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個人咖啡,我與母親的下午茶回憶

北區圓夢寫手/廖梓甯

忘記有多久,沒和母親一同坐下來喝杯咖啡、吃塊蛋糕、聊聊天了。上大學後,回家的日子總是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一頓飯、一杯茶,便又急著離開,甚至還忽略了在家附近有名的咖啡店──「等一個人咖啡」。

電影剛上映時,轟動了全台,幾乎沒有人不曾聽聞這齣電影,甚至還有許多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到電影院裡回味那青澀純真的愛情。在劇中,最有名的莫過於這家咖啡店,眉宇間總是浮著淡淡哀愁的老闆娘、帥氣不多話的店長以及讓女主角深陷愛戀的文雅讀書男孩,這一切都在這間咖啡店發生,因此,街角的等一個人咖啡,從此成為了著名景點。

每次經過,都看見絡繹不絕的顧客在店外排著隊,樸素的木質裝潢,更突顯出優雅的風貌,然而,太多人的咖啡館中,總會充斥著各樣喧擾及聲囂,因此,我總是快速的瞥了幾眼,便離開了,從未走進去過。    

「要不要去喝個下午茶啊?」沉浸在午後的慵懶時光,讓我興起這樣的點子。

「好啊!」母親爽快地回答,「要去哪裡呢?」

「嗯,等一個人咖啡?開那麼久都沒去過。」已經過一年多了,應該不會有那麼多人了吧?心中忐忑不安,但轉念一想,反正是個悠閒的下午,沒位子就換一家吧!抱持著平易的心,有時反而會有驚喜,因此,我們來到了「等一個人咖啡」。

thumb_img_0023_1024

「跟電影真像,還有老闆娘的照片呢!」母親興奮地指著牆上的圖片。憂鬱的老闆娘,望著遠方,思念著所愛的男孩。當年的男孩,在車禍中逝去,來不及道別,來不及說永遠,便離開了人世間。這一切讓女孩痛苦不能接受,從此,美麗的笑靨轉化成陰鬱的輕聲嘆息。

我們沒有點大家最愛的咖啡特調,反而點了一杯黑咖啡和一杯拿鐵,黑咖啡的苦澀,淺淺的刺激了舌尖上的苦味受器,牽引著痛苦神經的傳遞,老闆娘那苦澀的心,隨之湧入心頭。當初,開這家咖啡店,便是為了繼續懷念男孩,回憶共同經營咖啡店的美好時光,也是為了不讓男孩的心願消逝。

似乎,店在人在,店亡人亡。或許,這只是故事小說中的情節,但身處於咖啡店中,輕柔的古典樂,加上劇中的日記和劇照,我默默地得走入故事中,彷彿,老闆娘正依著吧台輕聲嘆氣,而帥氣店長熟練的煮著一杯杯特調咖啡,讓每個喝到咖啡的人,都能被這杯咖啡感動,也能藉此撫慰心靈的空洞空虛。

雖然情節在故事中,咖啡店是因小說故事而建,但等待的心和那份哀愁,卻真實地呈現在我們面前,這家店沒有歷史悠久的懷古小物,也沒有令人心酸的開店奮鬥過程,卻悄悄地在「等待」中觸動人心,每個人都有等待的人,也都有渴望被等待的人,虛構故事拉扯我們心中過去回憶的酸楚,才真正最為讓人沈溺,無法自拔。

「真可愛啊!」母親拿起拿鐵,上面有著小熊的拉花。瞬間的感動,總會在不經意時激起;倏忽的回憶,偶然飄盪過腦海中,或許我在等待著的就是這樣單純的幸福。

 同樣的場景、同樣的東西、同樣的人,卻有不同的情緒。等,一個人;等,一杯咖啡;我們的人生總一直在「等」。

thumb_img_0018_1024   

地址: 116台北市文山區一壽街44巷1號
電話:02 2936 0596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