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球的另一端拯救自己

現在回想起來,才發現跟交往多年的初戀男友分手後,我就開始了一趟名為「逃避」的旅程。逃避過往的回憶,逃避內心將近逼瘋自己的問答:「是不是我不夠好?我的價值還剩下什麼?」相識相戀的新竹竟開始有一種因熟悉而厭惡的感覺。

到荷蘭證明自己夠好

隔年飛到歐洲短暫停留,站在異國的土地上,感受各種新穎文化刺激的同時,我習慣性地、謹慎地戳了一下自己的傷口,才發現離熟悉的地方越遠,失戀這件事情的影響力就越小,我似乎又重新找回掌握自己生活的感覺。當下深深吸了一口歐洲冷冽的空氣,腦袋感受到久違的清醒。

天心_1
英國湖區的廣袤天空

回台灣後,我開始積極地找國外的工作。除了想逃開熟悉的場景對自己的負面影響,也想藉此回答自己:「嘿,我並沒有那麼不好。」我很幸運地得到在荷蘭工作的機會,於是獨自扛著大行李箱,前往陌生的國度。12小時的飛行時間中,我完全沒有感到絲毫的害怕;相反地,內心充滿對自己的驕傲。剛開始在荷蘭新生活的時候,我覺得我人生棒透了!在這個母語非英文的國家,我自己找到暫居一年的房子,自己簽約、搬家,自己帶著Google翻譯去超市採買,自己去看不懂菜單的餐廳吃飯,自己開始做菜。

我被新的食物、新的社交文化、新的面孔、新的建築風格、新的語言環境圍繞,每一天我都想拍拍自己的肩膀,稱讚自己一個人真是做得好。

「荷蘭」不是我的解答

然而,工作上的挫折像是一根鋒銳的針,戳破我充滿正面能量的氣球。語言上的陌生,讓我總是要請同事再說一次、兩次、三次,我才聽得懂他們想要表達的意思,這種對話方式讓我覺得自己是個白癡。對公司文化還不熟悉的我,行事總是小心翼翼,然而卻被看成是不積極、不主動,被當作一個需要特別照顧的小女孩。

我深深地感受到自己跟同事相比的不足;更甚者,我看到我和「理想中的自己」的差距。回想起台灣朋友們都用崇拜的眼光看著找到國外工作的我,學校的學弟妹跟老師也都很為我驕傲,我被定義成人生勝利組,而現實的我卻是這麼失敗。我又開始陷入自問自答:「我到底在這裡幹嘛?我果然很爛吧。」我不斷把自己逼到死角,想要歸因自己的困境就是因為自己不夠好。我不滿意自己在工作上的表現,也自作主張地決定了同事也會對我很失望。我不自覺地預設了他們的立場,並負面地解釋他們的行爲、對話。於是,每一天上班,都像是一次羞辱。

原來,找不到答案是因為我問錯問題

我沒想到讓我覺得沮喪的對象,卻也是拯救我的一群人。我雖然總是覺得在他們面前抬不起頭,但是他們卻從來沒有看不起我。即使方式不同,他們跟我相處的那段時間,總是盡力幫助我。從幫我準備工作報告,到邀請我跟他們全家人吃飯,我從來沒有被排除在外。從頭到尾,對自己最苛刻、殘忍的,只有我自己。年度評鑑的時候,老闆們雖然覺得我可以在工作某些方面再加強,但是他們也看到我很多獨特而值得稱讚的特質。他們知道我不是整個部門最聰明、知識最淵博的人,但是每個跟我來往的同事都喜歡跟我合作,他們覺得我為各個工作項目帶來不同的活力。在這個工作的最後一天,共享同一個辦公室的同事抱緊我,說:

謝謝你,有你在的日子很開心。

天心_2
同事邀請我參加當地的嘉年華

從頭到尾,只有我自己忘記我是一個立體的人啊。我以前追求的好、壞,其實都只是我單調狹隘的定義給自己的枷鎖。我向外找尋肯定,其實是逼他人從我的角度來評價我,我以為要當所謂的第一名,才是優秀,我以為要得到大家的羨慕,才是成功。其實,人有很多種樣貌,我可以是工作上的小螺絲釘,但是我也可以是部門的開心果;我可以在工作會議上被指正許多錯誤,但是不代表我是一個糟糕的人類。我太習慣用單一價值觀來評論自己,而忘記在檢討自己時,也應該要看到自己的優點

縱使我現在已經回到台灣,我也不再逼問自己夠不夠好。因為走了這麼一趟,我對「好」的定義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我也知道逼問自己沒有任何幫助。但是,如果可以回答當初的自己,我想要給自己一個擁抱,然後說:

你很好了,而且你會越來越好。

天心_3
大雨過後,喜愛的冰淇淋店前出現彩虹

第五屆學員 / 李天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