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歷其境的辦案遊戲:SIN犯罪案件簿

  在這個系列的第一篇文章,我描述了推理遊戲的遊玩情境,這個類型的基本架構是,建立一個儘可能真實的犯罪現場,讓玩家自行摸索。一般的實境遊戲,你會看見明顯的『題目』,明確知道要解決的困難是什麼、在哪裡。

  但推理遊戲中,一切都是隱晦的,你不會解開一個謎就得到兇手的名字,打開一道鎖就獲得三分之一份犯罪自白書,玩家必須觀察所有可觀察的物件,閱讀所有可閱讀的資料,不放過任何一個微小細節,從零碎的資訊中抽絲剝繭,釐清角色間的關係,最終導出兇手的動機、手法與案情的始末。

  聽起來很難?

  就是這麼難。

  不僅玩家玩起來困難,對業者來說,設計這種遊戲也是一種挑戰,我目前玩過號稱推理類型的遊戲有數款,只有「SIN犯罪案件簿」的作品堪達典範。

  我的隊伍 Try & Err 玩的第一款遊戲就是SIN的作品,推開門走進場地,我們臉上除了呆滯還是呆滯,因為這裡看起來就是一間為了省錢把辦公室設在民房的小公司啊,住宅的格局硬塞入常見的辦公桌與藍色隔板,電腦與雜物隨意地擺放在桌面上,業務材料堆在因需求堆在角落。

  倒不是說眼前的佈景有多真實,仔細瞧還是能瞧見一些違和提醒我們這是遊戲場地,而是眼目所及的地方看不到什麼像謎題的東西(簡言之,還是有,不過根據工作室的說法,這些部分是可以從遊戲流程裡抽掉的),沒有數字、沒有奇怪的圖案,跟想像中的「密室逃脫」完全不一樣。我們盯著部分已經整理好,陳列出來的證物搔頭抓耳;對著倒在地上的屍體團團轉;一頭霧水地聽著證詞,然後開始懷疑東,懷疑西,懷疑人生。

  我們第二次玩SIN的遊戲時,已經有經驗,知道工作室會拍攝玩家的進場畫面製作紀念影片(所以才會知道那時除了呆滯還是呆滯),彼此提醒要表現的沉穩帥氣有自信,結果我們的表情被門後垃圾場似的滿坑滿谷玩意兒跟塗滿整牆的咒詛硬是拉成呆滯。

  怎麼這麼多東西!我要看哪裡!

  這要怎麼玩……

  因為小天使的憐憫,我們兩場都取得不錯的成績,一次是最高級的「福爾摩斯」,第二次是次一級的「福爾摩斯」(那次最高級是莫里亞提)。推理遊戲的級別是以事件的還原度來計算的,取決於發掘出多少的真相,通常會給進行討論與推理的時間,而真相不會白紙黑字寫在那裡,玩家得透過已知的「果」試著分析出可能的「因」,我知道類似的描述已經在這篇文章重覆很多遍了,但這真的就是推理遊戲的醍醐味。

  SIN的遊戲除了劇情與細節上的嚴謹之外,最為優秀的是他們對於節奏的把控,在過程中,你會不斷地有所發現,吸引玩家不停的深入,靜態的佈置卻有動態遭遇的感受,十分難能可貴,這大概也是他們口碑如此好的原因,場場爆滿,至少要兩個月前進行預定,可惜的是,推出三個作品之後,SIN就此沉寂,這獨特的遊戲體驗,已成絕響。

延伸閱讀:
  如果您對我們詳細的遊玩過程有興趣,可以閱讀我這兩篇遊玩心得:叫我福爾摩斯-染血的猶大依然福爾摩斯-疑屍之謎

私心:

  希望還能再玩到SIN的遊戲啊啊啊啊啊。

預告:

  我知道你知道我想要幹嘛,我只是假装不知道。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你想要幹嘛,我只是假装不知道。
  當焦忙的解謎中加入爾虞我詐,讓遊戲更增添了一份興味。

  歡迎來到:實境扮演遊戲


謎.籬.之.間 Escape Room:

  轉進巷弄,非日常的風景就在眼前展開,探明老屋的幢幢鬼影,偵破案件的詭譎難解,脫出將要自毀的太空監獄,在古墓裡從半層樓高之處一躍而下。

  Escape Room,成本最低的小小冒險,邀請您與我一同遊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