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簡吉?牛車上的革命家(上)

第四屆樂寫助教 / 顏正裕

本文收錄在《大雄誌》第二期

1988年5月台灣爆發戰後最大規模的農民運動,面對政府以農養工的政策,積怨已深的南部農民北上抗爭。時序往前推60年,曾經也有一位勇敢的台灣人,帶領農民對抗日本政府,爭取農民權益。

身為白色恐怖與二二八的受難者,簡吉站在兩者交會之中替蔗農奔走牽線,籌組農民組合對抗政府施壓,兩次入獄卻依然心繫農民,最後因二二八事件遭到槍決,淹沒在歷史洪流當中。

半世紀後,簡吉的人生碎片才終於慢慢被挖掘出來。2018年11月24、25日,高雄衛武營藝術中心上演的《簡吉奏鳴曲》是首次將農民運動史搬上舞台,也是拼湊台灣左翼歷史的重要拼圖。大雄誌團隊受到高雄市文化局的邀請,訪問導演與執行製作,從戲劇製作發想、排練準備、一直到真正演出的心路歷程。希望透過搬演與重塑這段歷史,讓台灣民眾更瞭解自己與土地的關係。

不隨意剪輯的奏鳴曲:一場戲,勾起來自50年來的空白記憶
專訪:陳紹元──《簡吉奏鳴曲》執行製作

2018年11月24日是台灣九合一大選投票日,也是《簡吉奏鳴曲》在衛武營的首演,現場彷彿又回到一個世紀以前的農耕時期:

六月割稻真辛苦,點點汗珠滴落土,田頭家啊快活收租,哎呦,哎呦……

籌備將近五年的《簡吉奏鳴曲》終於在2018年11月24日登上衛武營國家藝術中心的表演舞台,這個地方不僅是簡吉的故鄉,也是被教科書遺忘的農民運動歷史的起點。導演李小平繼《見城》之後,再度碰觸歷史大戲;然而,《簡吉奏鳴曲》的起點是整個團隊以簡吉為軸心,大家共同填補、考證、並書寫那段將近50年的空白記憶,這樣的困難程度超越過去同類型的藝術節目。

這齣戲從籌畫到節目完成有賴各方協調與配合,不僅受到前高雄市副市長史哲大力支持,認為《簡吉奏鳴曲》應當留在致力保留在地文化的「高雄春天藝術節」檔期,也正巧接軌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的落成與開幕。最後完售兩場的票券,總算讓製作團隊放下心中的大石。

圖二

歷史的幽微曙光

歷史總是不斷輪迴,人民因為土地問題向政府抗爭並不只停留在過去的歷史,籌備節目的過程中,臺灣發生大埔農地事件、高雄十全果菜市場拆遷等爭議,都顯示居住正義仍然是個問題。因此,民眾不僅能「補足這段應該要被看到的歷史」,也藉由這齣戲的投射,讓人們反思現代社會是否能有更好的解決方法。

作為農民的堅強後盾

簡吉任職於鳳山公學校期間,目睹與土地最親密的農民不斷被壓榨與噤聲,決心將人生奉獻給農民,騎著鐵馬串聯全臺超過兩萬農民,組成「臺灣農民組合」,將起義的革命種子灑在甘蔗田裡。
《簡吉奏鳴曲》並不只是簡吉的人生,還包括妻子陳何、戰友黃石順等人;戲劇要探究的也並非完整的史實,而是如何兼顧歷史軸線與改編情節,在有限的舞台展演無限的人生。擔任戲劇執行製作的陳紹元告訴我們這齣戲著墨在兩個重點:

首先,這些人為何願意站在時代的浪尖,付出自己的一切關照臺灣?以及革命家背後的支撐者,他們並不是委曲求全。

因此將「生」(陳何女士身為助產士)與「死」(簡吉從容就義)在舞台上並置,希望找回當初追求的正義。

頭尾相接的槍響

導演李小平在開場與結尾都設計槍聲,以倒敘法回顧整段歷史。一開始穿透耳膜的巨響將觀眾的注意力拉回舞台,最後的馬場町槍響代表一個時代的完結。回憶籌備與演出的過程,陳紹元說有許多長輩因為瞭解這段故事而買票進戲院,結束後也造成不小的迴響,觀眾們會主動閱讀那些受到演出時間限制而犧牲的史料,也有民眾表示未來若全臺巡演也願意繼續支持。

《簡吉奏鳴曲》只是個開始,就像簡吉當初的「信仰」,期許在各地開花結果。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