束一年的義工生活回到台灣。此時,長期維持著遠距離戀愛的兩人,決定展開為期17天的旅行,一起探訪德國、比利時、荷蘭以及越南。17天的朝夕相處,讓倆人不願再次分開,於是在旅行結束回到台灣後,帶著雙方家人的祝福,彼此許下承諾,共渡一生。

密月照

原本只是打算休息三個月去探索自我的Tony,不知不覺探索了兩年,此時已為人夫的他發覺該定下來了,於是選擇與Sherry一起回到史瓦濟蘭,進入另一個國度的職場生活。這段義工生活,雖然讓他們實際感受到了「施比受更有福」的人生體驗,但卻也因此看到了無國界的人性黑暗面。當初決定前往馬拉威的Sherry,只是很單純的想幫助孤兒院的小孩,但也看到了慈善團體裡不同的面向。每天想著要加薪的當地老師,以及因物資缺乏而自私的將十方供養佔為己有的團體份子。她能理解部份當地老師會有這些行為,只是因為想求一份飽,但也很遺憾那些身處團體裡的一員,忘卻了這是慈善團體,而來自十方供養的資源是要共享的。

對Tony而言,剛開始短期的義工生活,讓他深刻的體會到身處於台灣的自己是多麼的幸福。但等到他待得更久、看得更深時,不禁開始思考是否還要繼續下去。在馬拉威的每個部落,都設有一個類似台灣社福機構的「兒福部」,Tony的工作就是去那些兒福部「收小孩」,在這個過程當中,不能詢問小孩是否患有愛滋,因為非洲是個相當尊重人權的國家。孤兒院卻因為資源無法負荷,所以一再暗示Tony不要再收愛滋小孩了,但是愛滋小孩才是真正需要專人照顧的,這樣拒收的要求,完全與他的理想違背。

在他眼中,這些收回來的小孩正值專心課業以及玩樂的年紀,但卻被院方訓練去打功夫募款!他很無奈的表示,除非有大型企業或有力人士能夠持續的大額捐款,否則這些小孩就得不停的訓練、不停的表演、不停的募款。我問Tony有沒有為此提出抗議過?他說:「抗議前要有配套!我不為抗議而抗議。」

孤兒院小孩

雖然世事總無法照著自己的理想完美呈現,但提及他們提前結束工作合約回到台灣的原因,不禁讓我跟著他們開心起來。原來是結縭即將滿三年的倆人,終於有了愛的結晶,但考量到非洲的醫療不完善,因而讓他們決定回到台灣,雖然離開了非洲,但孤兒院的小孩早已烙印於心。

慈善這件事,不管是有所求,還是無所求,不管參與的團體是好還是不好,重要的是有沒有做到自己想做的事,以及需要幫助的人是否都已得到了幫助。雖然社會的現實面讓他們感到失望,但卻沒因此而澆熄了那顆隱藏在體內的慈善心,而且他們也非常鼓勵想體驗非洲生活的人,不要只是想,要實際去做,才能真實感受。

《以愛之名:翁山蘇姬》這部電影中,有句台詞「我想,有些事情,如果妳認為自己應該做的話,那即便是恐懼,也必須要去做。即使妳的膝蓋在發抖,迎頭去做,去做!」

 

對「有願就有力!去非洲,沒這麼難!」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