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寫書評】只有時間能夠沖淡一切

Pubu 書評與書籍完整連結: https://www.pubu.com.tw/news/5125

作者 / 顏正裕

校園愛情故事永遠受歡迎,無論是2002年的《藍色大門》,或是2011年《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藏不住的悸動與青澀是出社會後再也見不到的青春。

羽澄的《心病酒吧》依照輕微到嚴重程度的病徵,敘述校園愛情模式裡面的三種心病:「擁抱缺乏症、歇斯底里、妄想曲」。然而,畢業多年後,主角聚集在一間酒吧裡,打開封存祕密的時空膠囊,已經不再執著當初的痛,而是敞開心胸,笑著回首過去。

學生談戀愛追求的是心靈上的滿足,也許是另一半默默陪伴,或是難過時的一個擁抱。然而,那些不夠成熟的愛情像帶刺的玫瑰,總會不小心刺傷雙手緊握的戀人,如同故事裡的方澄與夏翩然、楊景仁與奎姐,掙扎著朋友與情人的界線,唱著「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歌曲,但只能以爭吵收場。

其次,十幾、二十歲的愛情容不下一粒沙,愛情就是整個世界,甚至如同八點檔連續劇,願意為了另一半拋棄一切。很用力地愛過一場之後,卻也容易被傷得很深,歇斯底里之後選擇玉石俱焚的情侶登上社會版面,最傷心也最無辜的永遠是活著的親人。何不讓時間停留在最美好的那一刻,就像嚴爵所唱的〈好的事情〉:「不要哭 至少你和我記得很清楚 / 愛 是為彼此祝福」

心病酒吧》的主角像是與寂寞對話,偶爾失控在這幻聽、幻想、甚至幻覺的世界之中,如果不及時逃脫就會跌入深淵。馬奎斯曾經寫過一個的短篇故事〈我只是來借電話而已〉,故事裡的主角在車子拋錨後,攔下一輛開往精神病院的車子,她亟欲證明自己的正常,反而凸顯她的瘋狂。《心病酒吧》的第三條故事線描述逐漸失控的人際關係,魂魄、鐵鍊、蛙鳴等不尋常的聲音與存在都讓人變得瘋狂。

「她們都想保存愛情,好像為了等待愛人而沒有停止鳴叫的青蛙一樣。」

偶像劇愛情的粉紅氣泡不存在於《心病酒吧》裡面。然而,主角漸趨成熟之後,也能敞開心胸回顧過往。在酒吧裡面開啟當初寫給未來的信、解開縈繞內心的煩惱、製作一杯「狂想曲特調,結束這一切。

「沒事了。都會沒事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