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寫專欄】北極圈冒險:在錯誤的時間等待極光,在對的地方遇見午夜太陽/Dr. Firenze 的旅行生活

「Hej, 老闆,我下星期一不想上班,我要去北極!」

2007年在瑞典醫院見習的那個夏天,憑著一股任性和衝動,我和當時的指導醫師請了某個星期一的假,花三天的時間一個人到北極圈冒險。雖然這個旅程在出發前五天才開始籌劃,但訂房意外順利,在考量時間和金錢的兩難下,我選擇搭21小時的長途火車,慢慢晃到瑞典北方最大的城市Kiruna。

坐臥鋪是很有趣的體驗,因為太晚訂票,只剩男女混住的六人車廂可以選擇。二個室友從Stockholm來的,一位是16歲的瑞典中學生,另一位是20歲暑假來瑞典工作的美國人,我們一起在車廂內看了部電影,由於他們也準備要去看midnight sun,我們就約好了近午夜時一起過去。

到了Kiruna休息補眠後,就準備去鐵礦探險。這是我初次體驗到這座小鎮發展觀光的用心及品質,整整3個小時的參訪,從地面搭乘巴士到地下520公尺處,戴好安全帽,專業導覽員隨即開始介紹這裡的歷史,描述鐵礦的採取過程,還有小鐵礦的紀念品可以帶回去。

導覽結束後是下午6點,我買了個沾滿巧克力碎片的冰淇淋,一個人沿著鐵軌漫步許久。看著8點的太陽拖曳著長長的影子,這是我第一次來到北極,有點夢幻,又是如此真實。當天晚上許多歐美朋友紛紛傳簡訊關心,好奇我的北極之旅,也好奇這位台灣女孩為何如此熱血又瘋狂。

回到hostel,我遇見了一位75歲的澳洲老太太。她是我的室友,花了10天的時間一個人爬完了瑞典最高山,還要走過挪威、冰島、格陵蘭才回去,總共四個月的旅行。她對於爬山、健行、自然風光有種瘋狂的熱愛,因此我也介紹了台灣的百岳和各種自然景觀,希望她有機會能夠來走走啦!

晚上十點,還是應該說下午十點….總之那是個二十四小時沒有黑夜的季節。我和先前在車廂中認識的二個朋友,約在櫃檯門口,一起出發到附近的小山丘看midnight sun。因為在瑞典是要20歲才能買酒,美國男孩魚目混珠閃過店員目光,買了七瓶啤酒一路晃上山。

瑞典男孩說,他們在Stockholm的小公園也常常生起柴火,所以我們撿了地上所有的木頭,在四周圍了石頭,就這麼生起火來。看著瑞典男孩把籬笆一片片拆下來扔到火裡,頓時烈紅的火焰便搖曳在北極圈內的小山丘上。午夜十二點,太陽盡力降到最低的位置,恰恰親吻到遠方的山丘,再過一小時,又看到太陽從同一點再升起。我們喝著啤酒、烤著火,一路到凌晨二點。

天空開始變亮,也該回去睡覺了…

坐火車離開北極圈的路上,我又遇見75歲的老奶奶和那二位朋友,我們閒話家常,這段經歷至今依然印象深刻。雖然,在那個錯誤的時間點無法看到極光,卻遇見了永晝的午夜太陽。或許,旅行不用堅持一定要拍到預想的風景,帶著一個隨興冒險的心,讓旅行增添更多驚奇,也讓當下回憶變成永恆!


作者/Dr. Firenze 的旅行生活
劍橋出生、台北長大。23歲開始愛上旅行,曾赴北京做見習醫師、瑞典做交換學生、外蒙古擔任英語教學志工,一個人走過了20個城市,總共120個日子,認識了形形色色的陌生朋友,留下許多深刻的回憶。31歲開始在診所當小兒科醫師,34歲成為基督徒。相信旅行是一輩子的養分,就算年老時,希望仍帶著熱血冒險的精神,繼續流浪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