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出發:縈繞「心之谷」悠揚美聲

第三屆圓夢寫手 / 朱思瑜

重新翻閱出隊期間一張張照片,像是複習那一段虛幻卻又真實存在的旅程,我彷彿還能聽見心之谷的營歌在耳邊響起:

孩子不要忘記了,人間的遭遇有它的規則,有一天當世界都變了,別忘記天空原來的顏色。

悠揚的旋律像輕快流過的河水,又將我沖回那雋永的記憶裡。

圖二

天一亮,就出發

「心之谷」是系上每年寒假固定舉辦的活動,經過三個多月緊鑼密鼓的籌劃與準備,我們會在偏鄉地區的小學裡駐紮,展開為期三天的營隊。今年舉辦的地點位在苗栗縣後龍鎮的新港國中小,進駐的第一天,晨光拉了一片白雲羞赧地遮著臉,裝箱的道具塞滿遊覽車底下原用來置放行李的空位,器材密實地填充紙箱之間的縫隙,每個人則和自己的行李瑟縮在座椅上,於寒天中相偎取暖。

營期開始的前兩天乃是準備的階段,主要進行活動場地的整理與佈置。來回奔走在校園內,大家接力運送道具和器材。而從校園的打掃、移動教室內的課桌椅、標記原物品所在的位置以方便歸位,一直到垂掛環繞四堵牆面的大黑布幕、營火木的搭建、動線安排的實際走位等等,無不須動用大量人力來完成。在有序的部屬之下,由大二學長姐擔任的組長們各司其職,因為已有去年豐富的出隊經驗,而能更適切地配置人力資源,讓場佈工作能如期完成。

出隊的那幾天正值寒流來襲,寒風在空蕩蕩的迴廊裡呼嘯穿梭,鑽入身上層層厚衣著的間隔。當冷空氣貼上肌膚的瞬間,那般嚴寒的問候使人不由自主顫抖。場佈的工作是乏味且勞力費神的,同時,在外又有強風狂妄肆虐著,著實讓人更加萎靡不振,低迷的氛圍像長長的臂彎,將我們擁入窒息的懷抱內,幾乎讓住在心中的熱情停止了呼吸心跳。

圖五

惡魔們的笑靨

經過兩個心力交瘁的夜晚,終於迎來參與活動的小學員們。當他們第一天初來報到的時候,每個人的臉上無不寫滿忐忑,除幾個比較大方外向的小朋友願意開口回應以外,大部分的人都沉默不語,偶爾以些微幅度的點頭、搖頭應答,這令留守小隊上的隊輔們十分苦惱。好在有報到小遊戲的暖身,使得小朋友們慢慢打開心房,主動和我們說話,也讓小隊間的氣氛逐漸活絡起來。

當我牽著他們的小手闖關時,能感覺到自己正帶領著一群基於「信任」而願意聽從我指揮的年輕生命,霎時間,湧上的責任感讓我既滿足、又憂心自己無法勝任這份工作,複雜的情緒交織成一張無形的網,像個陷阱潛伏在這趟旅程的道途上,但我並未受它牽絆而身困其中,反而把它看作一張彈簧床,在上頭奮力一躍,跳往更高的彼端。

圖三

除了自己參與的活動開始前須離開隊上預做準備以外,沒事的時候,隊輔們就會留在小隊上,與小朋友們聊天、培養感情。當大家逐漸熟識後,小朋友調皮的本性也開始顯露出來。比如在勞作課的時候,幾個小男孩喜歡聚在一起,把彩色筆一枝接著一枝串在一起,假裝是火箭,然後在教室內衝來衝去;或是午休時間,總有幾個精力旺盛的小朋友不願意乖乖睡午覺,在教室內低聲嘻笑,不僅打擾到其他學員,也讓本已疲憊不堪的隊輔們更加操煩。

這時候,如何不慍不火地安撫失控的場面,就成了一大課題。我想起小時候某幾個總喜歡和老師作對的同學,直到自己擔任隊輔的時候,我才恍然大悟:那些調皮的舉止不過是年幼的孩子對於權威和管教的抵抗,並非他們天性頑劣。身為隊輔的我們則應當扮演亦師亦友的角色,除了領導孩子們學習、參與活動之外,更重要的是發揮影響力,帶給他們善的改變。我們猶如身穿綠衣的信差,隨身的提袋裡塞滿每封來自「大人世界」的信件,而我們的使命便是將這些信件安全地送達每雙小巧的掌心中

於是,結合過去的經驗與今日遇到的情況,三天的營期裡,我們成功令孩子們信任並信服,他們遵守遊戲規矩卻不失樂趣,盈盈笑語傳遍整座校園。

圖一

旅行,未完待續

回憶起營隊前漫長的準備工作,那個時候,每個人都免不了心生埋怨和後悔:也許是在寫劇本寫到靈感枯竭的夜晚;也許是營火晚會的彩排上,因為屢屢被學長喊「卡」而疲憊不堪;也許是為了做小隊員的名牌,一連剪了好幾百個相同的形狀。許多繁雜的瑣事與壓力積結在心中,常在面臨崩潰邊緣時終如炮竹般爆裂,炸斷我們的理智線。

幸好,這趟旅途上,每個人都不是孤軍奮戰著。夥伴們的加油打氣就像白砂糖,在苦中作樂的日子裡給予調味,連流下的眼淚嚐起來都是甜的。我們都曾質疑過加入心之谷的選擇是對是錯,出隊前的準備之路很漫長,但能在孩子臉上看見一朵朵燦笑,心中彷彿都得到了補償。

營期的最後,我們帶著小朋友們在穿堂整隊,等待家長前來接送。小隊上特別黏我的一個小女孩突然抓著我的手,低聲抽泣起來。我想起第一天帶他們上英文課的時候,當她觸碰到我那被寒風吹得冰凍的手,她便把口袋裡的暖暖包塞到我手中,還笑笑地跟我說:衣服裡還貼著另一個。

頃刻間,三天來的回憶如潮水湧上,淹沒了我,我俯身擁抱她,淚水也敵不過重力,潸潸而下。霎時,全場陷入離情依依的傷感中,隊輔和小朋友們相互擁抱,一邊抽泣,一邊含糊地說著內心話,誰也不願等到情緒平復才開口,因為深怕就要說再見;就再也沒有機會說出口。

圖四

看見小朋友在「最喜歡的隊輔」填上自己的名字,那份喜悅之情是難以言喻的。也許我們終會忘了遊戲的規則、短劇的橋段,甚至是彼此的名字,但情感是沒有保存期限的禮物,懷念的時候,就能伸手撕一角來回味。

包裝「產地」一欄會寫著:2018心之谷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